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搜查
    “说的也是、这屋子里除了你们三个也再无她人,这东西若不是你们偷得,难不成还是她自己偷的不成,现在不容你们狡辩。  ”

    沈清一听这还是给自己定了罪,当下压了压心头的怒气温和的开口:

    “嬷嬷息怒、本就是肖采女的东西,若是她拿了哪里还有偷字这一说,不过这支簪子我们确实没有见过,如今嬷嬷这样问我们也是一头雾水。”

    肖曼凝一听事情展的有些偏差,当下便赶紧开口道:

    “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说这事儿与你们没关系了、不过说的也是,既是偷了东西谁会傻傻的去承认呢?”

    “你凭什么认为这东西就是我们偷得,你要有证据才好。”

    春柳的脾气今日沈二锦到是领教了,之前只当她是心直口快,却也是个爽朗性子,如今在一瞧这性子不紧爽朗、竟是连半些亏都吃不得的主儿,当下便开了口:

    “肖采女不要生气,杜嬷嬷今日来的意思我大致已经明白,既是如此珍贵的一支簪子,那么肖采女是何时现丢了的呢?据我所知好像自从早上出去后我们便一直没机会回来,倒了现在肖采女想必也是刚刚回来吧!门还没进就说丢了东西,这未卜先知的本事倒是厉害。”

    肖曼凝闻言当下冷哼了一声上前一步道:

    “我既然说丢了东西,那自然就回来过,只是你们恰巧不在罢了,中午大家都在忙着听杜嬷嬷教导,我自然不能把这件事情闹大,只能先隐而不,如今在说是给你们留一些颜面,如若你们现在交出来我自然不会在追究,如若不然、你们可是要被赶出去的。两相比较想必你们也该知道哪种更好一些吧!”

    沈二锦当下便听出了一些意思,她既然说的这样有把握、是不是说明那支簪子必定会在这间屋子里呢?

    “我们自然知道,像金镶玉这样珍贵的簪子我们自是不敢拿,别说拿了就是见也未曾见过,那肖采女要我们交什么呢?”

    这话说完自打进屋便一直眯着眼的袁公公突的睁了眼瞧着她,那眼神有些探究中夹杂着一丝探究,可惜的是沈二锦所有的心思都在杜嬷嬷与肖曼凝的身上,当下并没有注意。

    “既然说了这么多你们还是不知错,那别怪我们要搜身了。也不要怪我、这只是公平行事,就算是你们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会这样做,今天特意把袁公公请来做个见证,对你们也很公平。”

    杜嬷嬷说完肖曼凝眼角微杨、一脸的得意。

    “来人、好好的看看三位姑娘的东西。”

    杜嬷嬷唤人来搜,是两个青衣宫婢闻言后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三人的床铺、仔细的翻找了起来,春柳当下就要上前阻止、自小到大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今日瞧见了自然不服气,只是被沈二锦同沈清两人偷偷的给按住了,沈二锦紧紧盯着两人的动作,一颗心都随着她们的动作提到了嗓子眼上,照这样仔细的搜法若是没拿自然什么都搜不出来,若是有人故意为之怕是不管多少东西都能翻出来了。

    两人把所有的被褥都仔细的翻了一遍后竟然连床下都没有放过,趴在床下看了许久,见没什么现转身就翻起了三人的行李,由于进宫不许拿太多的东西,每人就只能带一些贴身的物什、所以总共不过三个小包袱给她们翻找起来倒也方便,没一会儿所有的东西便都找过了,确实没有找到肖曼凝所说簪子后杜嬷嬷这才开口询问她:

    “肖采女,你的簪子确定是在这里掉的吗?”

    原本还一脸得意样儿的肖曼凝下一刻便紧张了起来,急忙出声道:

    “确实是今天回来现没有的了,肯定是有人拿走了,嬷嬷可要给我做主啊!”

    杜嬷嬷听闻一双小眼睛盯着三人瞧了半响,沈二锦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搜完了东西现下不会是要搜人吧!

    “三位采女、老身多有得罪了。”

    此话一出那两名宫婢当下便上前来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先搜查了沈二锦,沈二锦倒也淡定、冷眼瞧着她们,这杜嬷嬷果真没让她失望。沈二锦身上并没有搜出什么东西、转而又走向了沈清只是结果一样、春柳身上也是空空如也。肖曼凝眼看着要没法收场,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不料杜嬷嬷还未开口、一旁的袁公公便起了身、瞧了眼众人、目光最后落在杜嬷嬷身上:

    “既然什么都没搜出来那也就别在找了,横竖不过是个簪子、东西也搜了、人也搜了,就不要在这浪费时间了,这四人杜嬷嬷自己瞧着落吧!只是今日的事情闹得有些大了。”

    声音还挺柔的,吩咐完右手拂尘一甩当下便出了屋子。肖曼凝见此神情紧张的瞧着杜嬷嬷、谁道杜嬷嬷并没有瞧而是直接对着四人道:

    “才第一天就不安生,现在去门前站上四个时辰算是对你们的惩戒。”

    杜嬷嬷全身上下也就生了一双特别亮的眼睛,虽然生的极小却丝毫不影响她在这里的威慑力,所以当下四人便出了屋子、虽然肖曼凝极其的不情愿,最后也不得不跟着一起站到房檐下,杜嬷嬷见他们还算听话,瞧了四人一会儿这才带着两人离开。

    莫约站了一个时辰后肖曼凝有些浮躁了,当下便瞪着身旁的春柳道:

    “不过就是一根簪子,若是想要、说明了便是,我这种东西多的是送你们一个又何妨,何必这样偷偷摸摸的,就是拿了又何妨,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我还能说什么不成?如今倒好咱们一起来这罚站,算是丢尽了满仓镇的颜面。”

    “哼!肖大姑娘、请你睁大眼睛瞧瞧自己的身份,好歹都是大户人家的姑娘、瞧瞧人家羽蓁再瞧瞧你,怎么行事作风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区别。”

    说完便见她一双眼睛瞪得如同牛目,眼看着就要张口、不想又被春柳给截了去。

    “我倒是忘了、肖家可是最近起来的暴户,怎么能同世代经商的乔家相比,这暴户始终是暴户、即使在努力模仿终究也成不了大家闺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