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好本领
    说这话的时候沈二锦表情严肃诚恳,黄莺儿看的有些呆楞,愣了一会终反应过来开口道:

    “但愿你说的是真话,若是你帮不到我,我随时能让你回到尚方司去。  ”

    “这个奴婢自然知道,如今身为娘娘的宫婢自当荣辱一身,定会竭尽所能为娘娘谋划。”

    沈二锦都表现的这样诚恳了,黄莺儿却不为所动直接丢下了一句: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瞧着消失在内殿的背影,沈二锦不禁抚额长叹:莫不是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殷勤,这才让她反感了?看来要表现的太过于狗腿,又不能被主子所嫌弃,也不是件易事儿啊!

    既然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沈二锦便在没什么好磨叽的,要在短时间内让黄莺儿尝到一些甜头,这样她才会重视自己,逐渐的提拔成毓秀宫的大宫女。沈二锦的目标简单明确,再次进宫若是没有权利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只是她刚入毓秀宫毕竟人生地不熟的,加之黄莺儿的地盘也就这几间屋子,正殿的两件耳房东面住了含瑶,西边儿住的的是冬青,如此好的条件自是没人愿意与她人共享,只是冬青的气场若了一些,最终还是同她住在了一处。进了门一眼望到头,这屋子虽不大却比尚方司那小矮房好多了,高门大窗的瞧着心头就敞亮。

    屋里摆设简单,对着门口放的是一件朱红色的木柜子,旁边儿是一张黑色帐帘床,比那大通铺不知好了多少倍,平日里不见还好、今日一见沈二锦这才记起自己不知有多少个日夜没有睡过床了。左边靠窗的地方放了一张木榻,虽比不上软榻可她这里能有也是极好的了。

    “怎么?是不是没见过这样好的地方。”

    沈二锦还未感慨完,冬青便绕过她进了屋,瞧着她呆的神情轻呵了一声,转而到床前坐了下来,二郎腿一翘,在望过来的时候眼神里洋溢的是满满的得意之色。

    沈二锦见状很有自知之明的,抱着装有两件衣服的小包袱到了榻前,落座。

    “冬青姐说的是,既然同是娘娘身边儿的人,日后还要劳您多多提点了。”

    声音清透中带了满满的诚恳,冬青听闻舒服的叹口气道:

    “这个好说,只是你也知道咱们娘娘现下是个什么情况,我与含瑶虽说是娘娘的丫头,可在家的时候是从未伺候过人的,每位进宫来的主子身边儿都会带那么两个漂亮丫头,已被不时之需,你应该晓得吧!”

    不时之需?沈二锦听闻整个人都被她给镇住了,不就是将来有机会能入了皇上的眼吗?一年不知有多少宫婢能入皇上的眼呢!而真正能给了名分的怕是没有几个吧!如今她竟说的如此直言不讳,不亏是黄莺儿带进来的、不是有着过人的智慧,就是有着过人的胆识。

    “经冬青姐一说我到是明白了几分,只是我天生愚钝,日后若是有不对的地方还望姐姐教诲。”

    说完便不欲多言,好好收拾收拾,瞧着只容一人的地方,寻思着要尽快弄张床来才是。

    来了毓秀宫几日,沈二锦大概也摸清了一些门路,比如说含瑶其实并不是什么丫头,而是黄莺儿外祖家舅舅的女儿,无官无职的只得想了这样一个法子把她送进宫来,当然、黄家这些年来可没少受她们家的恩惠,如今有事求上来,自是要答应,所以这黄莺儿才如此忍让于她,瞧着也是个不容易的。

    至于冬青的来头倒是比她小一点、是黄侍郎的远房表弟的女儿,按他的话来说终归是自家亲戚,比外人要好上一些,可照着现在的情形来看,这两个倒不如沈二锦这个外人来的靠谱一些。

    “沈桃夭,赶紧的去尚食局把今日的午膳领过来。”

    含瑶隔着帘子对着正扫院子的沈二锦高声使唤着,沈二锦闻言依旧不动声色的做着手里的事情,膳食到了时辰自会有人送来,哪里需要让人取,这含瑶是在家做小姐做习惯了、冬青使唤不得,便在自己身上撒气,都不知道自己的脾气何时变得这般好了,转而换了个方向继续着手里的活计。

    沈二锦如此视她为空气,含瑶如何接受的了当下便上前两步,出了屋子又被那烈日烤得退了回来,站在房檐底下瞧着沈二锦道:

    “说你呢!听到没有?”

    “午膳到了时辰自会送来,现下去取也是没有的。”

    沈二锦手下不停,张嘴平静的回道,含瑶一瞧态度立时挑眉叉腰的张口。

    “怎么?还没来几天呢!便学会偷懒耍滑了,看我不禀告美人狠狠的罚你一通。”

    说完丝毫不带犹豫的便进了屋,沈二锦无奈的叹口气,这做人呐!就不该太老实了、若不然呢?就总是招些阿猫阿狗的来欺负。刚刚感慨完便见安嫔站在廊下、目光有些飘忽的扫了过来,虽只停留了一秒却也足以让她瞧清楚,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嘲讽。沈二锦当下珉了唇的,对于这样的眼神她在熟悉不过,终有一天她会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终有一天,她、将会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任何人、休想在嘲弄、随意的处置她。

    “桃夭,你进来。”

    唉!该来的还是要来,沈二锦丢了手里的扫把,自从进了毓秀宫不是扫院子就是擦桌子,今日这活实在懒得在干,老虎不威还真当我是病猫呢!忍到头了总要泄泄才好。

    拍拍手上的灰尘,整理整理碧色宫裙,仪容什么的还算不错,这才抬步迈进了屋子。

    黄莺儿坐在主位上,手里拿着把红色小扇、扇啊!扇的,一双眸子惬意的都眯成了一条缝。一边站了含瑶全身都散着趾高气扬的自以为是,一边儿站了冬青,脸上都没啥表情,只是那眼睛里的笑意明显就是在说你们尽管掐,我就是来瞧好戏的。

    瞧了几人的表情,沈二锦先弓腰行了礼,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就连她自己都不知什么时候练就了如此一身好本领。

    “美人唤奴婢不知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