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谣言
    “诶呦喂,我不是要说这个,你绝对想不到,六皇子这次传进宫的消息那可真是不得了啊!若是皇上知道了大概又是一阵腥风血雨啊”

    听罢沈二锦当下双手交握于胸前有些调笑的望着他,啥话也不说,就这么望着到叫童朔不好意思了,赶紧步入正题。

    “听说六皇子喜欢男人,在外边儿经常借着去烟花之地与里边儿的小倌儿私会,这原本一直都很隐晦的,不想他竟然桃花乱撒结下了不少有缘人,结果他正在那里私会的时候竟有人找上门了,闹得那叫一个精彩一夜之间举城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说完喜滋滋的望着她等着欣赏她吃惊的表情,不想某人只微微皱了眉头便出声问道:

    “听说六皇子男生……呃!长的异常英俊潇洒,怎么可能喜欢男人的,想必是个误会吧!”

    “怎么可能是个误会,在说就六皇子那长相怎么看,也很英俊潇洒沾不上什么边儿,说他男生女相娘娘腔还差不多。”

    沈二锦闻言瞬间有些尴尬,楚銘啊!楚銘,好歹你也是堂堂六皇子,怎么在宫里竟是这般的没地位呢!

    “公公所说是真的?六皇子果真与旁人不同,这癖好也与常人不一般啊!”

    见有人同自己一般想法,童朔心下舒畅跟着说道:

    “可不是,这才叫与众不同呢!”

    “那公公这么急着是要去哪里?”

    怎么看都觉得他有种在故意散布谣言之嫌。

    “我去给玉嫔娘娘报个信儿,让她老人家好有个心里准备,这事儿赶明儿保准散播开来,免的她到时候措手不及。”

    “公公果真心善,不打扰公公办事了,奴婢还要去尚食局一趟,就此别过。”

    童朔应了一声便步履匆忙的进了月茗廷。就着刚刚两人相撞的力道来看童朔应该很着急才对,只是既然这样心急,竟然还有时间停下来浪费时间败坏六皇子的名声,这……到底是不着急呢!还是……其中有什么关联?

    沈二锦与楚銘早些年也有过两面之缘,只是那时候的她由于胆怯和害羞,并没有好好瞧过他的长相,只知道他长的很漂亮,可事实正明漂亮的东西都有毒,只要他一张口说话、听的那可真是让人消魂。

    进了尚食局问了一圈见阮梅不在,便按着冬青的吩咐去厨房要了黄莺儿爱吃的梨子,刚刚迈出门槛迎面便瞧见了乔羽蓁,两人相视一笑在这意外见面到真是个惊喜。

    待乔羽蓁随意拿了些瓜果之后便同沈二锦出了尚食局,经过月茗廷时乔羽蓁特意绕了一圈,沈二锦不明所以的跟着上前,待拐了个弯儿后便瞧见一身碧色宫裙的春柳站在那,瞧见来人立时笑盈盈的扑了过来,抱着沈二锦的脖子就是不撒手。

    “好桃夭,我可算是瞧见你了,早就知道你去了毓秀宫,我可不敢去那找你只得在外边儿苦等了。”

    被这突如而来的热情惊的有些无措的沈二锦,幸好手里还拎着一小篮梨子,正好缓解了她此时的尴尬之色。

    “好了好了春柳你先松手,说完正事后你在这样搂搂抱抱也不迟”

    深二锦一直未注意,原来在春柳身后还站了一人,正是许久未见的甄玲珑。春柳闻言笑嘻嘻的松了手,一手拉着沈二锦转而瞧着甄玲珑道:

    “好了,人都到齐了,你来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儿?”

    闻言沈二锦疑惑的望向甄玲珑,这是有什么大事儿非要把四人集中起来说话?

    “我今日来找你们确实有件事情想要你们帮忙,尤其是需要宝林。”

    春柳闻言有些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道:

    “我?我能帮上什么忙?”

    话音刚落便瞧见甄玲珑肯定的点点头,继续开口说道:

    “这其中最需要的确实是宝林无疑。”

    “你就赶紧说正事儿吧!现在咱们时间紧迫被人瞧见了不好。”

    还是乔羽蓁理智的出声提醒,现下一个宝林三个宫婢还是来自三个地方的宫婢,凑在一起若被有心人瞧见了,就算是有几张嘴都是说不清的了。

    春柳闻言弩弩嘴有些不情愿的对着甄玲珑道:

    “喏、你们说吧!”

    “桃夭,你很聪明,今日咱们凑在一起就是要一起想出个法子。”

    “赶紧说正题吧!”

    春柳在一旁催促道,今日一早甄玲珑便跑到了月茗廷,当时的表情严肃的吓人,说是有一件事情要她们帮忙,想想看吧!甄玲珑这样别扭的性子,在尚方司的时候就没几个要好的朋友,而自己和羽蓁还有桃夭怕是她最好的三个朋友了吧!所所以最初的惊讶过后便赶紧派人去找沈二锦。

    甄玲珑听闻也不在绕圈子,她要说的不见得她们会懂,而她尽量要说的就是让她们理解这其中的情分。

    “你们不是久居京城之人,对当年的事情不大了解,我简单说一下,当年甄家同张家有着世代之交,而与徐家关系也不错,当年徐将军为国捐躯后徐家自此便没落下去,我们甄家因着他们的关系也一直处于风雨飘摇状态,前不久父亲被配边境,而现下终于轮到了张家。”

    听了这话沈二锦有些迷离,只觉恍如隔世。甄玲珑瞧见她这样子也不管她听没听到直接说到了重点。

    “张家被骆家就着维护甄家一事上了一道折子,皇上龙颜大怒直接把张大人送到了边疆,而张家小姐与其母亲却成了罪奴进宫为奴,这样的人进了宫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还认人欺负,而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她进宫一事,到了那一瞧、哪里还有往日的半点影子。”

    说到最后竟隐隐的带了哽咽,沈二锦明白她的话,即是这样的结果那张小姐与其母亲定不会好过,在这人满为患的宫里,就连一个刚刚进宫的小宫婢的地位,都不知比她们高了多少。

    “你想把她们怎么着?”

    沈二锦出声问道,让皇上赦免把她们放出宫,这成功的几率简直为负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