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野蛮
    这话说的还真不客气,沈二锦心下当时便涌起了一口浊气,奈何现下实在不是结仇的时候,谁知道将来她会不会成为一个主子、不想她这才刚压下去了一口浊气,那厢沈清倒是来了气,当下便开口说道:

    “肖采女这话说的重了,那支簪子当时无论是我们还是东西无一例外的都搜过了,若是真的有的话、照着你们的那种搜法怎么也不会什么都搜不出来吧!既然没有证据今日你还在这里提及那事儿,我倒要问一句、肖采女确定那簪子就是在房间丢的吗?现在想来、没准那簪子现在还在满仓镇也说不定呢!”

    完了完了、沈二锦一听这话就知道沈清还在记恨着前些日子的事情,记恨归记恨、总也不能这样在这样的场合下在来说这事儿吧!沈清这儿话音刚落果真便瞧见肖曼凝秀眼圆瞪、瞧着她们三人的眼神立时便又上了一个新层次,当然、是恨意浓浓的。

    “乔羽蓁、枉我还一直认为你是个讲道理的,所以一向敬你三分,如今看来你能跟她们走到一起当真是没有委屈了你呀!跟你们这一帮人就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我还真是瞎废了口舌。果真是物以类聚。”

    一听这个沈二锦便知道这话算是彻底的要把人给惹火了,身后的春柳已经跃跃欲试、在瞧着沈清也是一脸涨红的盯着肖曼凝瞧,那眼珠子真是一眨不眨的,沈二锦当下便知道这是在也拦不住了,转头望望肖曼凝身后站的两位采女、身子纤弱想来应该自小便没有做过什么粗活,暗暗的将双方实力对比了一下、想着若是真打起来也不见得会输啊!沈二锦这儿一走神儿春柳瞬间便冲了出来,一手学着肖曼凝的样子叉着腰、一手指着门口三人道:

    “我们一丘之貉、我们是物以类聚,如今我看着这两个词儿用在你们身上要更贴切一些。”

    这话说完肖曼凝到还没反应、身后的两个女子便不愿听了,也学着春柳的样子指着三人骂道:

    “你们三个不要脸的、也就只会背地里算计人,还好意思说自己出身于大户人家,听着我都替你们觉得害臊。”

    “早就瞧着这人不顺眼了,恰巧杜嬷嬷不在,今天咱们就好好的收拾收拾她们。”

    另外一人说完便要拖着肖曼凝上前要作势要打,春柳也不是吃素的当下便迎了上去、那架势当真有些冲锋陷阵的豪气,可春柳虽然架势十足、却也不敌她们两人的钳制,当下两人一人一边儿便她给架了起来,许是瞧着肖曼凝似乎有些迟疑、旁边一人腾出一只手,便在春柳脸上结结实实的给了一巴掌,那声音到真是清脆、沈二锦当下便蒙了、不过还是沈清反应快,一步上前便加入了战局、用力拉着一人的手想要把她拉开、不想那人看似干瘦却还挺有力气的,一时没拉住便被人给甩了出去、春柳趁着这机会利落的抽出了手,当下一巴掌便抽了回去,这下还得了、那人一看之下立时也了恨,当下在也顾不得什么、直接一挥手两人便掐了起来、三人这次是彻底的抓做了一团,沈清蹲在在地上瞧着空空如也的掌心,当即便上前帮忙、肖曼凝一瞧自己这边儿吃了亏、当下也加入了战局,一手抓着沈清的头、沈二锦瞧着她手上因着用力过猛而冒出的青筋,一双杏眼当下便眯了起来,没别的、就是替沈清觉得疼啊!

    沈二锦当即便上前关了门、打架这档子事儿毕竟不是什么能见得人的好事,还是掩着点的好。好在沈二锦还算顾全大局、想着上前先把肖曼凝给拖出来、这孩子下手实在是太狠了,只是肖曼凝的手还没拉出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来飞来一拳直接打在了沈二锦的头上、当下她的泪珠子便如断了线的珠子簌簌的往下掉,这太狠了、心下当下便也跟着了狠、五个人抓在一起当下也不管是谁了、随手抓了一人的胳膊用力拽了半天却是丝毫不动,当下便起身想要瞧瞧现下是个什么情况。只见沈清扑在两人身上压的两人动弹不得,接着便是肖曼凝那手还死死的拽着沈清的头,拉的沈清不得不向上仰着头,而春柳早已不见了人影。

    这状况当真是把沈二锦气到了,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上前便抓了肖曼凝的头直接想要提起来,这一招还真是凑效、肖曼凝立时便大声呼着疼、抓着沈清的手也松动了不少,沈清感觉疼痛减少、马上趁机抓住自己的头一气给拽了出来,反手就给了肖曼凝一巴掌,沈二锦一瞧便赶紧拉开两人的距离、沈清趁机站了起来,然后扒拉开两人从她们身下把春柳给挖了出来,好不容易几人都站了起来、沈二锦心想现在该歇歇了吧!没成想肖曼凝一瞧见春柳便扑了过去,而那两人完全以她为目标、只要她动她们便义无反顾的又扑了上去,这下子就真的没什么可顾虑的,六个人、分成了两派当下就抓子了一起。

    “谁敢抓我脸我给她拼了。”

    “看我打不死你们这几个小蹄子。”

    抽空间也不知是谁叫骂出来的话、沈二锦当下也不管不顾的拽着一个采女的手、沈清毫不留情的左右开动、四个响亮的耳光便抽在了她脸上。瞧着这个打的还算解恨、当下两人便如法炮制另一个采女也没得了好,等肖曼凝三人落败后两人捂着双颊、反而肖曼凝一手抱着头瞧着三人狠狠的放着话:

    “一群不要脸的贱人,今日受的辱他日我必定会一起讨回来。”

    说罢旁边两人还附和的跟了句:

    “你们等着……”

    “就是。”

    等着三人出了门、沈二锦瞧着顶着一头乱的春柳在瞧瞧一直揉着头皮的沈清,自己也不禁揉了揉额头,三人互望一眼只是瞧着春柳那一头乱蓬蓬的秀,沈二锦再也忍不住当下便笑了出了声,许是她一边捂着头一边儿笑、有些滑稽两人当下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们看看肖曼凝那样子,往日就瞧不惯她那嚣张的样子,今日总算是出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