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又来啦!
    她这虽说的有些道理、若是私下里几人说说也就罢了,可是今日毕竟是在杜嬷嬷身前,这些话说的有些失礼了,沈清一听当下便紧跟着道:

    “我们说的确实是实话,虽说是她们闲来闹事,可我们忍不住与她们动了手也确实是我们的不是,所以今日特意来像嬷嬷请罪。      ”

    杜嬷嬷听完她们这话,当下略有所思的盯着沈清看了半响,最后这才道:

    “即是来认错的,我若是在重罚你们难免显得我没有气度,这样好了、你们去火房找童朔就说帮忙的,随着他去分配好了。”

    三人听闻心下都有些侥幸之感,总觉得这次杜嬷嬷是手下留情了,当下道了谢便出去寻人。杜嬷嬷瞧着她们走了这才起身、看样子是要出门,身后的丫头赶紧问道:

    “嬷嬷现在用早膳吗?”

    闻言她头也没回的说了句;

    “不用准备了。”

    “是。”

    杜嬷嬷出了屋子便直奔主屋而去,现下是早膳时间想必芳嬷嬷已经醒了。

    在说沈二锦三人轻车熟路的到了伙房便寻到了童朔,他正帮着大娘生火尤其是那风箱拉的呼哧呼哧的,看着就挺卖力的。

    “童公公、我们来帮忙。”

    童朔闻声望去、便瞧见之前帮着刷碗的那妮子又来了,当下用力的拉了几下手下的风箱、瞧着那火势越来越大算是燃起来了,这才拍拍手起身、一边儿解着掖在腰间的衣摆走到了三人面前,说话却是对着沈二锦。

    “你这是又犯了什么错?你可是最近几年来这里最频繁的一个了。”

    沈二锦莞尔一笑为所谓的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还要劳烦童公公了。”

    “劳烦我什么?你们来帮忙我自然没意见。跟着我来吧!”

    说着便搓搓手想着还有什么自己不想干的活、赶紧都吩咐出去才好,到了后院便将那刷碗的活分给了沈清与春柳两人,然后带着沈二锦又出了院子,沈二锦还挺好奇他是要带着去哪里,上次是洗碗、这次到不知做什么了。

    童朔带她到了后院的一处四面环绕的小院子,小小的四合院、只在院中有一株五尺来高的木棉,现在早已过来花期、叶子浓密倒是长的异常繁盛,沈二锦一瞧心下不得不感叹一番,没想到在尚方司还有这样幽静的地方,到真是难得。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帮忙。”

    童朔直接开了正门,见她没跟上便出声催促着,如今这里早几年前的记录都还在,这些年去了多少人、谁算得清楚,今天先处理一些是一些吧!沈二锦听了话赶紧上前一进屋摆在眼前的是整排的书架子,上边儿密密麻麻的摆的全都是书籍,沈二锦当下便犯了难瞧着童朔狐疑的问道:

    “不会是…………要我来看书吧!”

    还是打扫这里的书架子?不过与后者相比她到希望是前者,书架子绝对是最难清理的物件,没有之一。

    童朔一听她这话立时望过去,瞧着她那神情呵呵的笑了两声后、便直接穿过书架钻进了最里边儿,待沈二锦上前这才瞧见里边儿还有一张两尺来宽的书案,只是上边儿乱七八糟的放了许多书本纸张,厚厚的一摞,完全瞧不见书案的本色了。

    “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这些都处理掉,虽说都是些不在了的人,可是未防遗漏你可得仔细查看清楚了。”

    说罢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递到她面前。

    “喏、拿这个做对照,只要这上边儿有名的就可以丢掉了。”

    沈二锦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来这清理垃圾来了,不过倒是比洗碗好多了,当下便笑眯眯的应了,许是她应的太痛快了童朔忽然问道:

    “你…………识字吧!”

    问完便瞧见沈二锦有一时的呆楞,半响这才瞪着她那双杏眼无比认真的道:

    “认识。”

    闻言童朔算是放了心,挥挥手让她赶紧去做事,其实这些个八成错不了,只是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在核对一遍才放心,往日里童朔瞧着这一屋子的家世背景,早就看腻了,如今若是在由他去核对一遍儿,估计他就得吐了,当然、这完全是他自己的想法。

    在说杜嬷嬷到了芳嬷嬷这里瞧她正要用早膳,便知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只是这事情总得讲吧!若是拖延了她可担不起这责任,所以啊!当下还是硬着头皮进了屋子。

    “给您请安了。”

    是一贯讨好的笑容,芳嬷嬷那双小眼睛瞧也不瞧的直接吃着眼前的莲子粥,半响这才开口道:

    “给杜嬷嬷添一碗。”

    杜嬷嬷闻言赶紧推辞道:

    “不用这么麻烦,我之所以这个时辰来就是因着有不小的事情要与您说说,说完就走用不着这样麻烦,呵呵。”

    说完也没瞧见那宫婢有所动作便知道她的意思了,当下便步入正题:

    “昨个夜里肖采女带着两人在乔羽蓁那里闹了起来,打的不可开交,连夜肖采女便把状子告到了我那里,哭的甚是伤心,不过昨日实在是太晚了,不能因着这些个小事儿来叨扰您。”

    说完便安静的侯在一旁,芳嬷嬷听了便放了碗让人撤走了碗碟开口道:

    “坐下说。”

    “是。”

    杜嬷嬷依言而坐,两人面对面的瞧了一眼芳嬷嬷便道:

    “你是如何处理的?”

    “我并没有惩罚肖采女,相反的还安慰了她半响,最后虽还是不服气却也没了法子,只得走了。只是今日一早乔采女三人便来我门口侯着,说是来请罪的,三人一人一句说是请罪可我听着那话里的意思这事跟她们没关系,即是动了手终归是她们也有错所以过来请罚。”

    芳嬷嬷眯着一双小眼睛听了她的话立时接道:

    “如何罚的?”

    “还是老规矩。”

    杜嬷嬷说完抬眼瞧着她、起初刚来的时候总弄不清楚她的那双眼睛到底是眯着还是闭着,如今这几年下来倒是对她熟悉的很了,如今她是在闭着想事情,说明这里头有事儿啊!良久才听到回音儿,却不是说她做的对不对,而是改了话题。

    “现在由着她们闹腾去吧!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儿就好,另外、你多注意一下秦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