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动怒
    甄玲珑瞧着她微不可查的叹口气。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皇上下的命令哪有收回去的道理,如今只能另想它法儿了。”

    “你只这样说起,那也要有法子才行,你到底怎么想的,直接说出来无妨。”

    春柳终究是个急性子,等着甄玲珑说了这么多终究忍不住出声催促着。甄玲珑闻言眼神瞬间黯淡下来。

    “我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宫女,怎么会有能力把她送出去,所以、”

    说完眼睛便望向春柳,沈二锦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是要借着春柳的的地位去救那女子,这不就是胡闹吗!

    “这件事情还要从头再议,今日就到此为止,我还得赶紧回去送东西,玲珑现下既然在尚食局当差,明日我去找你咱们在共同商议。”

    说罢瞧着她有话说,沈二锦却不给她这机会,转身就走,春柳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甄玲珑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当下追上前拽了沈二锦的袖子,眼睛怒睁语气有些狠。

    “沈桃夭,别以为你现下比我好便可以瞧不起我,你若是不帮忙也别带着别人来拒绝我,张家小姐在那受苦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你何必这样跟她或是跟我过不去。”

    沈二锦闻言瞧了瞧月茗廷,门口已经没了春柳两人的影子,这才甩开了拽着自己的手,声音也犯了怒气。

    “甄玲珑,如今这件事情我们谁都没有推脱,能帮上你的绝不推辞,只是你扪心自问今日你的目的是不是要我们想法子?还是要借着春柳的地位去皇上面前说情,你也不想想她一个无背景无家世的人,如今到了这个份位不过是仗着皇上的一面之缘,她去皇上面前求情,这成功的几率有多大?你比谁都清楚吧!你不能为了自己的一方私欲把她也给搭进去。”

    甄玲珑瞬间怔楞后有些无措,不知该如何接口,她们四个里边儿只有春柳还有些地位,现下不靠她靠谁?只是……没想到她竟能一眼看便瞧出了隐藏在这背后的心思,这一刻甄玲珑心底是慌乱的。

    “我不是要利用她,只是我确实没有法子去救她,实话告诉你吧!现下有个侍卫长瞧上她了,虽说罪奴的死活有人管着,可她被谁欺负了他们可管不着,难道就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欺负了去?”

    这一席话说的不无道理,沈二锦不由的跟着叹口气,瞧着她的眼神当下软和了下来。

    “这件事情还需从长计议,现下春柳是绝不能直接掺和进来,毕竟她未站稳脚跟,想必你也知道她的处境,知道你着急可也不能乱了方寸。”

    这话说的和缓却又有道理,甄玲珑也知道自己是莽撞了,只有她心底清楚就是算准了春柳的性子这才把几人都凑到一起,加上其她两人在旁边儿附和,依着春柳的性子定会同意帮忙的。只是…………没成想竟有人想到了这一层。

    “那你有什么法子?现下只有皇上的话才管用,咱们这里谁能请的动皇上?”

    “所以说要从长计议。”

    甄玲珑一听就知道她也没有法子,当下缓了缓神色,认真的道:

    “我现在唯一能找的到的就只有春柳可以帮我,我不会拉她来趟这趟浑水,但是、我需要她的帮助。”

    这话说的比之刚刚理智不少,沈二锦点头。

    “这件事情我也会帮忙的,明儿再来找你。”

    说完见甄玲珑微不可察的点点头,沈二锦知道她不相信自己,可有些话又不得不说,春柳那样的性子想要在宫里站稳本就不易,如今、不能什么都还没做,便因着旁人的事情把自己搭进去。

    回了毓秀宫这才瞧见院子里真是异常热闹,含瑶站在门口笑眯眯的说着话、而旁边儿冬青则不断的迎合,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说的如此热闹,沈二锦着实佩服之至。而主角儿正站在廊下手拿一根小羽毛,逗着不知何时来的一只鹦鹉。含瑶正对着门口自沈二锦进门便瞧见了,特意拉长了声音说道:

    “呦!这梨子你不会是去宫外拿的吧!这时间就算是跑两趟也没问题了。”

    含瑶的声音本就有些尖厉,若是在平日里声音小一点、柔和一点,听着到还有股女子的娇媚,只是、她却生来就是个大嗓门,所以在亲戚中始终是不讨喜的那个。

    “到没有去宫外,只是有些事情耽搁了,难免要等一会儿。”

    说罢、黄莺儿头也不抬的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你瞧这翡翠如何?”

    翡翠?沈二锦随着她的目光望去,却是那笼子里的一只绿鹦哥儿,只见它浑身透绿、除了头顶一嘬小红毛还真配的上翡翠这名字,沈二锦虽然对这些没多大眼光,但瞧着含瑶那兴奋样儿,心下猜测着大概不是个好得的。

    “很漂亮。”

    说完便迎来含瑶极其不屑的一撇。

    “那是,这可是黄大人特意找来送进宫的,瞧那通身的色泽犹如一块剔透的碧石,如此珍贵的东西,不是有银子就能买的到的。”

    沈二锦闻言赶紧出声附和道:

    “姑娘说的是。”

    “好了,东西给她们,你随我进来。”

    瞧着黄莺儿已进屋的背影,沈二锦扬扬眉随手将东西塞进冬青怀里,不用瞧也知道含瑶现下定是怒目而视。

    进了门黄莺儿早已坐定,瞧着垂着头的沈二锦心情不错的问道:

    “送给十一皇子一只鹦鹉,虽不贵重可在咱们大钊也找不出几个了,你看可还妥?”

    “美人想的周全,这样定是最好的。”

    如此稀罕的玩意儿,小孩子定会喜欢,这黄大人可算是投其所好了。黄莺儿低低笑了两声,心下甭提多开心了,若是得了小皇子的开心那贵妃娘娘还不对她另眼相看,以后在宫里还愁斗不过那个安嫔,哼、等着看吧!

    出了门只有冬青还在门口逗着鹦鹉,沈二锦瞧了当下便笑眯眯的上前故意搭着话。

    “听说皇子的生辰都办的很隆重,也不知是个什么场面?”

    冬青闻言手下未停,半响没听到回音儿,沈二锦心底还挺尴尬的,若是她现在抱着那只绿鹦哥儿转身就走,日后自己可就真的没颜面在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