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毓秀宫
    许是那小蛮腰弯的幅度太大,半掩在腰间的锦帕露出了一角,又恰巧太子殿下听了那菜名抬头瞧了她一眼,虽然眼神像是喝多了有些涣散,可好歹是瞧了肖曼凝一眼啊!她心下还是挺满意的,当太子殿下收回目光的时候、余光扫到自她腰间露出的锦帕,那明晃晃的金线所勾勒出的、正是一个醒目的锦字,太子殿下的眼神立时成了迷惑,复又抬头望去,只见刚刚那宫婢已经出了殿门,执着酒杯的手微晃,瞬时撒出些许倒是得了一旁太子妃的注意,轻唤一声:

    “太子殿下是否哪里不适?”

    楚桓自迷愣中回过神儿,瞧像太子妃的眼神一时间还没有焦距。

    “没事。”

    “干什么呢?”

    沈二锦在后门瞧的还挺认真,就是想要确认一下肖曼凝的动向,不想就因着太聚精会神、不妨被身后突然冒出一句话给吓了一跳,惯性的抓紧了手里的食盒转身低头回道:

    “奴婢见过公公。”

    回了话儿没听到下文,沈二锦却恨不得抽自己两下,就眼前这华丽繁复的锦缎,岂是一宫里太监能穿上身的,瞬时脑袋垂的更低了。

    “抬起头来。”

    嗓音暗哑,一听便是刻意压低的声音,说明此人年纪不大,可今日进宫来的孩子多了去了,谁知碰上的是哪一个啊!沈二锦判断不出来人的身份,只得抱着侥幸心里、不仅不敢抬头反而还弯了个九十度的腰,行了个大礼。

    “回主子的话,奴婢是尚食局的宫女,是来送菜的。”

    先表明立场,不管您是哪家公子就不要在为难我一个小宫女了吧!沈二锦想的好、奈何眼前之人现下有些无聊,正好来解解闷儿。

    “我让你抬起头来你只管抬就是,何必这样推三阻四。”

    推三阻四?她这明明是谨小慎微好吗!即是这人再次话沈二锦也不能在违背他的意思,当下小心的抬头瞧了一眼,却引来身前之人一声惊讶。

    “我就觉得在哪见过,看来本殿下的记性是越来越好了。”

    瞧见来人是九皇子楚蕴,沈二锦绷着的一颗心这才松了下来,当即贵规规矩矩的行礼道:

    “奴婢见过九皇子。”

    “呦!看来尚食局的人了,不过、你在这看什么呢?”

    说罢便顺着她的方向望去,透过珠帘先映入眼帘的、是自己那个倍受宠爱的太子长兄,粗眉微挑余光撇过来戏虐的道:

    “心气儿到不小啊!那人是谁呀!那是咱们大钊最为尊贵的太子殿下,将来的皇上,你一个小宫女、就…………”

    “回九皇子,尚食局还有事情奴婢若是在不回去定会被姑姑责罚,先行告退了。”

    说罢听到他未出声,撒开步子疾走一通,这个楚蕴说话还是那么的没遮拦,一个宫女岂能私下里议论太子、这要让人听了去,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将是一场不必要的麻烦,黄莺儿的人还没来,这段期间还是少惹事为妙。

    楚蕴怔怔的望着走掉的背影,竟然觉得有些眼熟,半响摇摇头不免嘲笑自己、时日长了那人的记忆已经模糊,却瞧着旁人越的像她了,疯了、简直是疯了。甩甩头重新踏进了迎光殿。

    隆重的太子大婚过后,尚方司的宫女便要回去了,这期间虽有人被留下了、还有人另寻了它路,可终究也是少数不是,大部分还是要回去继续呆在尚方司,虽心下不满却也习惯了这样的规矩,既然进了昭安门那就要看各人的本事了,能留下自然是好,若是留不下只能自认倒霉。

    就在临走的前一日,沈二锦正盘算着要不要去毓秀宫一趟,没想到黄莺儿到亲自来了尚食局。阮梅听了她的来意笑呵呵的回道:

    “回美人,她能得到您的赏识自是她的荣幸,只是她终究是尚方司的人,这个、只怕我是做不了主的。”

    “姑姑何必这样说,历来五司去尚方司借人的不少,回不的去也不少,她虽为尚方司的宫女却是从您这出去的,将来定会记您一份恩情,对您、对尚食局又有何坏处。”

    黄莺儿瞧着她闭眼似是在考虑,心下冷哼!不就是故作高深吗?一个小小的宫女她都做不了主的话,这尚食局姑姑的人选她也该让一让了。

    “毓秀宫本来就要添置宫女的,我身边儿除了两个自家里带来的贴身丫头,还差一个才符合美人的份位,添置丫头这件事合情合理,就是皇上知道了想必也不会说什么的。”

    说完瞧着阮梅似乎还在考虑,黄莺儿心下来气,转而示意一旁跟着的宫女上前,那丫头瞧了面上还有些不情愿,却也不能违背她的意思、扭捏的上前把手里一个沉甸甸的锦袋塞到了阮梅手里。锦袋鼓鼓的、份量可不轻,阮梅当下便睁开眼在瞧过来的时候、眼中的笑意明显柔和了起来。

    “美人说的是,不知何时把人带走,我好给尚方司回一声。”

    瞧着她这副嘴脸黄莺儿心下对她唾弃之极,迟早有一天她不需要动银子照样让人俯称是。

    就这样沈二锦在所有羡慕的眼神下背了个小包袱,跟在黄莺儿身后出了尚食局、过了月茗廷。眼瞅着毓秀宫的大门在望,沈二锦觉得的当下离那目标更进了一步,到不妨好好帮帮黄莺儿了,现在宫里高份位的就那么几个,黄莺儿若是升上去了,倒是一个好法子。只是…………

    “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个丫头怎么同我们娘娘作对。”

    厉声中带着的嘲弄、穿过毓秀宫的大门清晰的入了几人的耳朵,沈二锦抬头望去,只见院内跪了一丫头,面前还站着两个,那两人穿了同样的碧色宫装,只是这气势嘛!还挺强。这样的场面难免要瞧一瞧黄莺儿的神色,脸上平静无波,看来那人跟她是没关系喽。

    她这刚下了结论,岂料黄莺儿一进门便直接朝几人走过去,刚刚出声的宫女见她来了,也不见行礼,反而越的数落起身前之人。

    “冲撞了安嫔娘娘,现在只是罚你在这跪着已经是轻饶你了,若是在吵吵闹闹的就直接送去尚方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