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鹦哥儿之死
    “沈桃夭,你进来。”

    不用瞧也知道是含瑶,刚刚自己还在这替冬青感叹,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她自个了。待进了屋就见含瑶站在一侧,上正坐了黄莺儿,此时满面怒色,双眸怒目而视,就连那小脸蛋都被气的红彤彤的,竟然有点可爱,可爱沈二锦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觉得她可爱。

    “娘娘。”

    见她行礼后,含瑶代替黄莺儿率先出声质问道:

    “鹦哥儿昨日还好好的,就在你们房里一夜今早儿见了就觉得不大精神,没想到这么快便没了气息,你觉得、是因为什么?一个好好的小生命不可能这样无缘无故便没了。”

    “回娘娘,昨日奴婢睡觉前确实瞧它还精神的很,只是今日早上睁开眼睛便瞧见冬青姐姐在那侍奉,嘴里还说着鹦哥儿今日不大精神,便带它出去晒晒太阳,谁知竟然出了这样的变故,奴婢就知道这么多了。”

    沈二锦实话实说,却不是对含瑶而是对着黄莺儿,这么贵的的东西就是给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去动啊!这个谁赔的啊!

    黄莺儿听闻怎会轻易相信她,尤其现在还在气头上能保持些许的理智已是不错。

    “让我怎么相信你?”

    含瑶一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赶紧补充道:

    “你本是尚方司的一个无名小宫女,若不是美人把你调过来,现下指不定还在哪里干着什么活计,现下不仅不感恩娘娘,竟然还恩将仇报,你可知那鹦哥儿值多少银子,就是你一辈子也出不起的。”

    沈二锦垂在两侧的手在听闻这话后缓缓握成了拳,指节根根白、可见力气着实不小。突的双腿一弯便跪在了地上,微垂着眼睑瞧着地上青石的纹理,条理清晰的开口:

    “自从娘娘把奴婢调过来那日奴婢便在心底誓,定会全力以赴帮助娘娘,娘娘的恩情奴婢谨记在心,也从未生过任何对娘娘不好的心思,鹦哥儿的事儿昨日奴婢便知它的珍贵,就怕自己手笨惊了它,所以从未动过,如今含瑶姐姐这样问,奴婢就是有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的,只是奴婢对娘娘绝无二心,还望娘娘明察。”

    一席话说的还挺朴实,黄莺儿闻言明显已不复刚刚那样怒气冲天,含瑶见此有些急了。

    “一排胡言,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谁知道你存了什么坏心思,兴许是半夜起来给鹦哥儿动了手脚也说不定。”

    是可忍孰不可忍,沈二锦忽的抬头望过去,杏眼睁的极大,面无表情的让人瞧了竟有些……害怕。

    “本就没有的事儿却被你说的这样流畅,听着倒也合情合理,莫不是昨日夜里你偷偷的进了我们的屋子,在它身上动了手脚,如今却栽赃在我们身上,我们与你无怨无仇你何必这样狠毒,一并除了去。”

    不就是无中生有,胡说一通吗!既然含瑶胡乱栽赃那她也休想置身事外,她沈二锦虽没有多大能耐,可毕竟不做好人许多年,既然要死也定会拉个垫背的,才好上路。

    含瑶毕竟年纪小、听了她这一番话顿时方寸大乱,原本想好的说辞瞬间便没了踪影,伸手指着她,一张小脸气的通红。

    “你、你血口喷人。”

    指着沈二锦也就道出了这么一句,转而又对着黄莺儿急切的解释道:

    “娘娘您别听她胡说八道,这事儿怎么会跟我有关系,娘娘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自然跟姐姐没关系,姐姐也不要动气,我只不过是举个例子罢了,却不知如何开口就只好套用你的说辞了。咱们是娘娘的贴身丫头,怎么可能做出对娘娘不利的事情来,这样岂不是自毁前程,如今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要追查下去,是病还是有人故意为之,终究会查出来。”

    笑话、将来还是要在这里混下去的,若是把这个大姐头得罪了,将来的日子还不知要有多少麻烦,小人还是莫得罪为好

    沈二锦此话说完含瑶眼神一惊,动作极快的转身对着黄莺儿道:

    “娘娘,不可听她一面之词……”

    “好了,你先出去,我要好好问问她。”

    含瑶话没说完便被打断,虽不愿她们两个独自说话,却也不能违背了黄莺儿的意思,只得不大情愿的出了门。

    现下只剩了两人,黄莺儿冷眼瞧着她:

    “鹦哥儿的死因一定要查明,若是病死的便是我倒霉,若不是……别怪我心狠。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一日的时间晚上我就要知道答案。”

    沈二锦额头微蹙,这一只鹦哥儿可怎么去查,奈何黄莺儿已经没了耐性,瞧着她最后又道出一句。

    “若是查不出来,那跟你们两个脱不了关系,冬青照样会被送出宫去,而你、就送去尚方司。”

    说罢黄莺儿起身而去,完全不给沈二锦说话的机会,这是铁了心的要把这件事情归在她们两人身上,而沈二锦好不容易进了昭安门,哪有这么轻易服输的道理。

    出了门瞧见安嫔那里的白宁又过来晃悠了,一边伸手指着那已断气的鹦哥儿,一边在跪着的冬青面前语气轻挑。

    “这就是那只好多银子买来的鹦哥儿啊!昨日还呱呱叫的人心烦,今日就这样安静了,还真不错,只是到可怜了你要在这跪着受罚了。如今连人都不如鸟了,你们主子也真是稀奇。”

    冬青呆楞的跪在一旁,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倒是她讨了个没趣,耸耸肩觉得没意思便要回去,走的时候与沈二锦眼神相交,眼睛里还闪着零星笑意,当真是幸灾乐祸。沈二锦到了跟前仔细的瞧了那鹦哥儿半响却毫无头绪,干脆动了手这才现那羽毛都是掉自它的脖颈,而嘴角还有丁点猩红,这宝贝儿是怎么死的她哪里知道,难不成要去找个大夫验证一下?

    “在看它还有什么用?横竖已经死了。”

    转头瞧了终于开口说话的冬青,杏眼微转便出声道:

    “如今娘娘要我查明它的死因,若是没有结果你便要送出宫去,而我嘛?也要回尚方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