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肝儿颤
    “既然妹妹知道自己是在无端生事还不知悔改,若是传到皇上耳里、至于会有什么后果吗…………?”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瞧着美人脸上的怒容,安嫔却越笑得灿烂。美人果不其然的没有让她失望,柳眉一挑怒意十足,说出的话明显刻意压制了一些。

    “姐姐不必用皇上来压我,若是皇上知道了尚食局竟然如此行事,到时只怕就不是我刻意生事,而是它尚食局存心怠慢宫妃、倒是还要追究它一个失职之罪。”

    美人说的义愤填膺、却有几分道理,这宫里之事还不是看皇上的恩宠,除了身居妃位,它们不敢做的太明显,其余的谁受宠谁的东西便好一些,至于这安嫔、连续两月都会被皇上传召一回,位份嘛!生的自然也快,自宝林直接越过了美人上了嫔位,这份恩宠当时在宫里传得沸沸扬扬,现下作为毓秀宫的主位,肯屈尊降贵的来到一个美人房里,对她已是极大的恩惠了,偏偏这人还不识好歹,那么、安嫔娘娘就只好放大招了。

    “呵呵、妹妹还真是天真,进宫也有些日子了,皇上召见了你几回,恐是一只手数着都嫌多呐!就你这样的份位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时间,还有心思去挣一份老鸭汤。这份心性我是该说你天真烂漫呢?还是……胸大无脑。”

    此言一出地上众人极力珉了双唇,对于两位主子之间的较量、自是没她们说话的份,却都在心底赞了一声安嫔,就因着她这话说的异常解气。

    当着众人的面美人颜面扫地,当即在也管不了什么闺秀的教养,在开口时声音尖细穿透力极强。

    “你骂谁呢?你又有什么可炫耀的,不过是………………”

    不过是被皇上传召了几回,身处后宫谁没个大起大落的,现在得宠将来不定是个什么样。这话她也就想想罢了,因为还未说完便听到一声低沉、粗哑的男子之音。

    “这样热闹,是在干什么?”

    说完轻咳一声,似乎在清理嗓音,下一句果真清晰了许多。

    “黄美人刚刚说不过是什么?”

    语调听着还算温和,可安嫔同黄美人瞬时都变了脸色,赶紧下跪行礼:

    “嫔妾不知皇上驾临,望皇上赎罪。”

    宣和帝已年过中旬,早年痴迷于练武到是练就了一个好身段,瞧着还有些年轻时的风流倜傥,举手投足间散出来的王者之气,用来吸引她们这些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容易不过。

    “起身吧!”

    黄美人听闻这才抬头望去,只见这九五至尊穿了明皇色便袍,头戴紫金冠,正中一颗拇指大小的夜明珠,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的泛着莹润光泽,一双眼睛微眯的望过来难免叫人心生胆怯,产生些萎靡退缩之意,可也不乏自他身上散出来的沉稳迷人之英气。黄美人终究进宫时日上潜,就在她这迟疑间安嫔已经上前一步、到了皇帝跟前儿臻低垂似乎略带娇羞。

    “皇上”

    她这一张口、沈二锦忽的心下一抖,这声音娇中带媚、缓缓的撩入心底,就连她的心肝儿都跟着有些打颤,更何况那拉长的尾音更是凭添了几分娇弱与……委屈,沈二锦微微疑惑、确信刚刚并没有听错,确实有份委屈在里面。

    皇帝听闻嘴角微缓便出声问着:

    “好端端的、、这又是怎么了?”

    说着便上前两步在八仙桌旁坐了,扫了眼满桌未动的佳肴,在看看跪地一屋子宫婢心下已经有了答案。

    安嫔就等着皇上开口询问,就着这话当下便回道:

    “回皇上,这事儿也不能怪黄妹妹,谁知道尚食局给我送了老鸭汤,偏偏给妹妹送的是鸡汤呢!妹妹心下不满也是有理可循。”

    这、、、是在为黄美人开脱?却为何声音里满满都是委屈,黄美人在一旁听的直瞪眼,张口了半响却是一字未出,似乎是……处于极度吃惊状态。

    皇帝瞧了瞧已经拿绣帕擦拭眼角的安嫔,在瞧瞧一双眼睛瞪的如铜铃般的黄美人,虽未言语、可那眼神却表现出了那么一丁点的嫌弃之色,随后便又落到了安嫔身上。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传令下去、日后老鸭汤隔两天便给安嫔送一次,直到吃腻了为止。”

    唐广之就在门外侯着,听闻立时应了一声,沈二锦偷偷的抬眼望去,果不其然瞧见黄美人的脸色更白了。

    “嫔妾谢过皇上,现下时辰已晚,皇上不如去我那里喝点解腻的梅子汤?”

    美人相邀岂有不去之理,皇帝当下便起身率先走了出去,黄美人巴巴的在后边儿望着,眼瞧着他前脚已经迈出了屋子,仓皇之下就听她开口道:

    “皇……上……”

    安嫔跟在皇帝身后,率先回过神来笑盈盈的说道:

    “时候不早,妹妹还是快些用膳才是正事儿。”

    说罢,那身明黄色早已消失在夜色中,黄美人竟觉得有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感霎时笼罩了全身。

    等了一会儿,尚食局带头的宫婢小心翼翼的抬头询问着:

    “娘娘,我们……尚食局还有事情没忙完呢!”

    此音一出立时招来黄美人的怒目相向,那宫婢立时垂了头在不敢言语,如今皇帝都这样不给她脸面了,何苦还来为难她们几个宫婢诶!

    “都下去,你、留下。”

    闻言所有人都抬头望来,只见那玉手笔直的伸像了跪在倒数第二的沈二锦,领头宫婢一瞧是个临时调过来的,连忙低头求情:

    “娘娘若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婢就好,那人是刚刚从尚方司调过来帮忙,不懂规矩。”

    黄美人可顾不得这个,当下烦躁的摆摆手:

    “她留下,赶紧的。”

    这态度和语气完全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领头宫女在不敢说话,恭身退了出去,等剩下几人后她又吩咐道:

    “你们也都下去。”

    “是。”

    如此,这屋里也就是只剩了她们两人,只见黄美人臻微抬、那高傲之气立时显露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