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甄玲珑
    “你还别不信,反正我说是实话,看在今日你来帮我的份上,我也不妨给你说说后宫里的那些事儿,日后你进去了也好长个心眼。  ”

    沈二锦闻言当下便笑嘻嘻的应了一声、声音里的真诚度大致可以忽略不计了。

    “你进宫后先不要惹了皇后娘娘,你想想看皇后娘娘毕竟是后宫之主、若是没个手段来震慑所有人,谁会乖乖的听她的话。其次就是不要惹欣贵妃,她们两个在宫里那是出了名的面和心不合,由着她们两个去斗你就在一旁看看热闹就好。至于剩下的你到不用太在意了,只要那两个人不倒便没人敢出头。”

    这话说的倒是直白、可沈二锦却知道他说的句句属实,不过这宫里的事儿只要呆上个一年半载的便会知道这些,所以也不稀奇。

    “多谢公公提醒了,若是我真能被皇上选中进得宫去,一定会谨记今日公公所言。”

    “不用谢了,到时候审时度势保住小命才是真的。”

    沈二锦到是认同他的话,如今这局势他到是看的通透,既然决定要进宫便知道自己选了一条不归路,可是那又如何?只要目的达成了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沈二锦在这洗了大半天的碗碟,等回到屋里的时候便见甄玲珑正在收拾床褥,这才想起来肖曼凝要换房间的事情,想着与她也说过两句话当下便想上前帮忙做些什么?

    “我帮你吧!”

    说着就要伸手帮忙、甄玲珑直接用力一甩便将褥子整整齐齐的铺在了床上,见此、沈二锦到觉得自己是来晚了。

    “总算是来了个肯帮忙的。”

    说着眼睛还不忘瞧瞧趴在床上的沈清两人,春柳虽然比沈二锦早回来了一刻,却一直未缓过劲儿来,现下听到甄玲珑这样说当下便睁开眼有气无力的瞧着她道:

    “我倒是想要帮你,可是你看看我都成什么样子了,就是有心也是无力了。”

    不想甄玲珑瞧也没瞧的便接了一句。

    “那也是你自己干的,简直就是不长脑子。”

    眼看着春柳又要来精神、沈二锦揉揉酸疼的腰简直不想在掺和两人之间的事情,当下便到了自己床上一倒、没一会儿便睡了过去、这一睡竟是连晚饭都给错过了,到了子时三人醒了过来只听肚子咕噜噜的响、只能大眼瞪小眼的干看着。

    “要不咱们就接着睡吧!睡着了也就不饿了。”

    春柳提议道,可沈清却摇摇头:

    “我倒是想睡,可也得睡得着啊!”

    “就是、我现在饿的简直都要前胸贴后背了。”

    沈二锦刚说完便听到了甄玲珑的声音。

    “你倒是说的夸张、饿一顿而已又不会怎么样,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说的轻松想来不是你饿着,所以便在一旁说风凉话。”

    春柳现在简直是越来越厉害了,说什么都能跟的上。就着洒进来的浅淡月光沈二锦瞧见甄玲珑也起了身、

    “肖曼凝就是跟着你动了手吧!我也就奇怪了就她那样的性子,你竟然也敢跟她一般见识,真是有胆量。”

    这话说的有些绕、春柳一时没弄明白当下跟着道:

    “你什么意思?我倒是不想根她一般见识。哼!也要她不来招惹我呀!”

    甄玲珑一听算是没了和她说话的,转而瞧像中间、

    “今天下午我同你说话了、你叫什么名字?”

    春柳刚想说她们从未说过话,就听沈二锦开口道:

    “沈桃夭。”

    说完便听到某人啧啧了两声道:

    “这名字一听就不好、你还是尽快改个名字吧!否则就算是进了宫估计也不讨喜的。”

    “我觉得也是,只是这名字也不是自己说改就能改的,尚方司都是有记录的。”

    甄玲珑闻言觉得总算是碰到了个明白人,当下便附和道:

    “也是,只能日后看机会了,看在你们今天受苦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好了。明日便会有人来这里给咱们画画像,到时候呈给皇上过目,要是皇上觉得好呢!没准在半月之期到来之前便能一跃成了主子,这可是一次好机会,所以你们把你们该使得的劲儿都拿出来、该塞银子的塞银子、务必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甄玲珑一席话让沈清全部听了进去,或许没进宫前她还没有这心思、只要沈皓好她就放心了,可是就在那日进了宫门的时候、瞧见这气派的黄瓦红墙,心底便种下了一颗之种子、此时经过甄玲珑浇浇水、施施肥立时便蠢蠢欲动了。

    春柳自从进宫前便一直盼着有这一天呢、当下心里的激动之情自然不亚于沈清。相比之下到是沈二锦有些迷茫、虽说一直在谋划着进宫一事、可她并不想以宫妃的身份进宫,那也就只有宫婢这一条路走了。

    四人各有各的心思,除了沈二锦和甄玲珑的心思比较淡以外,其余人对于明天的事情可是牟足了精神。

    到了第二日所有人便又排队等候尚服局的管事姑姑到来,尚服局原本专门负责皇家的一切衣衫用度,可自从皇上即位以后为了缩减宫里支出,裁了不少比较空闲的部门,自此以后包括宫婢和太监的衣服也就全交给了尚服局,这次的画像一事她们也已经连续做了十来年,到是从未出过什么纰漏,所以这尚服局今日地位在六部的地位可是排在了第一位。

    所有采女又在杜嬷嬷的看管下进行了新一轮的练习,沈清同春柳脚步有些不协调、杜嬷嬷见了就当是没瞧见了,这么多的采女她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要有希望的那几个是这里拔尖的、将来她脸上也有光不是。

    沈二锦刚刚练习了一遍前日所学,虽然这些将来不一定用得到、可现在学了对于将来定是有帮助的,也正好省了一些事儿。大约巳时一刻门口便来了一堆人,待进了门众人这才瞧清楚为的是一位身穿橘色宫服女子、梳了简单的宫鬓、只在头上插了一支小银簪,大约三十来岁的年纪瞧着还挺面善,到了面前沈二锦这才瞧见她身后还跟了好多身穿白衣的画师、个个肩上都背着一个小盒子,安安静静的跟在那姑姑身后、从不敢乱瞟。

    芳嬷嬷早已等在这了,瞧见人来了当下便热络起来、

    清潭弱弱的问一句,有没有跟文的哩?呜呜呜呜ππ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