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要分开
    闻言沈二锦心下感叹,果真是官家女子张口便与寻长人家不同,当真是有文化的啊!甄玲珑这话说完就听春柳啊了一声,两人寻声望去只见沈清正紧张的给她道歉呢!

    “对不起,弄疼你了吧!我看看有没有伤着。  ”

    沈清神色紧张,倒是可以让人理解,春柳可是将来的贵人了,现下谁也得罪不得,春柳见状并不在意反而拉起她的手,双眸认真的盯着她诚恳的道:

    “羽蓁,这次进宫我没想到能得到皇上的垂怜,想着没几就要进后宫了,身边儿却没有一个信的过的人来帮衬着,每每想到这我这心里都慌的紧。”

    说到这里沈清心下忽的紧张起来,又隐隐的带着些许的期盼,总觉得下一刻她要说的似乎与自己心下所想正好相呼应,果不其然春柳下一句便脱口而出。

    “羽蓁,既然你没有中选,那以后就是宫婢了,既然是宫婢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到不如陪在我身边儿,不管将来如何只要有我在就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你的意思呢?”

    沈二锦瞧着她一脸惊诧的样子,自己却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讶异,反倒是甄玲珑瞧不下去了,到了她跟前眼角示意她出门,两人便出了屋子,把空间都留给她们算了。出得屋来甄玲珑笑嘻嘻的望她半响,随后才道:

    “你与乔羽蓁是旧识吧!怎么样,现下瞧着她有了个好去处,心里有没有羡慕啊!”

    瞧她笑成这样,沈二锦倒不觉的此事有什么可乐呵的,当下便回道:

    “羡慕到没有,只是替她高兴,本就是宫婢她能入了后宫比起在这尚方司来说,到底是好很多的。”

    瞧她说的还挺认真,甄玲珑当下便失了兴致,本想闲来无事挑挑她们之间的关系,没成想两人之间竟是纯友谊。

    “你们两个,以后就是尚方司的宫婢了,还不去找余嬷嬷当差。”

    两人这说着突然冒出身穿碧色宫衣的女子,说话的语气甚是不好,两人也不在多说当下便直奔后院三位嬷嬷的住处。沈二锦原本的打算是既然成不了宫妃,作为宫婢好歹也能进到二道门以内吧!这样也好谋事不是,只是这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而在她这即无银钱又无人脉的、变成了百分之百了,看来所有事情又得重新来过了。

    本想着赶紧去余嬷嬷那里领差,却不想进了院子便听到高声训斥声,声音尖细更突显的高昂起来,单凭声音便能判断出此人正在极度愤怒之中。

    “现下你已经是尚方司的宫女了,你还当你是昨天的采女呢?这宫里的地位瞬间万变,别说昨个你还是采女就算是贵妃,指不定今日你会变成什么?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做好了对应你身份的事情便没人在找你麻烦,今日我是看在你刚进宫的份上与你说了这么多,日后若是在犯错可不像今日这样简单了事,现下跪到晚膳时候在起身。”

    说完芳嬷嬷那芝麻绿豆般的一双小眼瞧了过来,两人赶紧低头行礼,在这尚方司她是老大得罪谁也不能惹了她,等在抬头的时候早已不见了人影,只有一身穿碧色宫衣的女子背对着她们身子挺直的跪在那里,只是、那背影似乎有些眼熟。不待沈二锦弄明白便被甄玲珑拽着去找了余嬷嬷。

    余嬷嬷还如之前所见一样和善,笑眯眯的望着两人瞧了一会儿这才说了自己的观察心得。

    “你们两个可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了,只是这后宫之中欣贵妃宠冠六宫,何止一个美字了得,现如今虽然已为人母可那风韵却更胜从前。皇后娘娘虽没有她的那份娇媚可胜在气质出众,那一身的威仪不是任谁都能有的,看惯了后宫佳丽三千,你们两人的美也就不算什么了,被刷下来也算是正常。”

    余嬷嬷自顾自的说了这许多,两人只是垂了头安静的听着,这余嬷嬷到底是个什么性子沈二锦还不了解,所以现下要做的就是安静、听话就好,到此悄悄的撇了眼甄玲珑,瞧她也是目不斜视,想来与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

    “你们以后跟在我身边儿,倒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去做,平日里就去伙房帮帮忙,一切事物都听童朔安排就好,记住三多一少,既,多听、多看、多做,少说。明白吗?”

    “明白。”

    听到两人回了音儿,余嬷嬷又细细打量了一会,刚刚还不察,现下细细看来她们的姿色到是还在秦月人之上,将来的前程必是不可限量的,余嬷嬷在宫里几十载,若说没有个过人的眼力,那便在宫里白呆这许多年了,想通了这个当下便越的和颜悦色起来。

    “好了,我这里没什么要说的了,你们去做事吧!”

    “是。”

    两人再次行礼,等出了那屋子才直起腰身,左右晃动了几下活动活动微酸的腰身,便准备前往伙房去领份差事来做,快出院子的时候眼睛又扫到了依旧纹丝不动的背影,沈二锦立时便认出来了,怪不得瞧着眼熟那人不是肖曼凝又是谁!

    既然成了宫婢,原先那屋子便再不能住了,两人被分在了宫婢住的大通铺里,干完活两人便去收拾东西,春柳与沈清站在一旁默默的瞧着她们包好小包袱,心下竟莫名的沉重起来。

    “桃夭,我舍不得你走。”

    说完便上前拉了她手,眼圈红红的快要哭出来似的,沈二锦瞧着她这样子一双杏眼当下便笑弯了。

    “这是怎的了,你可是要做主子的人了,动不动的就红了眼眶让人瞧见了可不好。”

    春柳见她竟然还笑的出来,心下就更不是滋味了,自从进宫以来她对自己的照顾是最多的,如果可以自己还是想要带着她一起走的,可她一个新人完全无半点根基,要走一个乔羽蓁已经算是极限了,若是在带走一个芳嬷嬷指不定会怎么找她麻烦呢!知道什么都做不了,可心下却越的觉得对不起她,只得用道歉来让自己心底舒服一些。

    “对不起,以后若是得了机会我一定把你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