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规矩
    沈清闻言心下有些五味陈杂,现下她这想要进宫的进不去、她那有资格进宫的却偏偏又不想做宫妃,真是造化弄人啊!

    巳时未到,便有宫女来找人等她念完名字后她们四人果真只有甄玲珑与春柳入选,送走满面含羞的春柳后,沈清无奈的叹口气、难免要感慨一番。

    “虽说是官商,空有了进宫的名头却不得见圣颜,这一辈子莫非就要这样庸庸碌碌的过去不成?”

    瞧着她这样感叹、沈二锦转身到了她身旁两人相视而坐。

    “这个却是最大的理由,可是也不全是,就拿春柳来说,她家里又何尝有官职在身,不也是翼城的官商吗?可幸运的是皇上瞧上了,那便没有了门第之分。现下咱们虽说是宫婢可将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在这深宫里今日还是伺候人的奴才没准明日揺身一变,成了主子,这样的例子生的太多了。”

    沈二锦原本是瞧她心绪低落,便说了这些给她点希望,毕竟将来若是有机会没准还能搏上一搏,宫妃对于她这样心气儿高的人来说毕竟是能成为人上人的最佳选择,话说到这里将来能不能上位还是要看她的能力了。

    果不其然、沈清闻言原本黯淡的双眼立时有了亮光,瞧着她的神情隐隐的都有些激动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

    沈二锦见她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毕竟是自己给她挑起的希望,当下也不好在说什么!遂点点头笑眯眯的回道:

    “自然是真的,只是还要有机遇罢了。”

    先就是要进入二道门之内,能时不时的见皇上一面才好谋划别的事情。沈清闻言当下便在不言语,反而认真的想着别的事情从而忽略了身旁的沈二锦,沈二锦也不在意,既然家里有个放不下的皓儿,那她好不容易进得宫,若是不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来,还真有些不甘心,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沈清的路她不想掺和也不能去掺和,毕竟她自身就是个大麻烦,一旦事情暴露身边之人定会跟着受连累,为了皓儿她与沈清两人必须是两条平行线,避免交叉太密,到此沈二锦难免会想起沈家人来,望春也不知道学武了没有,强身健体自是好的,也能保护沈母与芸姐两人,自是相当有益处的。

    大概过了午时甄玲珑独自回来了,进了屋先让人关注是她那一张红中带青的脸,在加上满脸大的不自然,不禁掉足了沈二锦与沈清两人的胃口,无奈她一进门便躺在床上捂着头,完全对两人的话充耳不闻,到叫两人没了法子,大眼瞪小眼瞧了半响就等着春柳回来告诉她们到底生了什么?虽是不知道可沈二锦自认为也猜出了个大概,怕是甄玲珑被皇上给选中了吧!所以才这厢的不情愿。

    又过了一个时辰春柳缓缓的进了屋,走路的姿势完全可以用莲步轻移来形容,只是进了屋先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张大红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简直比甄玲珑还要厉害。进了屋眉眼微抬撇了还在做鸵鸟的甄玲珑一眼,便在也不乱瞟,坐在了自己床上简直就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沈二锦一双杏眼用力的眨了又眨,简直不敢轻信自己的眼睛,这到底生了什么?甄玲珑可以说是见多识广了,竟然都会露出那样一副神情,可这春柳向来大大咧咧的,不知害羞为何物,怎的现下也是这样一副神情,到真是奇了,莫不是皇上本尊太过于英明神武、以至于两人一见便被勾了情,失了心???若真是这样,沈二锦绝对会毫不留情的狂吐一地。

    沈清瞧着一个二个的都是这样子,当下在也按耐不住好奇心便上前推了推春柳好奇的问道:

    “这是怎么了?怎么样,皇上有没有说什么?还是直接册封了?”

    说完便满含希冀的盯着她瞧,春柳虽然一直未敢抬头却能感受到如烈火般炽热的眸子,离得这样近,身上顿时冒出一层汗意来,头便垂的更低了。

    一瞧这样沈清便明白了个大概,这完全就是一副见完了心上人的表现,这皇上不亏是九五至尊,只肖一面,竟然能把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迷的神魂颠倒、到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心下却越的好奇起皇上本尊来。

    春柳沉吟半响,好不容易把那羞涩之情掩藏好后这才出声回道:

    “过几日才能册封,现下只是被留用了。只是…………没想到…………”

    声如蚊鸣,就连紧挨着她的沈清都只听到了她的声音却不知她在说什么!更别说离得远一些的沈二锦了。沈清当下便又挨近了几分,问道:

    “你说什么?声音大点,我可什么都听不到。”

    这话说完听着到有些着急,春柳闻言终于抬头瞧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不跟你说了。”

    说罢便转过身在不理会两人,别说沈清是个什么表情,就连离的远些的沈二锦都相当惊鄂,瞧瞧、瞧瞧,这皇宫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竟然连一项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一好丫头,都能害羞到这种田地,还真是有史以来的头一遭,当下两人互看一眼都知道在问不出些什么了,便想着先缓上一缓,晚些时间在问也不迟,先让这姑娘沉淀沉淀心情在说。

    谁知两人这才压下的好奇心,那边儿自从回来便做鸵鸟的甄玲珑忽然直起身,盯着两人看了良久最后长舒口气,这才开口道:

    “告诉你们也无妨,只是我还从未见过如此要求的。”

    不待两人有所反应便见春柳忽的趴在床上,一头扎入了锦被跟起初的甄玲珑是何其的相似,离她最近的沈清完全没有防备就被她给拱到一边儿去了。这下子两人都有些吃惊、这到底是怎的了?让她有如此之大的反应。

    甄玲珑也不瞧她们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今日凡是要进宫面圣的人进了二道门后,都要有宫里的几位老嬷嬷全身上下都检查一遍儿,其中,又志的不要、身体比例不协调的不要,就连身段不好的都会被淘汰,肖曼凝就是个例子,具体她哪里不合格我就不知道了。选秀而已,瞧着合适就过不合适就直接打回去就好,谁知她们竟然还能想出这样一个法子,简直就没把我们当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