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老鸭汤引起的风波
    “愣着做什么?也不知道春柳封了什么份位?这次咱们得抓紧时间好好疏通一下,若是自此能留下自是最好不过。        ”

    沈二锦闻言有些不解的瞧着她,前段时日她刚刚表示了对皇上的厌恶,现下怎的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留在宫中了。

    “能留下自是最好,但还是要看有没有机会了。”

    说完便见甄玲珑望过来,眼神里带了些鄙夷。

    “若是想要留下来就自然能想的出法子来。倒时候再说,赶紧跟上。”

    沈二锦抬头一瞧两人已经落在了最后,便快走几步赶紧跟了上去。

    尚食局的的活儿确实跟阮梅说的一样紧张,一行人刚进门便给分配了起来。因着太子大婚之日定在了七月初六,现下满打满算也不过半月的功夫,而尚食局也不能过早的准备吃食,六月里的天儿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存下来的,现下她们要做的就是打打下手、帮忙准备一些食材,在者就是传膳,原有的宫婢全都被老御厨叫了去共同研究新的吃食,好在太子大婚当日能给尚食局长脸。至此沈二锦领到的第一份差事便是送晚膳。

    阮梅派了她与三人去毓秀宫,对于毓秀宫的印象沈二锦一直很模糊,八年前那里似乎住着一位不得宠的美人,人人都道皇上厌恶她之及,没几日变会被打入冷宫,只是结果如何她却来不及瞧了。当下现实中道路与记忆中模糊的印象相重合,沈二锦竟觉得恍如一梦,似乎自己…………从未离开过。因着心绪复杂,拎着食盒的手也不知用了多少力道,骨节分明、已是泛了白。

    毓秀宫并不大,除了正殿稍大一些,两边儿的侧殿都是按着大钊的规矩短了九尺的距离,象征着身份的尊贵和不可逾越。沈二锦跟着进了右侧殿,进了门便垂了头不敢张望,有宫婢上前自她食盒里端出菜肴摆在八仙桌上,少倾、便听有人轻唤一声:

    “美人到了,膳食可都摆好?”

    “已经摆好,可以用膳了。”

    不知谁回了一句,就听之前问话的宫婢轻舒口气、立时便传来一声娇语:

    “今日都有些什么?刚刚听着安嫔那里有道老鸭汤,算起来我也有阵子没吃了,今日正好有了胃口。”

    沈二锦只觉这声音耳熟的紧,却没听到身前有人轻轻抽泣一声,然后便听那美人的声音不弱刚才的娇弱,明显的尖利起来。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安嫔那里有老鸭汤而我这里却是鸡汤,尚食局可真是会做事!”

    一句话说完负责摆饭的宫婢立时跪了下去,低声回道:

    “美人恕罪,许是尚食局一时疏忽,若是美人想喝老鸭汤,奴婢明日一定带来给您。”

    “明日?哼!本宫今日便要,赶紧吩咐下去一刻钟后它必须出现在我面前。”

    那宫婢现下已经出了一脑门的汗,这叫她如何去说,先不说做汤的师傅还在不在、就是那老鸭汤也要足足熬上两个时辰啊!现下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叫她如何能给做出来。

    “回美人,老鸭汤做法复杂,恐怕、恐怕还要等上两个时辰。”

    美人一听柳眉一竖,高声呵斥道:

    “两个时辰?还让不让我用膳了,我看你们就是成心的,进宫这些时日以来、你们哪个不是紧着那边儿送过去,现下竟连着一道汤也分的这样明白,摆明了就是欺负我呐!把你们管事的给我叫来,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三头六臂,竟然敢这样糊弄主子。”

    那宫婢瞧着美人当真动了气,立时跪趴在了地上,其余人见状也赶紧跟着跪了下来,那美人眉眼轻抬只觉其中一个甚是眼熟,当下便出声唤道:

    “最后那个,抬起头来。”

    沈二锦静了半响,大致已经猜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即是被点了名,当下便大大方方地位抬了头。

    “奴婢见过美人。”

    待美人瞧清楚了,瞬时便了然的点点头。

    “果然是你,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倒是说说看,今日的老鸭汤都送去了哪个宫里?谁有份、谁没有,一个一个的都给我说仔细了。”

    闻言沈二锦心下立时便长叹一声,自己又不是尚食局的管事儿,哪里知道的这样清楚。

    “回美人,奴婢是今日刚刚进的尚食局,把对于这些并不了解,还望美人恕罪。”

    声音放的很轻,在加上垂着头给人一种弱势的感觉,可美人听了、心底却越的火大起来。

    “你不知道?那就给我去找一个知道的多的,索性这些时日我受的气就一次性的讨回来。”

    此话说完,地上一干人等全都不动,领头的是上菜的那名宫婢,现下她跪在地上不动自然没人敢出声,美人一瞧,只觉心底那火气立时就要窜出来,正要开口就听一道声音如夏日里的骄阳瞬间倾撒进来、这是要坏菜呀!

    “好端端的妹妹这是什么脾气?小心气大伤身呐!”

    来人身穿浅色宫装,头戴同色莲花钗、末端斜插一支金步揺,随着她的步子颤微微的晃着,一双迷人的眸子尾端挑了一层淡淡的粉红,立时添了一股媚色在里面。

    美人斜眼瞧了瞧她,继而才正脸相迎,只是、那笑容是掩不住的敷衍。

    “这么晚了,安嫔姐姐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儿吗?”

    有什么事儿?安嫔瞧了眼跪了一屋子的众人轻嗤一声。

    “妹妹也知道晚了啊!那这又是在闹什么?妹妹刚进宫,可不要做出什么有违人心的事情来。”

    这话说的隐晦,明着是在提点她、可这话听在耳里却有股暗讽的味道,当下便挑起了美人的斗志,声音立时便提高了八度。

    “妹妹不过是在挣自己应得的,姐姐说这话是在指责我无端生事、背离人心了?”

    许是瞧她动了怒,安嫔一改之前的态度转而笑盈盈的出声:

    “怎么会是指责你呢?不过是瞧着这晚膳时间儿妹妹屋里异常热闹,便过来瞧瞧,只是、”

    说到这儿话风一转,那眸子转而成了戏虐,后半句成功的让后者的怒气又升腾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