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碧凝
    余嬷嬷说的谦逊、况且又是所遇到的嬷嬷之中最和善的一位,所以当下也就没人在议论,暂且先听一听她要说什么?

    “在御前伺候要的就是要有非常人所有的眼力,这个想必每位采女都有自己的判断,那就揭过不提。    这第二嘛?就是规矩……………………”

    说完瞧着众位采女神情还算认真,心下也还算满意便把自己知道的娓娓道来,说到最后还不忘给她们举了个例子。

    “早前有一位将军那可是立了赫赫战功的,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此会平步青云的时候、不想,突生变故为救他人自己而英勇就义,那将军即无叔伯又无兄弟唯独有一位妹妹,这位妹妹的夫家那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家儿,便将他的两个孩子接了去亲自扶养,可让人想不到的是那两个孩子的其中一位竟然和主家的嫡子日久生情、珠胎暗结。”

    原本所有人都侥有兴味的听着,当听到这里的时候都不禁唏嘘起来,这种事情不就是…………

    “无媒苟合,这女子也还真是大胆。”

    声音刚落便有不少人附和、黄莺儿见此柳眉轻挑笑吟吟的继续道:

    “嬷嬷倒是与我们说说、这姑娘最后是个什么下场?”

    “还能有什么下场、这种女子自小便是缺乏管教的,竟然对收养自己的主家起了非分之想,活在世上也就是给家人蒙羞吧!”

    余嬷嬷闻言展颜一笑、放眼瞧着眼前众人脸上或多或少的都是看热闹的情形,到此也就没了下文。

    “不管将来如何、规矩不能费,各位采女所要做到的先要保住自家颜面,其次、要让家人已自己为荣。”

    这话说的在理、每个在场之人心下莫不都抱着一颗飞上枝头的心思,将来若真的成了妃位对于自己、对于母家那都是无上的荣耀。春柳听闻倒也没多大感处、倒是对余嬷嬷只说了一半的话异常感兴趣啊,那后果到底是个什么?想到这瞧瞧身旁的沈二锦双眼无神、怔怔的盯着双手当下便唤道:

    “桃夭、桃夭。”

    两声之后见她无反应便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袖,沈二锦忽的反应过来瞧着她的神情还有些恍惚。

    “怎么了?你说什么?”

    春柳无奈的叹口气,这样的情况下她竟然还能出神儿,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你说那女子最后是个什么结果?那孩子生下来没有?”

    说完便见那杏眼有些闪烁、声音也轻了许多、春柳不得不凑近一些这才听清楚一点。

    “这个谁知道呢?横竖宫里的规矩摆在那呢!要想有惊无险、只怕是奢望。”

    春柳了然的点点头、却是不解她声音为何带了丝丝伤感之情,当下便追问着:

    “你似乎不大高兴?怎么了?”

    “还能是因为什么?刚刚余嬷嬷说的那位女子,下场便是死于非命。听了这样的例子谁的心情还能好起来,在这后宫之中若是真有天天高兴的、只怕不是傻子那便是疯子了。”

    甄玲陇身处京城,这件事情即便下了多少重的封口令,可还是会传出一些风声。春柳闻言瞧着沈二锦的眼神又黯淡了几分、当下便在不敢言语,原本还对皇宫充满了希冀向往之情,现下听了甄玲珑的话心里立时又怎么变得复杂起来,既有期盼之心,又有担忧之情,左手拉了沈清似乎在找一点点安慰。

    之后余嬷嬷都说了些什么!几人都没听进去,沈二锦没想到的是时隔八年、那件事情竟然成了反面教材、虽然余嬷嬷说的隐晦可只要经历过那件事的人谁不知道说的是谁,当年事情一生皇后便下了封口令、如今她敢提是因着时隔多年这件事情早已淡化、而宫女不知换了多少批、的早已没人知道此事了,在加上今日在坐的众人都是新人,自然没人知道那陈年旧事,可是、她不知道其中细节便在这里信口雌黄,终有一天她要将这件事情大白于天下,让世人还她一个公道。

    正在所有人学习规矩的时候,自尚方司大门进来一位身穿碧色宫裙的女子,头上梳了简单的飞仙鬓,斜插了一只玉簪,本就白净的面容上施了淡淡的胭脂,瞧着还带了一份来自田园的恬静之气,刚进了门便有眼尖的小宫女上前来问好。

    “碧凝姐姐来了,我这就去禀报芳嬷嬷。”

    宫女说完便要动身却被人唤了下来。

    “不着急,我同你一起去就好。”

    唤做碧凝的女子微笑的唤住眼前的宫女,这宫女是芳嬷嬷身边儿最得力的,名唤英琳,有些事情在芳嬷嬷那里打听不出来可在她这里倒是能听到一二,所以现下碧凝便同她一起,刻意的放慢了步子。

    “最近事情忙也有好些日子没来了,现下正直秀女入宫,我早就有心思来看看可是一拖在拖的就到了现在才来,这段时日你可还好?”

    碧凝是皇后身边的红人,虽然威望不及丽雪,可在皇后跟前却也是一位最得力的丫头,现下她来了问得第一人竟然不是芳嬷嬷与庞公公,而是一个位分低下的宫女,这叫英琳如何不受宠若惊,当下便赶紧摇摇头道:

    “一切都好,劳动您惦记了。”

    瞧着她这神色碧凝很是满意,当下便笑了。

    “听说这次的秀女有几位姿色过人的,据说皇上自从看了画像后隔日便派了唐总管前来,这次来的倒是快。”

    英琳一听立时便轻松的笑了两声。

    “似乎是这样的,那日采女们正在院子里练习朝见皇上皇后时要行的大礼,偏偏这个时候唐总管过来了,站在门口的背阴处等了好一会儿,要不是杜嬷嬷眼神好瞧见了那身降红色,只怕是他老人家还要在外边儿在等一会儿呐!”

    说完仿佛又想起了那日的情形,掩唇笑了好一会儿,碧凝瞧着她笑够了这才含笑问道:

    “真有那么好笑?遗憾的是我没看到。不过我倒是好奇,每年这唐总管来就代表着圣上的心思,不知这次是哪位采女有这福分直接被皇上选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