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六殿下
    “即是这样珍贵的东西那就不好在随意送出去,奴婢到觉得大将军常年在外征战,贵妃娘娘少不了要照顾将军夫人及膝下孩儿的生活,外加时常行走在宫里,凡是宫里的老人都知道,贵妃娘娘向来出手大方,既然美人要送,就不妨送点实惠。”

    黄莺儿还是头一次听到建议给贵妃送银子的,心下有所迟疑,当即确认道:

    “你是让我去送银子?”

    瞧着沈二锦点头又继续问道:

    “那要送多少?”

    “这个还要看美人的心意了,只要诚意到了,想必贵妃娘娘自会收下这份心意。”

    只是具体送多少,实在不好把握,送的少了怕人瞧不上,可一旦送的多了,以后这又何尝不是个无底洞。

    “适量既可,这样不仅能让贵妃娘娘高兴,还能拉近黄家和古家的关系,美人意下如何?”

    黄莺儿闻此认真考虑了良久,此事却是可行,转而对着沈二锦道:

    “此事就听你的,最好不要出了反效果,不然、就直接送你回尚方司。”

    “美人放心,若是不成,奴婢自会主动回去。”

    “如此最好。”

    黄莺儿抬眼瞧着她,嘴上虽然这样说心底却大致明白这法子比单送礼物要诚意许多。

    反观沈桃夭对黄莺儿的要求不高,只要她能得了贵妃的眼,自然便成了皇后的对头,欣贵妃与皇后之间的隔阂由来已久不管谁站了上风,对她来说都没有坏处。

    兴德宫最近很忙,小皇子今年十一岁的生辰皇帝说了不兴大办,但也不能马虎,总之呢!就是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吃顿饭表表心意就好,皇帝的想法是好的,毕竟小皇子上边儿还有几位哥哥压着,的却是不易太过招摇。可贵妃娘娘不这样想,今年太子大婚她可是掏了腰包上了大礼的,现下就指望着这次生辰能捞回一点来呐!

    “要不娘娘在去找皇上说说,说不定皇上会念着咱们皇子聪明懂事,改了主意呢!”

    欣贵妃坐在雕花楠木椅,头上插了两支金凤钗,一双丹凤眼眯成了一条线,微微上挑的眼尾描了淡淡的粉红,瞧着就魅惑人心,这是时下最流行的桃花面、也亏了贵妃娘娘有一张好底子,这妆在她脸上那简直就是特意为她打造一般。

    一身桃色金边儿的宫装加身,坐在那里全身散着一阵懒洋洋的娇气,香红站在一旁默默无语,这都三十来岁的人了、瞧着怎么还跟刚刚入宫的十七八岁的姑娘一般,怪不得能留住皇上的喜爱,宠冠六宫。

    香红等了一会儿瞧见贵妃的眼睛似乎是闭实了,正寻思着要不要去抱个披风来冷不妨的却听她张了口。

    “求也没用,皇上决定的了的事儿谁敢在提,此番决定本宫早已料到。”

    “娘娘是怎么知道的?”

    在宫里时间长了难道练就了一副未卜先知的本事不成?贵妃甩了甩交叠的宽袖筒,转而换了个坐姿,丹凤眼微睁瞧像香红。

    “皇后掌管六宫是出了名的抠门,太子大婚宫里的支出可不少,足以让她心疼一阵子了,现下若是给汐儿办个生辰在这样大肆铺张,哼!指不定在皇上面前要怎能告我的状呢!现在父亲与哥哥都不在京里,咱们行事还是低调点的好。”

    香红自然知道她说的有理,这些年来贵妃在宫里一直走的是低调路线,加之又出手大方这才有了与皇后相扛横的力量。

    “只是、咱们手里银子不多了,现下宫里又进了这么多新人,哪里都要用银子的。”

    贵妃娘娘听闻无声的叹口气,这香红就是兴德宫的大管家,既然她说银钱不够了那便真的是不多了。

    “无妨,既然新人不少,现下正是她们表明立场的时候,暂且先看看都是谁的人。”

    如今也只能如此了,银钱的事情只得另想法子了。

    沈二锦出了毓秀宫本想去尚食局走一趟,不想刚到了月茗廷迎面便与一青衣小太监撞个正着,冲击力使她向后踉跄了几步后抬眼这才瞧见了撞她之人,只是此人怎么瞧着如此眼熟!

    “哎呦!怎么走路的…………是你啊!”

    定睛一瞧来人正是童朔,沈二锦当下还挺高兴的凑了上去,盯着他的眼神隐隐的带着些许亮光。

    “童公公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也进来当值了?”

    若是这样以后还能有个伴儿。童朔瞧着她那泛光的杏眼当下后退两步,两人之间保持一个安全距离后,这才淡定的说道。

    “看到我也不用这样激动,现下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可能有些想我了。”

    其实他说的已经很隐晦了,那神色分明是饿久了的大灰狼瞧见小白兔的神情,瞧的他这小心肝都跟着颤了一颤。

    沈二锦闻言心下罕见的生了点不好意思,不过呢!她是什么人、脸皮比那城墙还厚怎会在意这一点点的尴尬之色,当下热情不减的追问道:

    “公公可查到了我姑姑的下落?”

    若是没有,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尚方司呆着吧!

    “没有、”

    说完瞧见她神色立时黯淡下去,心下却出奇的别扭起来,上前一步凑到她跟前儿道:

    “虽还没有查出你姑姑的下落,可我却有一个大消息,要不要听?绝对只此一家绝无分号。”

    瞧着还挺神秘,立时就撩起了沈二锦那颗八卦心当下非常上道的接了下去。

    “什么?”

    童朔恰有其事的抬头四下望了望,瞧着离着老远的宫女这才压低了声音道:

    “六皇子又出事儿了。”

    楚銘!沈二锦虽不知道六皇子当初是犯了什么错这才不知被贬到了什么地方去受罪,可这么些年了他就一次都没回来过?

    “六皇子似乎不在宫里?”

    “哎呦!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当初六皇子离宫的时候也就跟十一皇子差不多的年纪,现在想想也离开了八年了吧!”

    说道最后却有些感叹,沈二锦微愣了神儿,八年!也就是说当初徐家出事儿后他便紧跟着配出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