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教训
    跪地上的女婢虽不服气,可念在刚入宫不久,自家主子又是个不得宠的,暂时硬忍了下来,不想她这退了一步这人却越的厉害了,当下便抬头回道:

    “怎么着啊!白宁姐姐,不就是倒水的时候没瞧见安嫔娘娘吗?再说了、那水珠子不也没飘到她身上吗?不过就沾湿了你的一片衣角,便在这里没完没了的抓着不放,难道这就是身为大宫女的气度?”

    裸的讽刺,当着这许多人的面白宁犹如被人煽了一耳光,脸颊顿时火辣辣,当下便撸起袖子、如今这刚来的新人主子没分寸也就罢了,连带着丫头都跟着伶牙俐齿的不知道自己的份量了,在不好好加以管教,过后、自己还有何脸面在这宫里立足。

    只是…………袖子是撸起来了,巴掌也伸出去了、半路却被人给生生拦下了,抬眼便瞧见黄莺儿半青着一张脸出声道:

    “还真有大宫女的风范,只是含瑶毕竟是我的人,就算是犯了错理应由我来管教,不烦安嫔姐姐动手。”

    含揺见是自家主子,终于吐了口气,这样的场合还是她来说话好办一些。白宁挣脱了冬青的钳制,有些嫌恶的甩甩手,面上虽带了笑可那说话的语气,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美人来啦!许是奴婢太过于认真教导这刚刚进宫的宫女,到没注意到您来,看来是奴婢被气糊涂了。”

    冬青一听这话立时也学着她的样子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听你这意思是在替美人教导含瑶规矩了,有些人啊!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见到宫女有事儿没事的就要上前说点什么?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有些话是不是她能说出口的。”

    你一言她一语的听得沈二锦只能无语望天,不就是一个毓秀宫吗?横竖一个安嫔一个美人,怎么这丫头个个都如此厉害,瞧着黄莺儿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沈二锦便知道这是忍无可忍,马上就要爆了。

    “都给我闭嘴。”

    果然、黄莺儿瞧了瞧眼前众人,刚要怒扬扬自己的威势,在丫头们面前立立自己的威信,只是、就在她这稍稍停顿的功夫便有人张口接了话。

    “呦!妹妹回来了,刚刚这么大声是做什么?”

    语落、安嫔摇着一把绢质桃花扇出得门来,瞧也不瞧的越过了白宁直接到了含瑶跟前,居高临下的瞧了她一眼后,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你这丫头今日不但泛了错还不知悔改,我让她跪于此地好好反省反省,也是在教她宫里的规矩,想必妹妹不会计较吧!”

    说完转头望过来,头上的一支莲花金步摇跟着颤悠悠的散着耀眼的金光。瞧着那张完全戏虐的脸,黄莺儿尽量压下心中的怒意,张口说话的口气还算缓和。

    “姐姐都已经出手教导了,妹妹还要谢谢姐姐呢!既然已经教导过了,妹妹便将人带回去了,日后定将好好教导,不在劳姐姐费神。”

    最后两字咬的极重,安嫔闻言立时轻笑两声,声音娇气、却气的黄莺儿想要上前揍她两巴掌。

    “我到不想费神,却不想这丫头成心往我身上泼脏水,这样的丫头也就妹妹敢留在身边儿,也不怕将来出个什么事儿把你也给连累了去。”

    说完瞧着黄莺儿没多余反应,当下又再接再厉。

    “今儿也就是碰上了我,若是换一个人保准现下她早已去了尚方司受罚,妹妹日后也要注意了,有这样的丫头跟在身边儿不是跟主子学的……那就是要带坏主子啊!”

    一席话说完黄莺儿还未有反应,地上含瑶却再也忍不住的开口道:

    “安嫔娘娘身为一宫之主,就应该有一宫之主的样子与气度,今日您说我故意也好成心也罢,奴婢都认了,只是少不得要败坏您的名声了。”

    话音刚落便听到安嫔的声音紧跟着传来:

    “公然污蔑主子,掌嘴。”

    “是。”

    安宁应了声,便左右开弓的在含瑶脸上招呼了起来,打在脸上的声音光听着就是实打实的疼。沈二锦眉头微皱不露痕迹的退后两步,闹就闹吧!可不要伤及无辜才好。

    黄莺儿瞧着安嫔的飞扬跋扈,心下虽堵着却也说不得动不得,刚刚含瑶的话确实失了分寸,这样的事情包庇不得。

    “姐姐已经惩罚过含瑶了,妹妹可以带回去了吧!”

    “这个恐怕还不行,早前我就说过要她跪上三个时辰,现下一个时辰不到怎么就能回去。”

    说罢转身瞧着白宁叮嘱道:

    “给我看仔细了,三个时辰、一会儿都不能少。”

    “娘娘放心,奴婢一定瞧住了。”

    人已经放了话,黄莺儿即使有气也撒不得,谁叫人家位分比她高又得了皇上的宠呢!暂且忍着就是了。

    “美人,您可腰替我说说话啊!实在跟我没关系啊!”

    含瑶跪在地上,脸颊红红的有些微肿,黄莺儿见了也不理她当下便回了屋子,任凭她一人在身后喊着,沈二锦见状赶紧跟了上去,心下却清楚,黄莺儿现下的情况实在是堪忧啊!

    回了屋子黄莺儿顺手打翻了桌上的琉璃茶壶,转而吩咐冬青:

    “你出去盯着点,别又生出什么事儿来。”

    “是。”

    冬青回了话便出了门,没有人比黄莺儿更了解含瑶,能让她屈服的人很多,可那不服气的性子保不准能做出什么事儿来才罢休。想到此努力稳了稳心神这才看向沈二锦。

    “我的处境你都看到了,今日这事儿不管是不是含瑶的错,我都不能让她免了这顿责罚,这就是我在宫里的处境,在尚方司的时候虽瞧着你不是特别出众的,可那肖曼凝不是我能驾驭的了的,所以能选上你这是你的荣幸。”

    可不就是自己的荣幸,虽然黄莺儿这话说的直接,可沈二锦却出奇的同意她的话,能出了尚方司这还真要好好谢谢她。

    “谢娘娘提携,桃夭定会谨记在心,也会尽己之力帮助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