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画面太美
    黄莺儿见状手上小扇的力度不由加重了几分,吹的她额前的一缕秀都跟着飘扬了起来。

    “喏!含瑶有什么话就说吧!”

    含瑶闻言毫不迟疑的开口告状。

    “沈桃夭自从进了毓秀宫除了只会扫扫地,擦擦桌子还会干什么?今日让她去尚食局领膳食她便推辞起来,不过是一个尚食局的小丫头娘娘看重她才把带了出来,如今却不知感恩戴德,竟然还敢违背娘娘的意思,早就该落到尚方司认芳嬷嬷去处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怎么听都是沈二锦的错,沈二锦非常淡定的等着她说完、确定没有开口的意思了,秀眉微微上扬、朱唇一张,只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

    “在过几日欣贵妃的十一皇子生辰就到了,不知美人准备了什么礼物送去?”

    如此不按套路出牌,三人均是一愣,瞧着含瑶面色一沉明显就要出声呵斥,黄莺儿却强在了前面开口道:

    “这个我正在考虑当中,却也没想好要送什么?”

    “这个还不简单,不就是个小孩儿吗?送点值钱的小玩意儿过去怎么着都能让他开心。”

    含瑶自以为说的很有道理,抬头像主位上望去,不想黄莺儿却完全没有理她的意思,直接问像了下的沈二锦。

    “你觉得如何?”

    “美人觉得没问题,那便没问题。”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又招来了含瑶的不痛快:

    “这是什么话,自然是娘娘说了算,你不过一个小小宫女,有幸能站在这里已经是娘娘慈悲了。”

    沈二锦闻言丢了个白眼过去,只想问一声,这只呱譟的绿鹦哥,不知几钱银子一只?

    黄莺儿倒没理她的话,任她在那喳喳呼呼的心底自有一番计较。

    “你们两个先出去。”

    冬青诧异的望过去,瞧着黄莺儿不是在说笑,顿时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比含瑶强一些的就是会那么点的察言观色,见此不在多言直接出了门,含瑶身上却有个大小姐脾气支撑,自然不能说退就退下。

    “呦!沈桃夭,你本事到不小啊!才来这没几日、轻易不说话,没想到这一张口便得了娘娘的另眼相看,这心机藏的还真是深啊!只是这宫里可不是你一个宫婢说了算得,若是连累了娘娘,你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砍的。”

    一席话说的连讽带刺儿的,再加上那蔑视的神情,绕是沈二锦有再好的脾气,也会被这话给掀起那么一丁点风浪来。

    “瑶姑娘这话说的在理。”

    只是刚刚张口说了一句,便瞧见含瑶不耐烦的翻了眼球,杏眼微眯便笑成了两个月牙儿。

    “有到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今日你说的这些话,用在你身上也确实恰当的紧呐!”

    沈二锦念着日后还要与她见面,这话说的便有些模凌两可,只单单这一句话便把含瑶的小姐脾气全给挑了出来。

    “你大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赶在娘娘面前胡说八道,还不自己掌嘴。”

    沈二锦瞧了眼她指着自己的手,杏眼微转便转了视线,沈二锦最讨厌跟两种人说话,一是异常聪慧之人,骂个人都能绕上十几圈,结果还愣没听出这是在骂你,而这样的人平生她只遇见过一个。第二嘛!就是脑子不大灵光、却偏偏还总是自以为是,很显然、含瑶当属后者。

    黄莺儿在一旁听得实在不耐,竟是连瞧也不瞧的厉声喝道:

    “还不赶紧给我出去,难道要我说第二遍吗?”

    声音带了厉色,当着沈二锦的面被呵斥了虽觉得颜面大失,却也不敢在黄莺儿气头上在放肆下去,当下只得瞪着沈二锦,袖子一甩快步出了门去,沈二锦知道,今日起、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你有什么法子,赶紧说说。”

    听含瑶念叨了半响,黄莺儿的耐心逐渐消磨殆尽,沈二锦自是瞧出了这一点,当下便步入正题。

    “奴婢听说这些年黄大人与古家有些交往,不知现下美人想与哪宫深交一下?”

    问得还是挺隐晦的,黄莺儿闻言双眼立时警惕起来,有些疑问的道:

    “这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只是在为美人的将来打算。”

    黄莺儿听闻这才放松下来,自家父亲刻意结交古家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估计早已传的人尽皆知了,现在要遮掩未免有些迟了。所以现下她自己进宫哪里在有另寻她人的道理,自是要继续跟着欣贵妃了。

    “现下最尊贵的自然是荣华宫,只是太过于尊贵不好说话,还是贵妃娘娘和善一些。”

    和善?沈二锦从未想过,再进这座皇城耳边听到关于古碧馨的话题时,竟然还是和善,这装腔作势的功夫真是越来越娴熟了。

    “既然美人心下已经有了选择,恰巧十一皇子生辰在即,趁着这次机会美人备上一份厚礼,即给十一皇子庆了生辰,又像贵妃娘娘表明了态度,美人觉得呢?”

    黄莺儿自然知道这是巴结古家的大好时机,只是…………

    “现下我正愁的是这礼物该送什么好?贵妃娘娘家里可是现在皇上最为倚重的大将军,这礼物备的轻了怕入不了她的眼,备的重了又怕自己惹火上身。”

    横竖左右为难,只是这话里透出的意思是她已经了计较。

    “那美人原本想要送些什么?”

    黄莺儿倒也不瞒着,直接张口说道:

    “家父早就寻了两支上好的玉如意,我瞧过那色泽晶莹剔透,隐隐的还散着柔和之色,夜色下瞧着就像那月光,甚是稀奇,宫里自是没有这东西,若是把这个送过去,不愁贵妃娘娘不另眼想看。”

    话语之中已然带了丝丝得意之色,好似已经得了贵妃的赏识一般。可沈二锦听得直想摇头叹息,即是宫里都没有的东西,皇上那你不送,皇后那你也不送,偏偏在大厅广众之下你送到了兴德宫,我的天呐!那场面定会太美,简直不敢想象,到此沈二锦只得试探性的给了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