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入选
    这话说的模凌两可,沈二锦对于选秀的流程倒是不大清楚,所以在她说的时候敏感的抓住了一点,那就是她说的全身检查一遍,到底是怎么个检查法,还真是有待研究啊!不过瞧着两人如同熟透了的虾子般的脸颊,多少也猜到了个大概,只是有些不能确认、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做还真不是一般的严格。    相较于沈二锦的严谨,沈清倒是直接许多,当下便有些不可置信的张口问着:

    “不能有志?那这得检查的多仔细,你们身上的志她们如何瞧的见,莫不是…………莫不是要脱衣服吧?”

    语气虽然是不可置信,可出口的话毕竟是说在了重点上,就见甄玲珑无力的张了张嘴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这话她还真有些说不出口。而事实证明她不必开口承认就她那表情两人便猜了出来,沈清忽的松了口气,一上午自己还因着不能进宫选秀而心塞,谁想到这其中竟还有这样一说,到真是叫她开了眼界,幸亏她没入选,要不然这样的事情她岂不是也要经历一回,日后可如何在见这些一同进宫选秀的姐妹,再见面面上无论表现的在无所谓,想必心底多少还是尴尬的。

    甄玲珑说完见她们在没出声,便知道她们已经知晓,当下便也不在说这个,既然已经生了,自己也没入选倒也不用在纠结这个了,反正在经过那事儿的也不是只有自己一个,要不自在那就大家一起不自在好了。想通这个脸上的红晕立时便消退下去了,用力的咳了两声,似乎是在清除心底的尴尬。

    “春柳果不其然的入了选虽然皇上还没有晋封,只是她的身份低,若是给个宝林份位也算不得低了。”

    听到提了自己,春柳在没不好意思一个翻身坐起,望着甄玲珑便是一阵询问。

    “你怎么知道会是宝林?那你说说我有可能会是美人吗?”

    瞧着她那希冀的小眼神,甄玲珑实在不想来打击她,只是现下就是这么个情况,黄莺儿那么好的背景能获封个美人就不错了,至于秦月人这还要看皇帝的欣赏水平了。见她不在说话春柳原本抱着的一丁点幻想瞬间化为乌有。

    其实到了最后一次选秀,就在没了悬念只要是之前唐广之着意看过的便都能入选,其余的只要是官家女就有面圣的机会,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地方县令。而最后的参选也不是很简单,在这之前会有经验丰富的嬷嬷专门在一间弥密不透风的屋子里验看每一位即将进宫的女子,严厉之程度就如甄玲珑所说,就连身上的一颗志都会被刷下去,既然是皇上倒是女人,将来的荣华富贵是享之不尽的所以在这样的选择便严苛了许多,当然也有例外,要的便是唐广之面圣之前凡是他看过的就是在不符合选秀之条件,嬷嬷们也会让其顺利通过,在她们看来这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所以唐广之此行还是非常有意义的。其次便是银子、古往今来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例子比比皆是,似乎已经行成了一个亘古不变的定律。

    可虽是这样,初次进宫面对如此严苛的筛选,这些大家闺秀难免会心生异样,转念在想想只要通过这次考核,就能面见皇上了也就把心下的别扭与羞涩全都咽了下去。经过这一轮能被皇上选中自是在好不过,可事情哪里会一帆风顺,有人高兴了自然会有人忧愁,而这个忧愁之人除了甄玲珑就属肖曼凝最甚。

    肖曼凝本是跟着秦月人一组,秦月人长的虽不是一等一的美人,可胜在自小便被秦家培养出了一身贵气,原本肖曼凝对自己的容貌还是相当自信的,若是皇上选了秦月人怎么着也得挑个面相好的,才好让后宫看起来和谐一些吧!所以在几位嬷嬷那里为了肩头的一颗志没少往几位嬷嬷手里塞银子,经过这一轮她自家里带的细软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本是自信心爆棚,觉得皇上必定会选上自己,没成想到了御前却是连皇上的面都没见到,进宫面见皇上本是六人一组,进殿供皇上与皇后挑选,可肖曼凝与秦月人偏偏分到了最后一批,最后一批就最后一批吧!谁知这肖曼凝竟然成了最后一个,恰巧前一组一人因着要面见皇上过于紧张直接晕了过去,唐广之一瞧直接摇头叹息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这个空缺便自然由秦月人顶了上去,如此剩下的这最后一组全然没了官家小姐,都是如同肖曼凝一样来自小地方的官商,皇后娘娘一瞧皇上完全没了兴致,便下令结束了此次选秀,所以肖曼凝现下的怒气可想而知了,等她怀着满腔怒气冲回来的时候屋子里已是人去楼空,黄莺儿与秦月人一朝中选直接被家人接回府去,就等着宫里定下进宫的日子后在盛装送进去,这也是离家近的好处,瞧着空荡荡的屋子和所剩无几的钱袋,肖曼凝就差要碎一口银牙了。

    既然已经选定芳,剩下的人选便由芳嬷嬷自行分配,出了各司需要的人手外分配出去后沈二锦几人倒是没沾上边儿,六司之中只有尚方司与司仗司处在了二道门以外,虽然管的松懈一些,可活计重,又没了见到圣颜的机会,所以只要是能疏通关系的便都费劲了浑身解数,都要挤进那二道门去,不为别的、只为某一天能与皇帝来一场终身难忘的邂逅。

    “这种想法总是要有的,保不其哪天就能实现了呢!”

    此时沈二锦坐在八仙桌旁的绣敦上,瞧着沈清给春柳梳妆打扮,嘴里回的却是甄玲珑的话。甄玲珑闻言弩弩嘴不能说她这话没有道理,可总觉得听着哪里有些不舒服。

    “古有这样诗一醉酣直入卿士家,闺闱不得偷回避,良人顾妾心死别,小女呼爷血垂泪,十中有一得更衣,永配深宫作宫婢。这诗可是道尽了这其中的辛酸,将来就是进得后宫又怎样,若是没有艳压群芳的本事,皇上没了兴致照样不是要孤独终老,一生的容颜便埋在了这红墙万丈里,何其悲哀。”诗句出自唐代诗人元稹的上阳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