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宫闺记事 > 第三十三章 失窃
    面善?沈二锦以前虽未进过这尚方司,但听说的可不少了,只要进了这里的人八成是活着走不出去的,所有说这里人表面上和蔼的、无非是现下眼前站的是采女,等半月过后、所有人该赐婚的赐婚、被皇上看上的一跃而上、自此也算是一招富贵了,至于剩下的无非就是成了宫婢在各宫游走,等着五年之期满后出宫婚嫁,只是五年的时间不短,这其中若是生点什么事儿、谁能猜的到。

    瞧着沈二锦似乎走了神儿,春柳难免觉得扫兴当下又看向右边儿的沈清,小声唤了一句:

    “羽蓁、、、”

    “这位采女想必是有什么问题吧?不防给老朽说说。”

    忽的听闻声音就在耳边儿,春柳立时站直了身子目视前方,杜嬷嬷瞧着没有回话当下便又追问道:

    “采女想说什么?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许是瞧着这嬷嬷挺和善的,况且又一直在耳边问着,春柳觉得若是在不答话会有些不好,张口便道:

    “我在说嬷嬷和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是春柳出门前父亲所叮嘱的,这样即使是太难搞之人也不好意思在对你脾气了,可是、这里毕竟不是满仓镇、不是春柳家。杜嬷嬷闻言到是一如既往的带着一脸的和善表情说道:

    “到要谢谢采女的夸赞了,不过现在大家一起学规矩,既是有规矩那就不能废,所以请采女现去一旁站着,好好看着她们学规矩。”

    春柳一听立时有些蒙圈,一双眼睛瞪的溜圆的望着杜嬷嬷,似乎不敢相信前一刻还觉得挺好的一位嬷嬷、下一刻竟然要处罚她,许是震惊之下不知该如何反应,杜嬷嬷一双小眼睛向后一扫,立时便来了两个宫婢将她拖走了,沈二锦冷静的瞧着自是不敢求情,若是不动的话也就是罚她两三个时辰、若是有人求情了那结果怎样就不能预料了。

    杜嬷嬷先是让所有人站直了,然后目露微笑、嘴角微翘。

    “这眼睛要会笑、却也不能笑的太过、也不能笑的太浅,太浅则显得有些敷衍,太过则没有内在,这其中的精髓只能由着你们自己去琢磨,若是将来有幸进了昭安门内,瞧见欣贵妃那一颦一笑、皆是恰到好处,虽早已身为人母,可那神韵与你们比起来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去,所以、现下你们只要把这些学好了,将来在宫里只需一年,这气质与神韵自然而然的便出来了。”

    “是。”

    一天的时间学的到是不少、从站姿到坐姿、在到吃饭的动作,等终于放松下来每人都觉得腰酸背痛、甚至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等沈二锦同沈清回了屋子这才记起春柳还在罚站呢!用了晚膳沈二锦便悄悄的省了一个自己的馒头,等春柳回来了赶紧拿给她吃、春柳一瞧这个泪珠子立时就掉了下来,沈二锦赶紧捂了她的嘴,现在熄了灯可不能在弄出点什么声音来。

    “桃夭、还是你对我好。”

    等掰开她的手后春柳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沈二锦心下还生了点不好意思,接着便又听她道;

    “怎么这个杜嬷嬷这样狠,我不过是夸了她几句她便让我站了四个时辰,这简直是个老变态,哼哼、等着我一招被选入宫看我不回来在她面前好好招摇招摇,看她还厉害什么……啊!我的腰啊、快块给我按按。”

    沈二锦听了双手便摸索上了她的腰,一动不动的站了这么长时间,想必现在疼的不仅仅只是腰了吧!

    “我等着那一天呢!到时候可不要忘了我呀!”

    说完便听到春柳舒服的嗯了一声便又接着道:

    “今天的事情说到底还是你的不是,咱们现在是在宫里,可不能像平时一样处处都由着自己的性子行事,今天正好也让你长长记性,看以后你还敢不敢了。”

    说着下手便故意重了些、立时便听到春柳一声闷哼赶紧道:

    “不敢了不敢了,好桃夭你就行行好不要在折磨我了,我都要散架了、嗯嗯嗯。”

    沈清听她们这里热闹、也起身到了跟前问道:

    “肖曼凝呢?怎么一直未见她。”

    经她一提醒两人这才想起来,肖曼凝确实一直未回来过,春柳晃晃手道:

    “不用管她,我回来的时候瞧见她进了秦月人的屋子,谁知道又是怎么攀上的关系。”

    沈二锦当下并没有接话,秦月人与黄莺儿都是这次选秀希望最大的,肖曼凝去巴结她们将来也能混个好出路,这样的事情不能说她做的不好,正想着门便被人给推开了,力道不小震得两扇门都跟着颤了颤,三人闻声望去便瞧见门口亮堂堂的、除了站着肖曼凝还有杜嬷嬷和袁公公,这还真是稀客。

    “你们都在,那就好说了,很好奇我为什么把杜嬷嬷和袁公公都请来了吧!两位里边请。”

    沈二锦瞧着她恭敬的把两人请了进来然后勤快的点了灯、这才围着三人转了一圈后到了两人跟前道:

    “杜嬷嬷还是您来说吧!我们毕竟也是同乡有些事情还是要留一些颜面的好。”

    杜嬷嬷一听这人如此大气、知进退,当下便点点头目光在三人面前扫过,与白天相比犀利了不少,沈二锦明显察觉到抓着自己手的春柳抖了一抖。

    “既然肖采女念着你们的同乡之情,不好开口,那就由老身来说。肖采女今日猛然现自己丢了一支金镶玉的簪子,你们也知道这金镶玉是宝贝的东西,如今也就你们一直同处一个屋子,若是有人拿了就赶紧交出来,趁着现在事情没有闹大还可以从轻落,要知道在宫里偷窃那可是要被轰出宫去的。”

    此话一说,三人心底立时便知是摊上事了,只是这又何尝不是无妄之灾呢!谁知道她有一支金镶玉的簪子。

    “嬷嬷、我们自昨日住进来以后、就没动过她的东西,现在她丢了东西与我们何干?”

    春柳白天刚刚受了气、现下再见心底虽有些害怕、终究抵不了心头的那股怒意,当下便直直的说了出来,杜嬷嬷的小眼睛立时便瞧了过去、春柳拉着沈二锦的手立时又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