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炫耀
    杜嬷嬷闻言心下一动,当即问道:

    “这个秦采女莫非有什么不妥?”

    “不知道,这得好好看看才能下结论。”

    杜嬷嬷听闻应了声是,便出了屋子,如今这批秀女说她们有什么大来头嘛!还真没有,可就是因着没有特别出众的才让这帮人全都诈了锅,一个两个的就没个安生的。想到此杜嬷嬷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这事儿还没完呢!瞧着吧!

    深二锦用了大半日的时间才算是收拾了一半出来,瞧着那露出来的青色书案心底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成就感的,既然已经收拾了一半那剩下的自然不在话下,当即便撸起了袖子抄过清单想着在对一遍,眼角却扫到了桌面上露出的一角明黄,这颜色出现在这里着实有些突兀,所以呀!沈二锦当下便扒开所有,立时便把那东西拽了出来,是一封折子,估计是早些年呈给皇上的、不知怎的便送来了这里,沈二锦如此猜测着便打开准备瞧一瞧,怎么说这也是只有皇上才能用的东西啊!如今倒是便宜她了,随意打开一瞧、沈二锦立时愣在当场…………这个……竟然不是奏折。

    “我说看什么呢?还指望你今日把这些都收拾完呢!可不能在拖我后腿了。”

    童朔本是瞧她没了动静便随意的出声提醒了一下,谁知还是没什么动静当下仍了手里的一本传记过来瞧她,一间她手里的东西当下快步上前一把夺了过来,小心的揣进了袖子里这才道:

    “看什么呢?不好好收拾,这里的东西可不是你能瞎看的。”

    声音低沉严肃、失了以往的随和,沈二锦瞧他盯着自己的眼神都犀利起来,心下自然清楚现在说什么也没瞧见才是上上之策,只是……终究拧不过心底那倒坎当下试探的问了一句。

    “徐家…………是哪个徐家?”

    问完便直直的的盯着童朔,看在童朔眼里那简直就像天上的星星般泛着光。

    “问这个干什么?跟你没关系。”

    “的确是没关系,不过我听说早前有位徐大人忠肝义胆、一心报效朝廷,却不想一朝被人陷害白白的没了性命,就连全家老小都无一幸免。”

    童朔瞧她说的认真,当下便愣住了,实在不知道她这些话是从哪里听来的,缓缓的伸出手指着她,赫然现自己的胳膊竟然不受控制的打着颤儿。

    “休得胡说,那是为国捐躯,英勇就义。”

    说完自己都是一愣、过后才道:

    “这都是十年前的旧事了,今后不许再提,若是别人听了去小心你的小命不保。”

    沈二锦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不光当年的徐家是怎样散的,现下都不得在提一个字。当下缓了缓心神杏眼一眯便又笑了出来。

    “公公放心,我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以后定不会在提。”

    说着便又接着干手里的活,那折子上所写不由的又漂浮在了脑海里,那件事情在所有人眼里都已经远去,可在自己这里它……永远都过、不、去。

    今日总算是挨过去了,春柳两手扶着那酸疼不已的腰身,拖着两条沉重的腿费力的迈着步子,抬眼瞧了瞧身边儿的沈清倒是神清气爽的,当下便问道:

    “你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我今天算是把我这一辈子的碗都洗完了,长这么大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粗活,我的腰啊!现在不只是我的腰了就连腿都跟着疼呢!”

    瞧着她确实可怜,沈清这才便上前搀着她的胳膊跟着她的步子一点点的往回挪。沈清在家什么活计没有做过,开了春便整日里下地干活,烧火做饭自是不在话下,更别提什么洗碗了,就是再来这么一堆她也照样没问题,当然也就心下想想罢了,这事情她自己可是万万不能泄露出来的。两人行到拐弯处迎面便碰见了肖曼凝在与几个采女一起踢键子,看来是难得的一会儿休息时间,两人不约而同的便要退回去绕道而行,不过依着她们这样的度,就算是肖曼凝在迟顿也照样能瞧的见了。

    “往哪走?给我回来。”

    肖曼凝收了鸡毛键子双手往腰间一叉颇有种坊间大娘吵架之风范。春柳一瞧当下就笑弯了嘴角,却被沈清及时的掐了她一把这才给忍住了。

    “肖采女是在叫我们?”

    肖曼凝当下把手一扬那键子便应声而落,走上前瞧着两人还不忘围着转上一圈,最后瞧着两人的目光有些轻挑。

    “你们这是又犯了什么错?瞧瞧这衣服都脏成什么样了,哪里有半点采女的样子。”

    说完还特别应景的向后退了几步,瞧着就是嫌弃。春柳一听立时便硬生生的顶了回去:

    “犯了什么错、我想没有比肖大小姐更清楚的人了,现在是在这里干什么?嘲笑我们呐!我们行的正做的直,不像有些人总是躲在背后使阴点子。哼!”

    春柳这张嘴向来是不留情的,若是让她来对付肖曼凝一准能赢,所以沈清也不说话,能杀杀肖曼凝的气焰也是好的。只是、今日的肖曼凝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听了这话非旦没有生气反而还轻松的笑了两声后这才以一个自以为高贵的姿态说道:

    “行的正、做的直?你就甭糟蹋这六个字了,这么多人都在这呢!怎么杜嬷嬷谁都不罚却偏偏罚了你们,还不是你们自己有问题,这进宫可没几天呢!自己掰着手指头数数你们这都是第几次受罚了,想想也不觉得脸红,还大家闺秀呢!我看呐、不知是哪里出来的山野村妇罢了。”

    说罢身后之人竟还有跟着响应的,瞧着这帮人的态度,着实把两人气的不轻,只是昨日刚刚动了手,现下可不能在这节骨眼上犯事儿了,暂且先忍一忍,两人既然想的通当下转身就走,在不理会身后众人的调笑之言。

    瞧着两人吃了瘪、肖曼凝那口气总算是吐了出来、笑得春光明媚。

    待沈二锦回来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到了甄玲珑,甄玲珑一见她便仰着头说道:

    “算你们识时务,不过杜嬷嬷并没有责罚肖曼凝,听了这个是不是觉得不公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