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再罚
    香红一听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便起身告辞:

    “今日叨扰嬷嬷了,嬷嬷说的话我必定一字不差的转告给贵妃娘娘的。  ”

    芳嬷嬷点点头,就知道她会派人过来,所以她这才连夜把所有人的底儿都瞧了一遍,秦月人现在不过是个小小的采女就知道拉拢人心,不过、就那个肖曼凝到底值不值得她拉拢,日后才见分晓。

    尚方司配有自己专门的伙房,只是伙房里到没几个人、每次只有采女进宫的时候才会自尚食局调来两个大师傅,现在伙房里的人正在张罗着尚方司二百来号人的吃食,所以在沈二锦三人到了之后连门口都没进去,便被一个貌似管事的小太监拦住了。

    “来帮忙的人怎么就你们三个?不是说有好几个呢吗?”

    这太监瞧见三人便皱了眉,这么点人对于伙房来说实在是管不了什么用。瞧着他嫌弃的样子春柳当下就忍不住了、却被沈二锦抢了先。

    “公公莫怪,确实只有我们三人,公公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好。”

    许是那小太监瞧着沈二锦的态度还好、也可能是实在太忙没时间与三人废话,当下便叫了人来:

    “童朔、赶紧的给她们分配活去。”

    声音刚落远远的便听到有人应了一声,等那太监走远了这瞧见一个青色人影急急的跑了过来,到了三人面前甚至来不及瞧便指着一沈清吩咐道:

    “你去里边儿帮着大娘揉面,你去那边儿帮着杀鱼。”

    春柳一听自己要杀鱼,当下便不乐意了立时拒绝道:

    “我不会杀鱼,我也要去揉面。”

    童朔一听立时瞪大了眼瞧着她、沈二锦这才瞧见他生的一张漂亮的面孔。

    “姐姐、你是来帮忙的就该听我的,赶紧的去吧!要不然一会儿管事儿来了你讨厌什么他就让你去做什么。”

    说罢也不理她直接指了指沈二锦、意思是跟着他走。沈二锦自然不敢怠慢赶紧跟在了后边儿、走了两步回头望了望、只见春柳嘟着嘴极其不情愿的朝着那边儿挪着步子。童朔原本长干的事情有很多,不过现下皇上选秀所有人都比较忙,所以袁公公传了命令下来要每个人重新分派一下、务必在选秀时期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这样一来、童朔到是不用在做杂活了、而是专注的来洗碗了。

    沈二锦瞧着他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后院,瞧着几乎占满了半个院子的盆盆罐罐、还有一盆子碗碟彻底的傻了眼,到是他利落的过去开始洗涮起来,半响瞧见沈二锦没动便出声催促道:

    “你还不敢快来干活,愣着做什么?”

    “哦!”

    沈二锦应了一声便赶紧过去帮忙、先把盆子里的碗碟都收拾出来,换了干净的水和绵布、一刻不停的跟着童朔一起干了起来。要说这二百号人用所用的碗碟放在一起当真要堆成山了,每顿饭不管荤素都要摆上四个碗碟以上,这还算是伙食不好的,像秦采女那样的身份最起码要用六个碗碟才算,虽说要做到什么公平公正、私下里谁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沈二锦洗完一盆子碟子、搬到一旁伸了伸酸的腰肢后转而又搬了一盆子小碗来,她这干的热火朝天的、到把童朔给惊讶,没想到堂堂一个采女竟然这么会洗碗,这还是他头一次瞧见。

    “你是采女吗?”

    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疑问,沈二锦忽听这一句当下头也不抬的回道:

    “当然是采女了,公公在怀疑什么?”

    得到了回答、童朔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在开口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疑问:

    “你是采女诶、怎么干这个活竟然如此顺溜?”

    就像是干习惯了似得、这样的采女对于童朔来说还真是头一次见到,由不得他不稀奇。沈二锦闻言倒也没什么直接张口痛快的报了自家的家世。

    “我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我父亲不过只是个秀才,要不是今年大选我也不会出现在这了。”

    听了这话童朔才恍然明了,原来是这个原因,既不是什么世家小姐当下说话也就再没了顾忌。

    “要我说还是你们这样的好说话,今日若是来的全是大人家女儿,我可真不敢给你们安排活儿,别看你们是犯了事儿被罚的、但是杜嬷嬷可以罚你们,我们却不可以真的让你们干活,到时候你们被皇上选中了进了二道门里边儿,若是在记恨上我们我们可就真没有活路了。”

    “那你就应该庆幸、幸好来的是我,要不然今日你要我洗碗我定会在心底记上你一笔,将来好把如今受的罪都讨回来。”

    沈二锦刚说完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当下不解的回头去瞧,他笑的到是灿烂、本就白净漂亮的脸蛋笑起来看着倒是挺舒服的,瞧着瞧着沈二锦便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当下便在脑子里搜寻了半响、这个人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公公贵姓啊!”

    说着便又干起了手里的活不、看样子到像是闲聊。

    “我叫童朔,你可以直接唤我的名字。”

    “童朔、”

    沈二锦在脑海里搜寻了半响、却毫无印象最后只得换个问题:

    “童公公是不是自小便在宫里长大的。”

    童朔一听当下便抬头望去,却只瞧见了她的背影。

    “你怎么知道?我确实是自小便在宫里长大的。”

    “没什么!只是随口问问,看来你还是宫里的老人了。”

    即是这样怎么还是这里打杂的小太监呢?竟然连个管事儿都没能混上来,怎么听着也是个没出息的。童朔自是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当下便道:

    “自然是宫里说的老人了,只要是宫里的事情就没有我不知道的,还有这宫里年纪稍长些的公公我可都认识。”

    听着还挺自豪的,沈二锦当下便跟着问道:

    “即是这样那必定见过皇后娘娘喽?”

    童朔点点头、

    “那是自然、别说是皇后娘娘,就是欣贵妃以前我也是日日能见到的。”

    日日能见到,这话说完沈二锦当真有些不信、不过为了顾及他的面子、当下什么也没说只是附和的笑了两声,算是给了回音儿。不过童朔可是个人精儿,在宫里混若是没有颗七窍玲珑心左右逢源、他若是能活到现在当真也是个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