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一个烧饼
    这莫非在讨论今日之事?沈二锦无奈的摇摇头,黄莺儿还怕她自己说出去,如今自己还没回来呢!便已经传遍了尚食局,后宫里的这些事儿啊!不知埋藏了多大的秘密,可又有好多不是秘密的秘密。

    “你回来啦!”

    甄玲珑围在外围听了一会儿八卦,转头便瞧见沈二锦垂头进来,那门子虽然低矮、可好歹也是比她高的好不好,不过这动作却与她自己一样,一看在家就没住过这样低矮的房子。

    “怎么回事?黄美人好歹也是同咱们一同进宫的,就是在生气也不能把气撒在你身上啊!”

    甄玲珑认为她是被罚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二锦不好说什么,只笑着摇摇头轻松说道:

    “没事儿!”

    就是有事儿,现下也说不得,甄玲珑自是明白也没在追问,倒是一旁尚食局的一名宫婢开口接道:

    “即使被罚了,只要不是送到尚方司受刑就没什么大事儿,在宫里当差既没了富贵的机会,便好好的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正经。”

    人家好心提醒,沈二锦当下态度良好的道谢:

    “谢谢姐姐提醒。”

    那宫婢点点头,似乎对她这态度还算满意,转而又加入了讨论大军。趁着无人注意甄玲珑蹭到了她身前儿,从怀里掏出一方秀帕塞进了她手里,沈二锦诧异的接过来,瞬时便闻到一阵芝麻烧饼的清香,捂在手里还能感受到上面的一丝余温,不知是这东西原本的热度,还是……来自她身上的体温。

    “赶紧吃。”

    听了甄玲珑的催足,沈二锦忽觉眼角酸,盯着面前的烧饼都有些模糊,自从离了沈家她便一直试图忽略掉心底那股依恋与恐慌,进了宫后只觉那份恐慌越的被放大起来,在这冰冷的皇宫内连亲情都可以为了利益而被抛弃,所以、再次进宫她从不相信这里还有任何情意、如今、却因着一个小小的烧饼而触及到了心底最深处的柔软。

    到了第二日沈二锦又是分到送膳的差事,只是这次不是毓秀宫、而是月茗廷。跟着前边儿三名宫婢穿梭在红色宫墙内,时不时遇见三五成群的太监排队走过,两方相遇都安静的垂着头目不斜视,这份自律果真与外间儿不同。兜兜转转的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这才到了一处稍小一些的宫院,大门口只简单的写了月茗廷三字,虽说简单可那字却漂亮的紧,霸气中不失飘逸与刚劲,确是难得的佳品。

    而今日她们要送的是一向娇弱的姚美人的善食,据说她的东西大部分是药膳,这火候与温度是最重要的,所以每次来给她送膳的宫婢都有些抱怨,这月茗廷离得较远所以每当膳食一出锅便要装食盒马上出,兜兜转转到送了过来热度也刚刚好,正好实用。

    进了门领头宫婢把膳食摆好,却未见那姚美人出来,便吩咐她们三人出门外去等着。月茗廷的主位是玉嫔,闺名原本是谭秋两字,只是这名字不巧与皇后娘娘有所相撞,为了显示出对皇后娘娘的尊称,提起她的时候尽可能的省去最后这个秋字,只是在这深宫内院里,都有自己打的封号谁还会直接称呼本名,即使撞了名字又如何,终究地位在那摆着呢!谁敢乱说。

    沈二锦对玉嫔倒有些印象,记忆中此人眉目如画,是一位极其温柔的女子,她膝下的六皇子楚銘,也就是甄玲珑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现下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记忆中只远远的瞧了他一面,粉雕玉琢的好看的紧。到是玉嫔、生了那样一副温顺的性子,在这后宫里能到今天这样的地位到是不易。

    “怎么回事儿?为何不见小白鱼芥菜羹?”

    一道清声入耳,沈二锦寻声望去,正殿门前站了一位身穿浅红色宫装的婢女,面对着她在询问尚食局女官。

    “小白鱼今日没有给送过来,实在没法子做了,御厨便做了一道红烧鱼送来,凌微姑姑就通融这一次,在娘娘身边儿好好说说,明日小白鱼一送来奴婢便给御厨送过去。”

    唤作凌微的宫侍听闻脸上明显露出了嘲弄的神情,当下便好不客气的点破。

    “不是没有小白鱼,怕是都送去了荣华宫与兴德宫吧!”

    女官听闻嘴角微张,露出了一丝尴尬,本想着说个慌给圆过去,不想这凌微身处后宫却连那小白鱼的去想都一清二楚,可话说回来就是知道又能如何,她们主子还能越过那两宫的主子去,两厢对比之下也只能委屈她了,所以尚食局的人也不好做呀!

    凌微说完见她面露尴尬,便知自己大抵是猜对了,当下冷哼一声转身回了屋子,那女官微微叹气,在这宫里做事儿这样的人见得多了也就不当回事儿了。

    “您别在意,她就是那样的脾气,加之娘娘这两天念叨了几句这菜,她便记住了,每次来都要看看有没有,一连三日下来都没见到这里难免不痛快,您别跟一般置气。”

    这声倒是和善,沈二锦闻言望去,只见一袭碧色宫装站在刚刚凌微的地方,笑盈盈的对着女官说着,那女官闻言赶紧回道:

    “姑娘说的是,只是这两日小白鱼确实有些紧张,就是主子们在爱吃也不能一连好几日的吃吧!明日再来了若是有了剩余,我定会给娘娘送来。”

    “如此便劳您费心了。”

    “是姑娘客气了。”

    碧衣女子亲自送走那女官,回来的时候似乎有所察觉,忽的转头朝沈二锦望来,沈二锦措不及防的跟她对了个正着,此时在低头躲避未免有些失礼,当下便灿然一笑算作回应,然后便见那女子有瞬间的怔楞、随后就有人唤道:

    “若雨,还不赶紧进来。”

    “这就来。”

    沈二锦瞧她回了一声便快步走了回去,若雨、这名字果真如她的性子一般柔和。

    在尚食局打了几天酱油后,总算是迎来了太子大婚,六月的最后一天里,太阳出的早、尚食局里的一众人等早早的便收拾起来,沈二锦与甄玲珑两人负责去小门运输刚刚送过来新鲜活鱼,两人到了专供蔬菜运进来的小门,就见一辆木车早已等在那里,旁边儿席地而坐的是一名身穿黑色粗布的中年汉子,瞧见来了人赶忙起身道:

    “怎么是两位大人,这一大桶活鱼你们恐是搬不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