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自招
    说完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春柳便笑的再也直不起腰来,当下便捂着肚子倒在了床上,沈二锦与沈清出了觉得神清气爽以外、又被春柳给带的也躺在了床上、笑的都有些失了声。

    “从没有今天这么觉得酣畅淋漓过。”

    沈清说道、紧接着春柳也附和了一句:

    “的确是。”

    “谁让她们欺负到了家门口呢!活该。”

    这理直气壮的话出自沈二锦之口,自打进宫后沈二锦便一直秉承着低调做事、小心做人的原则,可是今日这肖曼凝确实是欺人太甚,这口气若是忍了、日后不知要缓上多少天才能把这气给压下去了。

    三人这样笑着、瞧着还真有些没心没肺之感,虽然与人打架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好在这两次三人的心胸都太豁达了一些,所以便也不管不顾了,管它日后如何、现下畅快了再说。

    甄玲珑站在门口隔着门扉听着那爽朗的笑声、咕哝了一句:

    “真是没心没肺。”

    说完自己却也跟着笑了、心底却在羡慕着自己何时能有个这么要好的朋友,不需要多、只要一个就好。

    第二日一早还在睡梦中的三人是被甄玲珑给唤醒的,沈二锦迷迷糊糊的起身睁开眼瞧着甄玲珑的身影有些重影,昨晚闹得太晚结果今天寅时三刻便要起身,虽说是采女、可这命啊!跟宫婢又有什么两样。

    “怎么?还没反应过来呐!还是早点起身想想今日怎么应对杜嬷嬷才好。”

    说完瞧着沈二锦似乎清醒了一些,当下便上前两步靠在沈二锦床头、双手交叉在胸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沈二锦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瞧着沈清同春柳还没动静然后竟又闭了眼,甄玲珑只当她又要睡去、不想却得到了她的回音儿。

    “我倒是不怕杜嬷嬷,反正现在还没有进行大选,她顶天儿就是让我们在去厨房帮帮忙、做些粗活,倒是那肖曼凝有些棘手,怎么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她怎么就专盯着我们不放了?”

    原本就没什么恩怨,照着她的这个方法折腾下去只怕是以后的关系会越闹越僵。甄玲珑听闻自然的点点头刚要说什么、忽的记起这屋里还有两个人,放眼望去沈清已经起身,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赶紧收拾收拾出去领罚吧!”

    说罢甄玲珑便率先出了屋子,春柳揉着头起身正好听到了她最后一句迷迷糊糊的便张口问道:

    “领罚?领什么罚?”

    沈清抬眼瞧了瞧她、然后便望着沈二锦,似乎也不大清楚、可心底却已经有了个大概。沈二锦眯了会儿便突的起身翻出来一件青色长裙,穿戴好后沈清两人也已经收拾妥当、临出门前沈二锦这才道:

    “昨日那一场打闹杜嬷嬷未尝不知道,咱们能睡个好觉也算是知足了,现在赶紧去找杜嬷嬷领罚才是正事儿。”

    沈清一听便明白了其中缘由,不管昨日谁对谁错打架就是不对,即使昨晚风平浪静的度过了,今日肖曼凝也不会放过三人,与其让她去告状倒不如自己先去承认错误,这个春柳还没想通,跟在后边儿追着问道:

    “为什么要去领罚?这个也不能怪咱们啊!”

    沈二锦闻言也不搭话直接出了屋子,马上就要进六月了,这天儿到是越来越长了,只是热度也越来越高、以后也就只有早起这阵子凉爽一些了。三人绕过早起打扫院子的宫婢,直接进了杜嬷嬷所住的院子,到了门口听着里边儿还未有动静,沈二锦便恭敬的侯在门口只等着杜嬷嬷起身出来为止。三人在这等了大半个时辰的功夫,天边儿升起了半轮红日、这才听倒屋里有了说话声,没一会儿便见有宫婢端了水盆进去,接着听到有人在里边儿唤道:

    “都进来吧!”

    这是在召唤她们三人了、沈清当下便望像沈二锦,只见她上前便推门而入,一点惶恐之意都没有,见此、沈清心下也就放了心,看来她已经有了法子,当下也就跟着进了门。进了屋子沈二锦头也不抬的便行了礼。

    “给嬷嬷请安。”

    半响没听到回音儿、春柳好奇的抬头望去只见杜嬷嬷穿了一件枣红色小褂、下着青色马面裙,梳的光滑的头上还戴了一支莲花钗,这装扮到是与往日不同了,原本打算偷偷的看两眼、不巧却恰巧与她的眼神相撞、来不及等她瞪自己一眼,当下便垂了头暗暗静静的在不敢乱瞟。

    杜嬷嬷放下手里的白瓷盏,打眼瞧着身前躬身而立的三人、眼神在沈清身上瞧了许久最终这才落在了沈二锦身上。

    “一大早的就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

    终于等她开了口、等了半响沈二锦这才开口道:

    “一早便来叨扰嬷嬷了,只是、我们昨日犯了错今日一早就来找嬷嬷领罚。”

    这话说的简单、杜嬷嬷听闻饶有兴趣的瞧着眼前三人,昨晚闹得那样厉害自己也没出手干涉,不就是想看看她们谁究竟更厉害一些吗?这下倒好了昨晚肖曼凝在这哭诉了许久,说的都是她们的不是,现在她们过来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领罚,到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哦!你到是说说,你们是犯了什么错一大早的便来这边儿领罚?”

    说罢便较有性味的盯着她们,到是想要听听她们要如何开口。

    在外边儿侯了这么久沈二锦思索良久早就准备好了、如今她一问立时便张口道:

    “昨日晚上肖采女带了两人来我们这,没说几句便动了手,有宫规在前、我们就都已经错了,只是昨日时辰已晚实在不敢惊扰嬷嬷,今日一早便特意前来请罪,任凭嬷嬷处置。”

    说完便又低了头、等着杜嬷嬷落,到是春柳听她这样说心下有些不平,强自忍了一会儿没听到回音当下也不顾其它,抬头便道;

    “嬷嬷明察、这件事情确实跟我们没有关系,昨日本就是肖采女无理取闹,带着两个人没说几句话便动了手,虽说我们人数相当可是我们怎敢真的下了狠手去动她,现在虽过了一晚上,可我们身上的伤却也未散去,她们下手着实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