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有意入选
    唐广之依着记忆中的画像寻了半响却觉得瞧哪个都有些像,可仔细一看又觉得哪个都不像,这下好了、皇上交代下来的差事办不好,回去了也没法子交代不是,心下思衬着便到了沈二锦身前,止了步,在她看来这些采女个个都是好看的、个个将来都是可以做主子的,奈何这事儿不是由他说了算。  打眼望去,只觉眼前一亮,芳嬷嬷顺着他目光望去,立时便贴心的说道:

    “她来自翼城,家里官府特批的官商,名唤春柳。”

    沈二锦闻言心下赞叹,这芳嬷嬷果真是善于察言观色,唐广之不过往这一战她便立时分清了他在看谁,这份眼力日后自己还要加强练习才是。

    唐广之一听春柳两字,心下顿时欢喜起来,那画像旁边儿的署名不就有个柳字来着,还是皇上御笔亲写,所以他才记得如此清楚,人瞧着倒是挺好看的,但若说有什么特殊之处他还真瞧不出来,看来还是他眼拙啊!

    即是见到了想要见的人,唐广之抬腿欲走,眼睛无意间自沈二锦身上滑过,虽是垂了头却也能瞧见个大概,总觉的似曾相识,这感觉来的太怪,唐广之也不甚在意,在宫里呆了半辈子了,见过的人哪里数的清楚,以至于到了现在见谁都瞧着眼熟的紧。

    跟着唐广之转悠了一圈后,几人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唐广之这才开了口:

    “芳嬷嬷还是这么会教人,没枉咱家在皇上面前赞你。”

    一听这个、原是这好话竟然都传到了皇上耳边儿了,芳嬷嬷当下便喜笑颜开,一个劲儿的道谢:

    “真是劳您费心了,您若是没其他的事儿不妨去后院坐坐,那茶早已经沏好了,就等着您去品尝呢!”

    这话算是说到了唐广之的心窝里,若是要喝春茶还是得来这里,这宫里头的油水多着呢!就看怎么个取法了。

    几人走后杜嬷嬷则留下来继续教导规矩,不过明显是放了水的,只练习了半个时辰便在前边说了起来:

    “看到了没有,刚刚来的可是唐公公,他来了那八成就代表了皇上的意思,将来你们的荣宠现下可都落在他身上了。”

    杜嬷嬷说完见到众人眼前皆是一亮,都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看到此她满意的点点头、这后宫挣得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让皇上多看两眼,一举身居高位,在这后宫之中有了一席之地,也不枉白白进宫一场。但是、在这之前总要给她们点时间去活动活动,将来就是真成了贵人,多少也惦记着自己的好不是。

    “好了,今天就到这了,明日在练。”

    “是。”

    众人恭敬的应了声,等杜嬷嬷一走立时便沸腾起来,都互相看着彼此的仪容好不好,姿态如何,更直接一些的干脆就问了唐公公的喜好、这一问之竟是全摇头,那采女立时便泄了气,若是送东西不投其所好,怎么才能在这些采女中脱颖而出呢!

    春柳见状也赶紧凑到沈清跟前问着:

    “羽蓁咱们要送一些什么才好?”

    瞧着她激动的样子、沈清茫然的摇摇头,不管送什么?乔家怕是不希望她入选吧!或许在第一道就应该被刷下去,可若是出了宫她又该去哪里呢?只要她一日不出现,乔家就不敢对皓儿如何,所以、现在最好的我法子就是不能出宫。

    春柳瞧她不不明所以的摇头,转头又去找沈二锦,只是才瞧见那双好看的杏眼便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你还需要送礼?即使你不送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呆着,大选那日估计你也会中选。”

    话说完甄玲珑这才晃悠悠的到了跟前,瞧着春柳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脸上带了微微戏虐之意,倒是沈清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莫不是刚刚唐公公点了她的名字?”

    甄玲珑闻言眼神中流露出的赞赏让沈清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头,接着听道:

    “八成是这样的,乔采女倒是一点就透,真是聪明的很。”

    沈清闻言笑了出来,抬头说道:

    “我不过就是猜测罢了,唐公公来了就只说了这么一句,联想到你说的话自然就能想到这层意思了。”

    甄玲珑闻言意味不明的瞧了她一眼便转向了沈二锦。

    “看来你要和我一样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到叫三人同时蒙了圈,沈二锦笑着问道:

    “你到说说怎么个一样法儿?”

    虽然不知道可也听过别人谈论,甄玲珑的父亲似乎是一位朝官,既然是朝官那就有面圣的机会,况且她的姿色也逊于秦月人,当今皇上虽然已经四十过半,可天下哪个男人不喜好美人呢?就是放在深宫里瞧着也是养眼的,所以、她们两个,不一样。

    甄玲珑闻言只是一味笑得和缓,却在没出声。过了晌午三位嬷嬷同庞公公送走了唐广之,下午便由杜嬷嬷带来了一位挺面善的嬷嬷,说她面善是因着她一进来沈二锦先瞧见她的是那笑的一脸和善的面庞,眼睛嘛?同样不大一笑便眯成了一条细细的小月牙,同沈二锦的眼睛倒是颇有几分相似。她穿了一件青蓝色的小褂,下着同色马面群,头饰是简单的宫廷鬓,瞧着真是简单,浑身更是没架子,比之其余两位嬷嬷不知要和善多少。因此杜嬷嬷走后所有人便松了心。

    规矩学完了,下一个自然要学习怎么伺候皇上,由于人数较多便分成了两批,六十人一起挨着坐一坐,尚方寺这样大的屋子挤一挤自然没问题,如此一分配下来沈二锦四人正好分在了头一波,与黄莺儿与秦月人一起。

    只见这位嬷嬷放眼瞧了瞧众人,这才温和的说道:

    “老身鄙姓一个余字,众位采女可以唤我一声余嬷嬷。今天我们先来上第一课、如何侍君。”

    声音刚落便听到一声轻笑,声音细滑入耳甚是好听,到此余嬷嬷稍稍停顿一了一下似乎在等着那人的下文,只是笑声过后便在无动作,她便又若无其事的张口道:

    “想必在进宫之前采女们在家里就已经有专门的嬷嬷教导过了,虽然听过了那也且听老身说一回,就当是加深个印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