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出人命了
    稀松的大道之上由于时辰过早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围在一起,而正中躺着一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子、秀绕过脸颊零散的铺在地上,尤为醒目的是周身一大滩的血迹,触目惊心。春柳只瞧了一眼那惊叫还没来的及出口、便软软的向后到了下去,现在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事情吓傻了、自然没有人来管她。

    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是依着她的衣服来看那人……应是丹梅无疑。她们在这都吓傻了、那管事嬷嬷见了便赶紧差人去唤管事的,瞧着还在张望的几人立时呵斥道:

    “都看什么?都给我进屋呆着,没有允许谁都不许出门。”

    听到这严厉呵斥、所有人不敢停留,赶紧乖乖的进了屋,再也不敢出门。原本要一早进京的,现在却不得不耽搁下来,如今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谁也不能走了。

    沈二锦原本想着最起码也要耽搁一日了,每成想只过了两个时辰便有人来唤,说是管事嬷嬷说的带好所有的东西赶紧出来集合,这意思是要动身了啊!没想到的是在大厅里管事嬷嬷早已等在那里,听到有人来报说人都到齐了,一双老眼精光四射的瞧了前面众人便听她喊道:

    “今天一早有秀女失足坠了楼,大选在即竟然生了这样的事,着实让我很生气。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把在家所有的小脾气都给我统统收拾起来,可有人似乎把这话当做了耳边风,依然我行我素。”

    声音之严厉、让现场众人立时噤若寒蝉,管事嬷嬷瞧见起到了效果,当下便稍稍放缓了声音道:

    “今日之事不过是个意外,那坠楼的女子叫丹梅来自满仓镇,家境不大好自小性子便比较内向,所以、今日生这件事全由她心胸狭窄所致,不过是几人之间生的一些口角之争,便如此想不开,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要知道你们将来的路可是比这个要难上千倍、万倍,若是连这些点子委屈都受不了,现在大可不用进宫了。”

    说的是实话,可现在丹梅真的是失足坠楼吗?相信所有人心底都有怀疑只是不敢言罢了,就像那管事嬷嬷所说的、将来的路注定不大好走、现在只是有点口舌之争、真的跳楼也好,这样的结果难免有些让人惋惜,可是却没有人关心她替她抱不平,这个地方哪里有真心待人的,保全自家才是最重要的。瞧见丹梅的下场沈二锦心头却越的凝重。过了翼城满打满算也就再有一天的路程便进了上京的地界。

    大昭的都城昭郡又名京城、位于大昭的正中央,地处肥沃之地,四条大路横穿于其中,东接翼城西穿两座城池是商旅必经之地,所以无论春夏秋冬只要是通往京城的路就从未静默过。

    待秀女的马车成群结队的进了城门。立时便被围观了,听着外边儿熙熙攘攘的叫卖声、春柳很兴奋,虽然心下好奇却也不能掀开帘子瞧上一眼,因为管事嬷嬷严厉通知过了,若是有人敢掀开看一眼,失了皇家的名声那就别怪她不客气,因着丹梅的事情在所有人心底或多或少都留下了不少阴影,所以现下无论有多好奇也没有人真的敢掀开来看。午时之前马车便到了宫门口,这次时间似乎有些紧、一进京城便要直接进宫进行初次选拔。

    下了车便有人来领,二百来号人站成了两排慢慢的朝宫门移动着,春柳站在沈二锦身后、与她其平的是白莲,抬眼瞧着巍峨的城门、上边儿站着的是威风凛凛的禁军、全身银色铠甲在阳光的映衬下闪闪光。这、承载了无数人的梦想,代表了无上荣耀的地方、瞧在沈二锦眼里却觉得异常刺眼。

    久违了、昭郡。

    “桃夭,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啊!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皇宫呢!原来竟是这样的气派,这还是门口呢,里边真不知识是何等的富贵。”

    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兴奋与激动,沈二锦听闻有些愣神,所有人都向往的这片繁华、不知埋葬了多少人的青春与性命,却还有无数的人挤迫了脑袋想要走进去,看看那一时的繁华。

    春柳见没人理她便伸手拽了拽沈二锦的衣服,又出声询问道: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也被震撼到了。”

    沈二锦回了神瞧着满城禁军轻声道:

    “是啊!确实被震撼到了。”

    这里的繁华一早便领教过了。春柳见她同意自己的话便更加得意起来,转头又问像了白莲:

    “白莲、你怎么一直不说话,连桃夭也觉的好,你认为呢?”

    说完还没得到她的回话,同沈二锦站在一起的肖曼凝冷哼一声凉凉的道:

    “还真是土包子,皇宫是什么地方、你这辈子能来瞧上一眼是你的福分,竟然还在这里咋咋呼呼的,简直是丢尽了满仓镇的颜面。”

    瞧着她那拽拽的样子,好像她有多见过世面似得,春柳当下也学着她的样子冷哼一声道:

    “这有什么、反正都是从小地方来的,该是什么性子就是什么性子,别告诉我肖大小姐之前就来过这里。若是这样倒是可以说出来让我听听,也开开眼界。”

    虽是学着她的语气毕竟没有她的那份傲娇,所以这话说出口就没了肖曼凝的气势。

    “哼、瞧瞧你那个样子,简直是东施效颦。”

    说完斜眼瞧着春柳又要张口说话,便适时的张口道:

    “你以为这皇宫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别以为有了进宫选秀的资格便觉得定会见到圣颜,先过了门口这一关在做你得美梦去吧!”

    这话显然是话中有话,奈何春柳实在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转头瞧瞧白莲显然没有要理她的意思,当下便又拽了跟前的沈二锦道:

    “桃夭,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宫门口有什么?”

    肖曼凝摇摇头似乎再说这人简直是无药可救了,春柳现在也不怕她了,反正那管事嬷嬷都已经说了,进了宫便都是秀女只要没有得到皇上的赏识,便没有谁比谁高贵。沈二锦听到两人说的话当下便轻声解释着:

    “咱们虽然都有了选秀的资格,可若是要进宫,就要通过层层的选拔,现在之所以排成两排是因着在宫门口、有管事的人在那进行初轮的挑选,若是在这便被刷了下来,就会得到一些银子、最后在由人送回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