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十章 硝烟
    众人瞧着眼前这一幕都有些反应不及,就听到一旁有人轻声啜泣起来,一看之下竟是这画像的主人秦月人,立时便都噤声不语,这下子事情可是要闹大了。

    果然、两人还未起身便听到杜嬷嬷一声大喊: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瞧瞧你们一个个的可都是待选的采女,将来那可是要成为主子的人啊!竟然、竟然……”

    沈二锦站在一侧瞧见杜嬷嬷指着她们说了半响、最后好似瞧清楚了眼前之人后、立时便把即将出口的话给吞了回去,当下便指着沈二锦道: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她们给我拉开。”

    沈二锦闻言反应稍有些迟钝、便赶紧上前把黄莺儿扶了起来,沈清一见也赶紧上前帮忙,可是到了肖曼凝这儿的时候却被她一把挥开了,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两人轻声道:

    “滚开、要不是你们我不至于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说罢便自己站了起来,瞧着她原本纯色的裙子现在花花绿绿的污了半身,杜嬷嬷的一双小眼睛当下便瞪得极圆,沈二锦觉得这次她是真的被气着了。

    “都给我去一边儿罚站,今日的画像到最后你们再来。”

    原本瞧着她气成这样、定会严厉的斥责她们,没成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简单的后果、着实让在场的人都大大的吃了一惊。现场寂静后秦月人的哭声这才明显起来,瞧完两人杜嬷嬷最后这才将目光落在了秦月人身上,瞧着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挂着的几点泪珠子,真真是我见犹怜,杜嬷嬷当下便缓和了声音,瞧了眼地上污了半截的画像,到了他跟前轻声道:

    “既然画像被毁了、秦采女也不要太过于伤心了,一会在画一遍就好了。赶紧带着秦采女下去休息。”

    听了话身后的两名宫婢赶紧上前一左一右的搀着她下去了,原本事情到此要告一段落了,没成想瞧着秦月人走后,杜嬷嬷立时恢复了刚才的神色指着沈二锦便道:

    “你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一五一十的给我说清楚。”

    沈二锦离得最近当下听了她的话瞬间便愣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她刚刚可没在这里,怎么会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便摇着头道:

    “回嬷嬷、刚刚我并未在场、所以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

    杜嬷嬷闻言瞧了瞧她转而便又望向一旁的春柳、点名道:

    “刘采女来说说。”

    整件事情春柳都在场、自然清楚不过,又加上她本身就是个能说的、自从和肖曼凝打了一架后便对她在没什么好感,当下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仔细的道了出来:

    “回嬷嬷、刚刚肖采女来看画像、瞧着秦采女的画像甚是好看,就随口赞了一句,谁知黄采女就在旁边,当下便要上前来看、许是动作太大把画像撕了一块、她们两人因此便吵了起来。”

    沈二锦在旁边听着、她说到这后面生的事情便全都能接上了,只是肖曼凝明显不是故意扑上来的,当时这些人都在场、看清楚的人不少,所以春柳还是不要再说下去的好。而春柳也真如她所想、当下只在那闷着头再无言语,沈二锦当下便松了口气。

    杜嬷嬷听闻心下立时便有了计较,立时出声呵斥道:

    “还看什看、赶紧去做自己的事情。”

    众人听闻便赶紧散了去,杜嬷嬷瞧着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当下便回了自己的院子,进了门见了芳嬷嬷恭敬的行了一礼便道:

    “今日咱们这采女太不长眼了,那沈陌娴就在这里瞧着呢!她们竟然不管不顾的便这样打了起来,咱们尚方司的名声可都要坏在她们手里了。”

    芳嬷嬷眯着眼盘腿坐在榻上,听了她的话当下也没睁眼、杜嬷嬷等了半响这才听到回音。

    “这次又是谁挑的头?”

    “听着像是肖采女、不过黄采女也不是个善茬,不过这次倒觉得肖采女似乎是着了人的道了。”

    听闻芳嬷嬷立时凉笑几声、

    “早就知道那个黄采女不是个好相与的、但是好在有一半表现在明面上,说是个好控制的也不为过。肖曼凝不过是个商户的女儿、放任她下去也罢、反正也翻不出个什么风浪来。到是秦采女……到现在还是不好说啊!“

    杜嬷嬷一听她也这样说,心下不大明白、但也知道既然连芳嬷嬷都看不透的人,那就不是个简单的、当下适当的提醒道:

    “那要不要给主子说一说?”

    这话说完芳这才睁开眼睛、瞧着她道:

    “这个还是看看再说吧!”

    “是。”

    沈二锦等着沈清同春柳完事后回到了房间还没坐稳、那刚刚关上的门瞬间便被一脚踹开了,惊得她抬头去看时、竟还瞧见了肖曼凝才落下去的脚。

    “你疯了、又想要杜嬷嬷来罚你不成?”

    三人还是春柳反应快、当下对着肖曼凝便吼了一句,肖曼凝今儿下午刚刚受了气,即使她在迟钝也知道今日之事是遭了人算计,可思来想去当时只有春柳离她最近,若不是她推得还能是谁?

    “哼!今天就是来找你的,今天要不是你在我背后使坏、我也不会在众人面前出这么大的丑,我跟你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要这样陷害于我。”

    沈二锦一听便知道肖曼凝这是来报仇的,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思当下便上前挡住春柳、就怕她一时控制不住冲上前去两人在打上一顿。

    “肖采女怕是误会了,春柳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原本想要说话的春柳一听这个、立时点点头完全认同了沈二锦的话,不过肖曼凝这次就是把这件事算在了她头上,原本就不和气的两个人这次更是雪上加霜了。

    肖曼凝自是听不进去这话、当下双手叉腰对着春柳便是一连串的冷哼。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在了解不过,今日之事除了你谁还会做的出来,我知道前些日子你气不过、可事实摆在这儿,那簪子除了你们几人还有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们三个人在一起终归是一丘之貉,跟你们没什么道理可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