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十章 一位殿下
    沈二锦早就瞧见了那车上的大木桶,先不说里边儿有多少条鱼,就是那半人多高的木桶恐份量就不会太轻,甄玲珑理所应当的道:

    “我们肯定搬不动,你给我们送进去。    ”

    那大汉一听立时摇头摆手。

    “这可使不得,小的不过是一个送鱼的贩子、怎么能进这里头呢?”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确实弄不走那一桶鱼,你帮忙一下也没人会说你什么!”

    “当真使不得哦!我先把东西给您卸这了,两位自己想法子吧!”

    说完动作极其麻利的留下了东西,自己责架着车跑远了。甄玲珑瞧着眼前的物件实属犯难。

    “现在该怎么办?咱们去找谁帮忙,那个给分配活的人故意整咱们呐!这样重的东西就咱们两个如何搬的回去。”

    现下她们跟谁都不熟,显然派她们来的女官已经想到这点,就是成心为难她们,只是……眼睛又看向那木桶、里边儿水少一些合她二人之力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有了对策,沈二锦便赶紧上前围着木桶转了一圈觉得这方法可行,当下便招呼着甄玲珑。

    “你过来,咱们先把它移到背阴处,然后我去找个木桶来把水先到处一半儿。”

    甄玲珑闻言有些不情愿的上前两步,便闻到一股刺鼻的鱼腥味,当下皱了秀眉厌恶的捂着口鼻道:

    “怎么这样重的味儿?”

    虽嫌弃却还是伸手来帮忙,只凭两人的力道如何管用,沈二锦大叹无奈,用尽全身力气那木桶只是晃了一晃,便再无动静。心下憋着的一口气在也维持不住、猛地便散了。

    “我就说不行,这样吧!我回去找东西、看看能不能在找个人来,你先在这看着就是了。”

    甄玲珑掩着鼻到了门口回头说着,见沈二锦点头,在不迟疑快步进了门。幸好现在太阳不烈要不然这些鱼还没上桌便要烤死在这里了。眼下这里除了守门的侍卫在无人走动,他们的职责可不负责这个,沈二锦就算是存心找他们帮忙,也不见的会理她,所以干脆寻了个凉爽地儿席地而坐,脑子里开始盘算起今后来。

    黄莺儿的事情对她来说却是个意外,不过却正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她现下无钱无势,光凭一己之力实则难进得宫来,所以黄莺儿倒是给了她一个很好的机会,以后就要看她的可塑性了,若是个明白人她自当全力助她成为皇帝身边儿的宠妃,也不枉她现下拉自己一把。

    “哎呦喂!这什么味儿啊!熏死人了。”

    沈二锦这想的出神,忽闻这一句探头便瞧见一宫侍,身穿青色宫服、头上绾了个小团子,此时一双手捂着口鼻眼睛里全是厌恶的神情。只是那衣服在袖口处绣了鸟兽的花纹,凭着早前的记忆,这应该是个有品级的公公了,沈二锦不敢迟疑极快的起身到了跟前道:

    “回公公、奴婢是尚食局的人,这个是刚刚送过来的鲜鱼,正等着往回搬呢!”

    那宫侍见来了人便松了一手,上下打量了几眼才道:

    “新来的?还是尚方司调来的,瞧着眼生啊!”

    许是刚才想的太出神,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现下离得近了在听,声音尖细也就罢了、竟然还有一股女子都未能有的娇媚,尤其是那尾音竟然还轻轻丄挑,即便是女子也不见得能说出他这份韵味吧!沈二锦当其冲的便自愧不如,想她与这位公公之间的差距、何止是隔了几十个安嫔啊!

    “回公公,奴婢是从尚方司调来的。”

    “我就说吗!尚食局的人不会这么没规矩,好了好了,你赶紧把这东西弄走,在这放着让人瞧了多不好啊!”

    听着这阴阳怪气的语调、在这六月天儿里沈二锦竟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回公公,这个、奴婢一人是弄不走的。”

    “弄不走?”

    声音微微抬高了一些、沈二锦不用看也知道这是要动怒的节奏,果然下一句便听他道:

    “弄不走也得给我弄走,一会儿主子可就来了,冲撞了主子可怎么是好诶!”

    不待沈二锦回话立时便传来一声刻意压低了的男声。

    “小鱼、有没有唐总管的人呐?”

    小鱼?沈二锦闻言这才抬头打量眼前之人,两人身高几乎齐平,他听了话立时撤了剩下捂着口鼻的手,神情有些慌乱的转身小跑而去,沈二锦好奇、便也上前两步望去、只见在五米开外的地方,蹲了个人、似乎是一名年纪不大的少年、头上束的是一顶白玉冠。此时蹲在那里微微抬了头、有些小心翼翼。

    唤做小鱼的太监赶紧跑了过去,凑到他跟前小心翼翼的回着。

    “放心吧殿下,奴才都瞧清楚了一个都没有。”

    少年一听立时直起腰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后、再无之前的小心翼翼昂挺胸的大步向前,嘴里还不忘念叨着:

    “明日二哥大婚,这群奴才也就疏于管教了,今日竟然连个看门的太监都没有,可见、唐总管是真的忙了。”

    小鱼瞧着他那得意神情,不禁腹诽、若不是这样您会选这个小门回宫吗?不就是算准了今日没人吗?现下还好意思说风凉话。

    “咦!这宫女好生眼熟,定是在哪里见过啊!”

    小鱼听闻忍不住连翻白眼,这样的话这位主子没说过千遍也有百遍了,自己都听腻了他老人家居然还没说腻,也真是够了。

    沈二锦一瞧是在跟自己搭讪,瞄了一眼便赶紧低头回道:

    “奴婢是尚食局的人。”

    离的进了这才瞧清了、这男子身穿上好的宝蓝色绸缎,这料子可不是随便哪个都能穿上身的。

    “尚食局的人?”

    男子眉头一皱似乎是在搜索自己有限的印象,好像还真没这么个人啊!小鱼见自家主子又开始搭讪了,赶紧轻声提醒道:

    “殿下,在不回去娘娘可要生气了。”

    闻言男子转头瞪了他一眼,却不在停留大步流星的往宫门走去,沈二锦抬头望去又听到了他的声音:

    “得了闲再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