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顺利
    沈二锦跟着领路的小太监进了院子、便被指引到了左边最末的一间屋子,高檐大门的好不威武,推开玄色大门里边竟是早已坐了人放眼去望竟然全是熟人。

    “呦!百事通竟然也住这里,到真是缘分啊!”

    沈二锦瞧了眼肖曼凝不知这百事通的称号她是如何想出来的,当下杏眼一弯笑了笑算是给了回音,直接向坐在一旁整理床铺的沈清走去。

    “乔小姐原来也在这?”

    沈清瞧见是她当下便笑了,热络的说道:

    “你也是这间房里的,听说咱们要在这住半个月的时间,现下倒好了都是熟人,也不至于太过寂寞。”

    沈二锦还没搭话便见坐在桌边儿的肖曼宁,逍遥的抛着手里的一锭银子道:

    “到是真会套近乎,乔姑娘啊!咱们好歹也是一个地方的,身为邻居十几年到是也没见过你分毫,乔家这是把你当做大家闺秀来养的啊!足不出户。”

    肖曼凝说这话也不见得就是恶意,大概就是瞧着心里有些不舒服、两人在这里也有一刻钟的时辰了,却也没瞧见她主动和自己说点什么,可这沈二锦一开口她便立时笑盈盈的接上了话,不过是一个乡下丫头竟然能得到这样的待遇,一向傲娇的她如果现在只在一旁看着不言语,到真不像她的性子了。

    沈清闻言立时看向肖曼凝温和的道:

    “早就听闻肖姑娘不紧貌美如花、而且还伶牙俐齿,今日一见我倒觉得肖姑娘很有灵气,出众的很。”

    得到了沈清的夸赞肖曼凝并不买账,自小倒大所有的人便围在她身边打转,这些话听得耳朵简直都要生了茧子,当下收了银子揣在腰间便要出门:

    “你们到是悠闲,如今到了这个地方也不知道出去看看,反正话我是说到了,若是将来没有被皇上选中,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说罢便出了屋子,如今这屋子里有五张床榻,现在只住了三人到显得空旷了些,沈二锦刚要去整理自己的东西、门便又开了。

    “是你们啊!我正愁着没有认识的人呢!如今倒好,总算不是我孤苦伶仃的一人了。”

    声音到真是欢快,不用看便知道来人是春柳。

    “怎么就你一个、白莲姑娘呢?”

    春柳一听这个立时叹口气、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说道这个我就替她觉得惋惜,你说说咱们这好不容易到了京城,若是一招被皇上选中那好日子不是一下就来了吗?可白莲偏偏就在第一关就被刷了下去,连着皇宫也进不来了,我心下可难过了好一阵子。”

    说着话便到了沈二锦刚刚铺好的床榻上坐好,说完后还特别认真的长叹一口气,瞧着确实挺无奈。沈二锦与沈清互看一眼,沈二锦笑眯眯的上前准备安慰安慰她。

    “白莲姑娘是怎么被刷下去的?凭她的长相怎么也不会连第一关都过不了。”

    一说这个春柳立时就来了精神,张口便道出了当时的情况。

    “白莲在我前边儿,当时她自报了名讳后那太监便问她父亲是谁,她便又说了一遍最后也不知怎的那老太监从头到脚了看了她一会儿,便说她可以回去了,我当时就急了,可是她却一直给我使眼色让我不要上前。我可是眼睁睁的瞧着她走了的,心下还有些不舍得。”

    沈二锦听闻立时便有些无奈,合着这几对那白莲竟然产生了依恋感,这也忒快了点吧,不过瞧她这样子大概也就是小孩子心性,安慰两句过几天便会没事了。

    “这个咱们谁也没办法啊!你也不要为她觉得惋惜,现在她没有选上兴许是她的福气呢!每人的心思不一样,她不用进宫或许对她是一件好事。”

    春柳原本就心下不痛快,现在听了她的话立时噘了嘴、泪珠子如同断了线的珠子簌簌的掉了下来,这下倒好了本是要劝说的,怎的还把人跟惹哭了呢?瞧着她止不住的泪珠子沈二锦立时傻了眼,她虽然没有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可怎么说也经历过了一些事情,只是……面对这哭的正欢的人她真的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啊!沈清瞧她怔愣着、摇着头走过来坐到春柳旁边轻声道:

    “想哭就哭吧!我知道你同她一直很好,现在难过也是正常,只是她既然已经走了你哭过就没事了,毕竟你将来要走的路与她再无交集了。”

    此话一出春柳的眼泪掉的更凶了,这让两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沈清瞧了眼沈二锦两手一摊表示她也没了法子,沈二锦这才现,原来两人都没有劝人的经验啊!

    到了晚膳时间才见肖曼宁回来,瞧着还挺欢喜、三人也乐得如此、至少她高兴了也不会再找三人麻烦。

    到了第二日早膳刚过便听到有宫婢挨着门的来唤,到了沈二锦四人房门前刚唤了一声,便见肖曼凝特别痛快的上前开了门、而且笑的还异常和善:

    “姐姐来唤我们不知有何事?”

    那宫婢一听当下便带了笑容的温声说道:

    “芳嬷嬷让所有小姐都去前院集合。”

    刚刚说完便见肖曼凝往她手里塞了一锭银子,那宫婢面上先是一惊,紧接着便满脸笑容的又提点道:

    “姑娘们要赶快了,芳嬷嬷是咱们这的掌事嬷嬷、一向很严厉。”

    说罢便又继续去通知了,不过肖曼凝的那锭银子到是起了作用的,比如她说的芳嬷嬷是这里的管事嬷嬷、而且脾气不大好应该是个不好相处的,沈二锦仔细的收集着一切关于这里的消息,以前知道的那点子东西现下事过境迁、估摸着早已经物是人非。

    沈二锦到达前院的时候已站了不少人,一院子的美人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或说、或笑的当真是热闹。沈二锦本就落在了后边儿到此便倚着一旁的廊柱瞧着院里的人、想着找点有印象的。虽然那时的记忆不见得还存了多少,但好歹沈二锦心下还抱着些希望的、若是能找到这么一个人将来又未必不是一大助力。可是瞧了半响,无奈一个眼熟之人都没有、沈二锦心下有些失落,现如今的状况真是两眼一抹黑、若是找不到一个相熟的、了解一些的人,恐怕连进二道门都是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