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他乡偶遇
    待所有人用过晚饭后,便都被叫去了大厅,打眼一瞧乌压压的全是人最少有二百来号,沈二锦再次叹息这驿馆之大。

    没一会儿便来了位面容严肃的嬷嬷,大约五十来岁的年纪,一身青色的锦缎,头上盘的是简单却又不失大气的随云鬓,刚走出来的时候那股子威严便显露无疑,双手背在身后在众人面前来回踱着步子,不疾不徐的却立时让叽叽喳喳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沈二锦站在人群里有些靠后的位置,自打瞧见那身青色锦缎起,便知道这人是出自宫里。

    那嬷嬷见众人都闭了嘴,这才踱到正中瞧着众人道:

    “不管你们是哪家的小姐,不管你们家里的地位是多么的显贵,只要到了这里、就要扔掉在家里养出的大小姐脾气,只要进了宫你们便是一样的身份、一样的地位。与其到处为难别人倒不如现下多联络联络感情,这进了宫难免还会碰见,到时候说起来也是同年的秀女,好歹有个照应。”

    这嬷嬷说的虽然不留情,可句句是实话,只是听进去的人不少、没有听进去的也大有人在。听了管事嬷嬷训话,又在翼城带了两日,说是第二天早上启程前往京城,临行的前一天晚上,沈二锦已经找准了那黄衣女子的房间,瞧着只有她一人在的时候敲了门。

    “是谁?”

    这声音如此熟悉、沈二锦便断定自己没有认错人,下一刻门应声而开,一张熟悉的脸虽然施了粉黛、整个人都俏丽了不少,可那一片一笑都是沈二锦在熟悉不过的人儿。

    沈清。

    门口人一见她也有些呆愣,随即便赶紧拉她进屋,进了屋坐在榻上沈清这才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此时的好奇与沈二锦心下一样,所以当下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张口问着:

    “清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以乔家小姐的身份,那不是嫁到镇上了吗?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变故?”

    在这能瞧见沈清着实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沈二锦思虑良久、最后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她是冒名顶替来的,可是想不通的是、乔家人怎么会冒着被杀头的罪名让她前来呢?

    沈清闻言嘴角瞬时泛起一丝苦笑,有些无奈的道:

    “也不瞒着你了,原本这是我与乔家达成的协议,谁也不许说的。我进了乔家的第二日、就连乔家公子的面儿还没见着,就被乔老爷与其夫人叫到了一处密室里,原来这次乔小姐也在选秀的的名单上,可是乔小姐自小便与她哥哥一样,是个体弱多病的,现下乔公子没几天活头儿了,乔家老爷不想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再搭上自小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所以说亲是个幌子、想找一个肯代替她进宫的人是真。”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隐情,怪不得乔老爷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让她来顶替,定是自小养在深闺没有几人见过的,看来不是所有人都希望着自己女儿入宫能挣个一席之地。

    “那你们达成的协议与皓儿有关吧?”

    只要是沈家庄的人便都清楚,能撼动沈清的人除了沈皓便再无他人。问完果真便见她点点头道:

    “乔家答应会让他去念最好的学堂,会养他一辈子,但是、皓儿还小托给谁我也不放心,我只要皓儿能好好的、将来考取个功名做个小官也好,好歹是能保全自己了。”

    沈二锦到觉得当时她若不是念着皓儿而答应这桩婚事,没准儿将来还能找到一个中意的人儿,只要人品好俩人情投意合又何必担心他不会帮忙看管沈皓,再说、沈皓过不了几年就真正的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以后必定会有自己要走的路,沈清现在为他把所有事情都想周全了,却唯独忘了她自己。

    “你一直都是个好姐姐。”

    沈清笑笑没有吱声,只是那满脸幸福的表情满满的摆在了脸上。过了一会儿就听她开口道:

    “到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出现在这里沈清也着实惊讶,她的出现与自己一样都有些不可思议。沈二锦心下无奈、两人自小便认识、所以这件事情实在是瞒不得。

    “我现在是桃夭,同你一样这都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沈清一惊,当下一双眼睛瞪得极大,竟然同自己一样、

    “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二锦叹口气有些事情还是要说得。

    “桃夭有一个与她情投意合的人,现在死活不想进宫,四白叔想着早些年进宫的妹妹、到现在也是杳无音讯,所以也便不忍心让她进宫。”

    说得笼统却点明了所有的事情,沈清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却越的好奇。

    “那你就顶了过来?你这不是胡闹吗!你走了那沈母怎么办?还有望芸姐和望春,你若是要进宫,一年半载可是出不来的,你放的下他们吗?”

    沈清本就是无父无母的,自小便与沈皓相依为命,只要把他安顿好就什么都好。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明白她怎么能放弃那么好的一家人,孤身一人上京去。

    “这个说来话长,这条路真的不好走、日后咱们定要互相扶持,一同走下去。”

    沈清闻言心下叹息,这条路若是走好了那便是一条康庄大道,若是不好、也就只能化作一抔黄土。

    “你说的对,今后咱们一定要互相扶持,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保住性命才是。”

    或许都知道将来的路艰辛、太难走,当下便相顾无言。

    第二日所有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一阵尖叫划过长空直击每个熟睡之人的耳膜,沈二锦猛地张开眼睛、杏眼立时瞪得溜圆,稍加考虑便断定了声音的来源,声音这样清晰必定是来自二楼。随后春柳与白莲也醒了过来、几人互看一眼便都不约而同的穿衣起身,待出了门楼道里稀稀松松的站了十来人,皆都趴在窗户上探头向下望着、沈二锦便也上前瞧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她惊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