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动手
    春柳这话说的毫不客气、句句踩在了肖曼凝的心上,当下挽了袖子瞧着有动手的征兆,沈清挨着春柳最近瞧着两人之间气温明显上升、随时都有要爆的趋势,赶紧插到两人之间劝和道:

    “你们都少说一句,现在咱们都集体罚站了你们怎么还不消停,难道想要杜嬷嬷在来一次、到时候可不是罚站这么简单了。  ”

    春柳瞧了一眼沈清在看看肖曼凝、脸上带的是浓浓的鄙夷继续火上浇油道:

    “瞧瞧、瞧瞧,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你连皮毛都比不上。”

    原本听了沈清的话肖曼凝还有些迟疑,只是春柳的那些话简直是准确无误的点在了炮仗上,立时点燃了肖曼凝的怒火,怒意一冲脑门当下也就忘了她们此时的处境,张嘴喊道:

    “我怎么了,你给我说清楚就只有她是大家闺秀吗?我们肖家难道不是吗?你一个春柳听着就像个丫头的名字还妄想着成为主子,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那份心。”

    春柳一见她这样自己也不甘示弱,当下便招呼着喊道:

    “怎么着、家里本就是这个情况还不让人说了,说你是暴户就是暴户,暴户暴户暴户……”

    沈二锦一瞧这架势便知道春柳这妮子算是被彻底惹怒了,同样肖曼凝被刺激的也不小、红光满面的满满的都是怒气,两人张牙舞抓的隔着沈清就要招呼起来了,沈二锦摇摇头叹口气当下即上前来拉架。

    只是这边儿刚拉走春柳、那边儿沈清一时不察,肖曼凝便挣脱了出来上前瞅准时机抓住春柳的一缕乌便了过来,这一跩力道可不小,春柳当即嗷的一声叫了出来,声音之惨烈让沈二锦当即便想到了胖婶家杀猪的场面,赶紧抓住肖曼凝的手努力的想要把她的手掰开,却不想她是牟足了力的想要把治一治春柳,当即是掰也掰不开、拔也拔不出来,春柳哀嚎的声音就在耳边、沈二锦当下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到是沈清厉害瞧着这样子不是个办法、当下进屋找了把剪刀对着春柳那过腰的一缕长咔嚓一声,肖曼凝便向后甩去、一屁股蹲在地上后怔愣着瞧了瞧手里的半截长,在看看春柳被两人护在身后沈二锦给她揉着脑袋、沈清给她擦着眼泪,当下也不知是不是觉得被欺负了受了委屈,眼珠子吧嗒吧嗒的便成了串起来的泪珠子、簌簌的掉着一开始到好、默默无音儿的、三人并没有察觉、肖曼凝可能是伤心到了极处,随后便放声大哭起来,什么世家小姐、什么大家闺秀、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只等现在心情舒畅了再说。

    沈二锦一瞧这架势简直就是要把事情闹大的节奏啊!当下再也顾不得春柳两人,又跑到肖曼凝跟前想要劝一劝实在不行哄一哄也行啊!只要她不哭了就算是把这事儿压下了,只是……事实证明沈二锦的想法太过于简单了,肖曼凝见到两人到了跟前当下便哭的更加卖力了,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院子里一扇门都没开、可不见得那些人就是睡着了,既然没人出来那就说明还有转圜的余地,沈二锦当下再不迟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哭声立时便成了呜咽,她便赶紧抓紧时间张口道;

    “肖采女不要和春柳一般见识、她年纪小不懂事儿,咱们毕竟年长她一岁有好多事情都要比她想的多,你现在这样哭不过是让别人瞧了热闹,到不如事后关起门来咱们好好的聊一聊吗,终归都是一个地方来的人,多少都要留一些情面的。”

    肖曼凝听到此哭声当下便小了不少,沈二锦瞧着差不多了、当下便松了手本想等着说点什么,却不想肖曼凝眼珠子一转顿时便张口大哭,声音简直又大了一个分贝,让身旁的沈二锦当下便萌生了想要捂耳朵的冲动。

    “深更半夜的这是在干什么?”

    杜嬷嬷的声音立时穿透了肖曼凝的声音,直直的刺进了几人的耳膜,三人当下便规规矩矩的侯在一旁低眉顺眼的好不听话。只有肖曼凝还蹲在地上抽噎着,让人瞧了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得。不过这也成功的吸引了杜嬷嬷的注意力,一张脸当下便崩了起来。

    “赶紧把肖采女扶起来,这成何体统,都是进宫待选的采女、这要是传到主子们的耳朵里,你们一个个的都要成名了。”

    听了这话三人的头立时垂的更低了一些,眼下即使一向冲动的春柳,都知道要忍着了更何况是肖曼凝。

    “嬷嬷,她们仗着人多欺负我,我是万万不敢再同她们一起住了,还望嬷嬷给我换个屋子住。”

    肖曼凝提出要换房间、杜嬷嬷瞧了一眼她、转而又瞧了瞧了那低眉顺眼的三人,沉默一会儿刚要张口同意,却不想终归是来了两个看热闹的。

    “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三人一直垂着头敢乱瞟、接着便又听那人道:

    “原来杜嬷嬷也在啊!到是我唐突了。”

    杜嬷嬷一见来人立时缓了容颜到对着她温声说道:

    “打扰秦采女休息了,不过是一个屋子的采女闹些别扭非要换屋子住,我这正在解决,秦采女可以回去休息了,保证不会在打扰到您休息了。”

    秦月人当下便道:

    “嬷嬷客气了,月人原本以为是几个采女不和引起的纷争,早知您来了我定不会过来,现在倒是打扰您了。”

    “秦采女知道打扰到了嬷嬷就好。”

    这厢刚说完后脚便又来了个看热闹的。

    来人是黄莺儿、秦月人在前也不瞧她、只是侧头望了望肖曼凝然后道:

    “嬷嬷打算给她换到哪间屋子?”

    “这个倒还没想好,只是横竖不能再让她们在一起了。”

    秦月人点点头不想黄莺儿却在后边儿凉凉的来了句:

    “秦采女对这事儿到是上心,想的还挺多。”

    秦月下听了这个终归是瞧了她一眼,给了句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