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谋和
    “沈桃夭、我知道是你,怎么!现下成了尚方司的宫婢任人差遣,对于你来说想必也不陌生了吧?”

    沈二锦站在原地垂着头,没有听懂她这话里的意思,当下便小心回道:

    “回美人的话,奴婢是尚方司的宫人自然要遵从尚方司的调遣,对于奴婢来说确实不算陌生。”

    说完便听一声轻叱、明显轻蔑的口气。

    “说的也是,对于你们这小地方来的秀女,能做一名宫婢已是不易,只是今日你所见之事不许宣扬出去,若是被我知道…………要叫一个无名无份的小宫女在宫里消失,我还是有这个能耐的。”

    说罢瞧着沈二锦的眼神除却不屑还有些狠,话音刚落便听到了回音儿。

    “刚刚生了什么?奴婢一点都没听到。只是、刚刚那么多宫婢在场,就算是有些什么流言蜚语、跟奴婢也是没有关系的,黄美人一向明察秋毫,想必一定不会把这事儿怪罪在我身上的。”

    声音不高却咬字清晰,字字让人听的明白,黄美人听闻有些惊讶、转而继续问道:

    “你这是要把自己择出去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散出去的,这宫里最难操控的、便是人心。”

    “美人不妨想想,奴婢不过是一个刚刚进宫的宫女,无依无靠的怎么敢得罪美人呢?除非嫌自己命长,自找死路。”

    说完半响、没听到回音儿,沈二锦暗叹今日这真是无妄之灾,好端端的送个饭而已,怎么就偏偏送到了她这里,做秀女的时候自己可没得罪过她呀!不至于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找到自己身上啊!要找也得找秦月人与肖曼凝才是。

    黄美人静了许久,沈二锦垂着头自是瞧不见她的表情,最后终得到她开口。

    “还不算太笨,现在给你个机会,来我这做二等宫婢,月俸先不长,若是做的好直接提升为一等宫女,到时月份成倍翻长,这对于你来说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怎么样?还需要考虑吗?”

    机会来的很突然,沈二锦有些措手不及,来黄莺儿身边儿做宫女自然比在尚方司好过千万倍,只是、竟然就这样出了尚方司迈进了昭安门,实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这幸福未免来的太快了一些、不过……她自然很乐意。

    “能伺候美人自是奴婢的福气,只是、现下奴婢在尚食局帮工,不知美人有何种办法能将奴婢调出来。”

    这意思是同意了,黄莺儿就知道这样的好事儿没有人会拒绝。当下又恢复以往惯用的语气。

    “这个你不用过问,我自有办法,只是既然要到我身边儿了做事,就要一心一意为我所用,刚刚的情形想必你也看到了,现下我的处境不大乐观,你们若是想要获得更多人的尊重,就要竭尽所能的为我谋划,若不然、要知道你们的性命可是握在我的手里。”

    沈二锦自然明白,只是黄莺儿现下的处境倒不是不乐观,在她看来实在是很堪忧啊!皇帝对她实行的乃是冲耳不闻的策略,若是没有黄侍郎做后盾,怕是……没几日便要被冷落下去了。

    “美人说的极是,身为美人的宫婢自是要竭尽所能为美人谋划,美人离了我们照样身居高位,而我们失了美人便什么都不是了,这个道理奴婢明白。”

    这些话倒重新刷新了黄莺儿对她的认知,没想到竟是如此通透的一个,看来自己是挑对了。

    “你先回去,好生准备准备,在这期间更不要多生事端。”

    “奴婢知道了,多谢美人提醒。”

    瞧着沈二锦走后,原本糟糕心情的黄莺儿顿时舒坦不少,想她与秦月人同时进宫,又同时受封,却不想她是美人自己则是宝林,要不是欣贵妃在皇上面前说了一句皇侍郎就这么一位独女,自小珍爱之。皇帝这才重新考虑了一翻,念在黄家同秦家地位不相上下,遂又给她加升一级,成了美人,看在黄莺儿眼里,这就是一个不公平待遇的开始,而日后她要做的、就是要得到皇帝的恩宠,让黄家能受到皇恩的庇佑。

    所以黄莺儿现下要做的,就是在皇帝有所动作之前、尽量让皇帝对她的态度有所改观,而这个得要身边儿有两个得力的丫头来谋划才是,就她进宫带的那两人……哼!不提也罢。

    沈二锦回了尚食局便被阮梅叫了去,阮梅已脱去宫装,换了一件月牙色长裙,坐在主位的一张软椅上,在柔和的光线下越显得和蔼可亲。

    “你留在毓秀宫,黄美人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相反的她还说要提携奴婢去她身边做宫婢。”

    沈二锦表现的如此坦率,阮梅有些措手不及了,当下眯了眼有些惊诧的道:

    “她要挑你?除了这个还有没有说别的?”

    沈二锦摇摇头;

    “没有,就说了这个。”

    初时的惊诧过后、阮梅对她还是不相信的,若只说了这几句怎么会耽误这么长时间,谁知道这其中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只是难得她这样坦率,阮梅觉得倒是可以信她一回。

    “这是你的运气,只是一天未离开尚食局,一天就要把事情做好,不得敷衍。”

    “是,奴婢谨记。”

    沈二锦的态度一直恭敬,阮梅也不欲多说,直接仰头要她下去了。想着她的背景还要好好探听一下才好。

    尚食局的用膳时间已经过了,沈二锦便直接回了早已分配好的临时住所,是个房屋矮半截的黄瓦房,与宫内所有房屋建筑一致,只是那高度只有各宫主子宫殿的一半,这、就是主仆区分的存在。

    屋子又是四面摆设的大通铺,除了尚方司所有人,还有尚食局的几名宫女,只要有女人的地方怎么会少了八卦,这不沈二锦刚踏进屋子便见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着,说的似乎是安嫔。

    “安嫔娘娘还真是得宠,这么快便升上了嫔位,现下可还有两宫空着呢!没准明日便住了进去也说不定。”

    “就是,就现在这势头,她一个刚刚上来的美人还敢跟她挣,真真是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