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总管
    这话是故意的、只是说完并没有得到如自己所想的回应,而是瞧见这人竟然笑了。

    “公平、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公平的。”

    尤其是在这深宫内院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命就好,谁还会去在意这件事情做的是对还是错。甄玲珑瞧她看的还挺通透当下便又问道:

    “你可知肖曼凝为何这样,她家无权无势的竟然还敢四下里结仇,这胆子可不小。”

    闻言沈二锦心下冷哼,这个早就想明白了,那日肖曼凝怕是要换房间故意闹了出丢簪子的戏码,昨日更是敢带人来这打群架,这份胆量连沈二锦都要赞赏一句,果真是位直率的大家闺秀啊!不过、杏眼又落在眼前的甄玲珑身上,这人无缘无故的这是在帮自己还是另有图谋。

    “胆子却是不小,不过跟我也没多大关心,我们就是小地方来的秀女,将来就是有幸能参加大选估计着也入不了皇上的眼,所以现在好好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到时若真分在某位嬷嬷手下也好做事。”

    “呵!你想的倒是通透,不过我还是要提前告诉你一声,入不入得了皇上的眼不是你一人说了算得,终究还是要看皇上的意思。”

    说这话的时候尤为明显的是她嘴角挂着的微笑,看着沈二锦心里极其的不舒服。不过这倒也提醒了她,之前想的都是作为宫婢应该怎样做,却漏了若是被皇上选中了该怎样收拢人心。不过……那样的话或许会比做宫婢更容易一些吧!

    甄玲珑瞧她不说话了、转身开门进了屋子,倒是春柳眼尖一下就瞧见了门外的沈二锦立时热络的唤道:

    “桃夭,还不进来站在门口做什么?”

    沈二锦闻言有一时的怔楞,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这是在叫她啊!沈桃夭、这个名字还真不大习惯。

    第二日一早所有人排列整齐又在院子里练习这几日所学,见了皇上上半身要匍匐在地,而且头还要抵着手背,所以当所有人做到这个动作的时候那场面可相当壮观,刚刚踏进来的唐广之立时便收回了脚,极其利索的闪到了一侧,这样的礼虽是练习,他也是不敢站在正面上的。他人虽闪的快可那身降红色的宫服却是扎眼的很呐!杜嬷嬷一瞧立时便让人却请芳嬷嬷与庞公公过来,自己责恭敬小心的上前,对着门口身子直直的行了个九十度的礼,恭敬的道:

    “不知公公来了,实在是怠慢了怠慢了。”

    像接见这些内宫里高品级以上宫侍的活儿向来轮不到她来管,每次只需要跟在芳嬷嬷身后,笑两声也就是了,可今儿个这位怎么就来了?现下她能把话说顺溜了已是不错了。而唐广之瞧着采女都已起身便整了整仪表自门口缓缓的踱了进来,那慢悠悠的步子在加上那周身散出来的气度,若不是手里抱着一把标志性的拂尘,还真没有一点做奴才的样子。

    秦月人与黄莺儿站在头排一瞧这人立时便恭敬的垂了头,双手交握藏于袖,置于身前。而春柳呢!自然不知道这人的来路当下便问着一旁的沈清:

    “他是什么人?怎的杜嬷嬷这般怕她。”

    沈清闻言摇摇头,这个谁知道呢!不过瞧着杜嬷嬷的态度就不难猜了,横竖是个大人物就对了。

    瞧她不知道春柳不死心的又问着左边儿的沈二锦。

    “桃夭,那是什么人?”

    沈二锦早就瞧见了那人的衣服,在这诺大的皇宫里也就只有那一人可以穿这个颜色了,瞧着春柳不解当下便道了一句:

    “是一位能决定你命运的人。”

    春柳不解、仍要在问却得到沈二锦噤声的动作,当下也不敢在乱说话了。

    沈二锦的猜测是、昨日皇上定是瞧了那画卷,今日这唐广之便过来瞧人,定是替皇上来选人的,听着似乎不靠谱、可也是事实,在这些秀女中真正能进入到那二道门的除了官家子女,像她们这些无权无势的还不就是做宫女的命,想到此、忽而觉得昨日才萌生的那一丁点的心思,现下完全成了泡影。

    没一会儿便见芳嬷嬷急匆匆的赶来,不过即使她那两条小短腿倒腾的再快,也耗费了不少的时间,按规矩来说唐广之怎么着也得后几天再来吧!前儿个刚把画像递了上去,今天便来瞧人,这未免也太着急了一些,果然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远远的便瞧她拂了拂头上的银钗,就怕在途中在掉下来那当真是失礼了,到了跟前低头行了一礼,倒是没有杜嬷嬷那样谦恭。

    “您来了。”

    三个字、在无其它,原本她一来杜嬷嬷便自然的跟在了她身后,心下也终是松了口气,可她来了就只说了这么一句,便瞧见那唐公公点了点头算是过去了,这下子倒是把她惊的说不出话来,好歹也是个啊!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他怎么、怎么就这么一句话就打了呢!想到此不禁叹气、早知如此她就该多说说话的,就算是日后提不上去了好歹算是个人缘啊!没成想这么大好的机会便让她给白白葬送了去,实在是悔不当初啊!

    杜嬷嬷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芳嬷嬷自是不知她心中所想,当下跟在唐广之身后见他目光自前边儿掠过、最后定在了左起第一人身上,立时便小声的说道:

    “这位是黄侍郎之女,年芳十五。”

    随后见他又望向了秦月人,立时又说道:

    “这位是尚书府的秦月人,年芳十八。”

    唐广之瞧完了也听完了便向后走去,所有采女均眉眼低垂,一动不动的瞧着脚尖,这让杜嬷嬷立时长了不少的脸,怎么说这批秀女来自全国各地,经过第一轮的初选留下的那都是面相姣好的,更别说身段了。其实她到不担心这个,重点是她们所学的规矩,短短几天内便能做到这份上已是不易,所以芳嬷嬷当下非常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