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十章 准备
    明显应承的话语,听到童朔耳里不见得有用,却多少也能挽回一些刚刚自己在他心底产生的反面影响,不想自己这说完瞧着童朔并没有反应,当下便思索着要说些什么才好,岂料他便开了口。

    “你是采女,来我这里做什么?别指望我能给你行礼,你个秀才的女儿估计是没了面圣的机会,所以、明天过后不是留在尚方司就是去别的地方,怎么说咱俩也是平级了。”

    所以呢!你也就别指望我能给你行礼了,这话里之音沈二锦何尝听不出来,当下便笑的越的和善。

    “公公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不敢让您给我行礼,将来我还要仰仗着公公多提携一下呢!不瞒公公,今日我特意来找您是有一事相求。”

    童朔闻言当下便抬头望去,见那双大眼弯成了一双小月牙,心下一时觉的有些熟悉,自然的而然的便点了头。沈二锦一瞧他竟如此好说话,即刻便乘胜追击的问了出来。

    “十多年前有一位来自翼城的采女,名唤沈四仙,不知现在咱们这里可还有她的记录。”

    十几年前的事儿了,童朔一听便直摇头,十几年前自己还不知道在哪猫着呢!有没有记录,这可不知道。

    “那么远的事情了,谁还会记得,我接管这里不过三四年的光景,十年前的事情自然不会知晓。不过这位沈四仙跟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姑姑,早年离了家到现在音讯全无,就是不在这世上了也好歹让我们知道一下,所以这个还要劳烦公公了,若是日后有了她的消息请一定要只会我一声,只是想要知道她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桃夭在此先谢过公公了。”

    即是自己的姑姑,可字里行间却又完全没有亲人之间该有的关怀之情,童朔听闻有些不解的问道:

    “既然是你姑姑,那就应该多关心她才对呀!怎么瞧着你似乎对她没有感情似的。”

    沈二锦闻言展颜一笑,对于他的质问到不大在乎。

    “不瞒公公说,我这位姑姑自打我出生起便没见过,现下不过是听我父亲提及过一些罢了,现下她本人就算是真的站在我面前我也一定认不出来,所以我们之间除了至亲的血缘关系、我对她倒也没了该有的感情,毕竟是从未见过的一个人跟陌生人又有什么区别。”

    说完童朔瞬时瞪大一双眸子好奇的看了她良久,似乎有些不解,竟然有人会这样说自己的亲人,以往来求他办事的人要任务就是先夸赞自己一通,什么重亲情、友情的是必说之一,只是眼前之人如此坦荡荡的倒是遇到的头一个,不过她说的又何尝不是实话,对于一个从未见过的人何来感情一说,对于她这难得的诚实,童朔也倒是欣赏的很,当下便答应道:

    “我会给你留意着,若是找到这个人一定会告诉你。不过即是十年前入的宫,不知辗转了几个地方了这名字没准早就不是自己的了,所以要找起来就更加困难了,我虽然答应了要帮忙去找,可你也不要报太大的希望才是。”

    不管如何,既然答应了帮忙总比自自己一人之力来的要好一些,沈二锦当下便用力的点点头。

    “只要您答应了,之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

    或许是瞧着她笑的开心、童朔瞧了她两眼后有些欲言又止,不过最后实在是忍不住还是开口道:

    “你叫桃夭,这个名字有些不大好,若是要在宫里长久的呆下去,还是改个名字的好。”

    沈二锦微微怔楞,没想到他会说这个,片刻过后才反应过来痛快的答道:

    “我也觉得不大好,多谢公公提醒。”

    听闻她答应的痛快,童朔心下也痛快,就在未出声。

    这没事儿可干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这日过后第二日便到了规定的选秀之日,一早上各屋采女便折腾起来,皆是把自己的压箱底都翻了出来,甄玲珑的穿着到和往日没什么不同,可春柳在她的催促下盛装打扮了起来,挑了一件薄荷色长裙,简单大方重点是这颜色在这炎炎夏日让人瞧着便清爽起来,沈二锦亲自给她梳了头,为了与她的装束相呼应,便简单的绾了个飞仙鬓、那一头如丝绸般的长柔顺的披散在身后,又在鬓上插了两支碧玉簪。左右看看甚觉满意。

    “果真是个美人胚子,往日倒是还没瞧出来,今日费心一装扮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甄玲珑对选秀也没抱多大心思,所以现下是最闲的,见春柳收拾妥当便晃悠过来瞧瞧立时便出声赞叹一番,这一下到让往日里大大咧咧的春柳瞬间不好意思起来,两腮还浮上了点点红晕,把自身的娇俏挥到了极致。

    “对,就是这样,等到了皇上面前他若是开口问些什么!你一定要是这种表情,娇俏中带着一股女儿家的羞涩,任凭哪个男人瞧了能不动心的。”

    甄玲珑说话向来没什么遮掩,羞的春柳一张俏脸立时如同煮熟了的虾子一样,低低的垂了头恨不得眼前出现一道细缝容她钻进去才好。沈二锦瞧她这样子转头瞪了始作俑者,可自个儿却跟着笑了出来。

    “不要不好意思,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话说春柳,咱们这屋可都指望着你了,你若是选上了以后在宫里我们也不是随便就能让人欺负了去的,以后啊!你就是我们的靠山了。”

    “别说的这样早,你肯定是能参选的,若是你同春柳两人都能留下,将来定要多多提携我跟清……乔羽蓁才好。”

    沈二锦现下心情不错,张口便要喊声清姐,好在虽然慢半拍却还是及时纠正了过来,,原本在一旁安安静静坐着的沈清听闻忽的松了口气,这样的欺君之罪是万万不能有所差池的。

    “这个没问题,只是呢!你们就不要把希望放在我身上了。我呢?是肯定没戏了。”

    说完还瞧了瞧两人,只是这口气似乎太随意了些完全把这选秀不当回事儿了。即是不重视却又在名单之列,不进宫就是公然违抗圣旨,可进来了又不想做宫妃那就只能做个宫女,任人差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