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是谁呀?
    “这个青梅竹马是谁呀!”

    没想到她说的如此坦率,可沈二锦一问,她却又支支吾吾的有转移话题之嫌。

    “没什么?你可听说过六皇子楚銘?”

    “倒是有人提过。”

    话说那皇子男生女相,所有见过他的人无不与之倾到、话说这位皇子不喜美人、话说这位皇子身边儿有一位倾国倾城的小太监,这话还说…………有一小太监就足以,至于怎么个足以的法子沈二锦还没弄明白呢!

    “他可没外人想来那么龌龊,在所有皇子之中他是我见过的最有责任的一位,外界的传言无非是瞧着他长的俊俏,心生嫉妒罢了。”

    说的这样清楚,沈二锦若是在猜不到一些东西还真是笨到极限了,她那个青梅竹马八成就是这位男生女相的六皇子,既然都已经生了一副女人相貌,但愿那性子可别在像了女人。甄玲珑说了一会转而便改了别的话语。

    “没几日咱们在尚方司的日子也就结束了,你的身份大概是到不了御前了,你有什么打算?”

    甄玲珑这话倒是问到了根儿上,沈二锦早就知道去御前没了指望,所以、现下她要谋划的就是该如何进了那二道门。

    “选秀是没了指望,现下我希望的就是能够进了二道门,既然是做宫女也要做一位贵人宫里的宫婢才好。”

    能有这个心思是无可厚非的,凡是有点想法的女子若是不报这份心思,那只能说在宫外定有一位私定终身的男子,凡是进了宫的女子就算是没有成为宫妃的条件,但是在宫妃身边儿伺候着,那面见圣上的机会自然会大大增加,将来若是一朝被皇上瞧上、岂不是前途无量。甄玲珑了解她的心思,可自己的想法则不以为然。

    “就算是能见到皇上又能怎么样?后宫之中什么样的美人没有,燕环肥瘦个个都是人间极品,况且皇上现年都四十有六了,跟我父亲的年纪不相上下了,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有什么好?偏偏这些人还要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大好的年华就这样埋进了深宫大院,一辈子都别想在出来了。”

    沈二锦心下讶异,到没想到这样的一番话竟然出自她这样一位自小长在京城里的官家闺秀嘴里,到这里算是重新刷新了沈二锦对她的了解。

    “自然是为了这个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只要能站在他身边便有了无数的荣宠,谁不乐意呢?”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要说是妃位就算是个美人或是宝林,只要在那山高皇帝远的穷乡僻壤的地界儿,有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穷亲戚,都敢借着她的名号去胡作非为,所以、能成功晋升还是很有必要的。可甄玲珑却不认同她的话,当下还哼了一声,以抒她的不满之意。

    “哼、虽然你说的有那么些道理,可我要说了想要获得更大的荣宠难道只有皇上这一条路可走吗?皇上之下还有太子、太子还有兄弟,几位王爷的权势可都不小的,重点是都比皇上年轻,与咱们也算是年纪相当,这样的选择岂不是更好。”

    此话刚落沈二锦便不由的跟着笑出了声,王爷终归是王爷、他们的权势跟圣上根本是没法相提并论的,又怎么能得到皇上的恩赐。说到底终究是不一样。

    “你想的倒是通透,不过也要她们有同你一样的想法才行,要不然就是撞破了脑袋也是要挤进那后宫的。”

    这点说的倒不假,不管怎样任你想的在清楚终究改不了别人的思想,能做的只能是让自己置身事外罢了。

    两人这次说话倒是很走心,一下子两人的关系便拉近了不少。

    接下来的几日也没有在学过什么规矩,每天自己想什么时候起床便什么时候起床,想干什么便干什么!总之呢也不会有人来管你,也用不着在干什么活计,只是、待选的采女似乎都忙了起来,见天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就连身上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往娇俏里穿,偶尔冒出一个穿着素雅的在这一堆的莺莺燕燕中算是出挑的了,可正因为这样到了第二日保准会有一半的人会脱下那华丽衣衫,霎时变成一朵涉世未深的百莲花来。

    正是这几天所有人都忙着,肖曼凝到没了时间再来这里找她们的麻烦、甄玲珑说了要她们好好享受一下这段时间,因为若是成不了宫妃这几日便是入宫以后过的最为舒服的几日了,沈二锦了解她的意思,反正自己也没有进宫面圣的机会,自然也用不着像别人一样一天到晚倒是打扮自个儿,时不时的在出去散散银钱、再者,自己那点银子怕是采女里边儿最穷的吧!

    这日一早春柳便兴致勃勃的拉着沈清在铜镜前

    打扮起来,说是要好好的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妆容,明日在皇上面前才能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沈二锦明白她的意思,横竖是最后一天了,趁着这点时间倒不如去找童朔打听打听沈四仙的事情,毕竟进宫前曾经答应了桃夭,要帮她找她姑姑的。

    谁知到伙房转了一圈后并没瞧见他的影子,一打听才知道他竟然又在书香院就是存放宫婢资料的那个四合院,由于上次沈二锦在那里帮过忙,所以现下过去倒也是熟门熟路的很。进了院子一眼便瞧见了坐在门口喝茶的某人,那神情倒真是享受。

    “找了一圈没想到公公在这里喝茶。”

    几次的相处下来,童朔为人和善与宫里的其他人并不相同,至少现下从未露出过嫌弃人的表情,说话也不是那种趾高气扬的口气,所以到此给沈二锦留下的印象倒也挺不错的。

    童朔本就是偷会闲的功夫,乍听到她的声音立时转头望去,一瞧是她刚刚紧张起来的心情立时又放松下来,待她到了跟前难免要出声斥责几句。

    “你来干什么?来就来呗!非要老远的说那么一句话是来吓唬谁的?那也要吓的住才行。”

    说完还不忘啧啧嘴,似乎很不屑,沈二锦听闻便知道他刚刚定是受到了惊吓,自己这次是来求人的没成想到给把人吓住了,当下便笑弯了一双杏眼回道:

    “谁敢吓您呐!再说了您这样的身份就是在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您不敬啊!”

    每晚八点准时更新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o努力码字的清潭落笔y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