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说服沈四白
    沈四白闻言刚刚还挺坚毅的眼神儿,瞬间柔和了不少,刘玉齐见此便再接再厉的道:

    “我知道您也舍不得,若是您同意我定会待她好的,这一辈子我会一心一意的对她好,您要是不放心可以随时跟着我监督我,您就桃夭一个女儿,我也没有父母,日后您就是我的父亲,我们会一起孝敬您的。”

    这是在保证了,沈二锦听闻觉得他也太心急了些,这沈四白什么都没说呢!他急着保证什么?不过倒是可以理解他对桃夭的一片心意。

    既然人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沈四白也觉得自己以前太倔可些,当下看着刘玉齐倒也没有之前那么碍眼了。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现在是皇命不可违,我也着实没了法子,我家桃夭是上了花名册的,这秀女只要少了一个追究下来谁也讨不了好。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若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还是回家去好好找个人成亲过日子吧!”

    显然刘玉齐是说不动了,沈四白是个老秀才,所有接触的书籍都是以圣贤为目标,为国家效力才是根本,原本这思想已经贯穿到了骨子里去,是很难拔出的,不过他这一辈子空有个秀才的名声,后来的赶考再也没中过、这也多少削弱了报效国家的那份热忱,再有就是他妹妹的事情了,总体算下来虽然还是满脑子的老思想,终归还是会顾着自家的孩子吧!所以、现在说出这话来怎么着也有五成把握吧!这也是沈二锦敢与刘玉齐达成协议、冒这个险的原因。

    不过显然刘玉齐不善言辞,着急着说了这么多后沈四白只这一句话便被给堵得无话可说,沈二锦不禁摇头,往日里只当他是故意耍酷、不爱同邻里之人打交道,现在看来他是真的不善言辞、不知道说什么?

    沈四白瞧着他不动,挡在马车跟前这车也动不了、念着他是真心喜欢桃夭,沈四白也没说什么。到是车里的桃夭坐不住了,起身掀开车帘便跳了下来,到了刘玉齐跟前对着沈四白双腿一弯便跪了下去。

    “爹,从小到大我一直听您的话,从没有做过违背您的事情,当初玉齐上门来提的时候您就不同意,女儿便一直顾着您的意思从未在提过这件事情,可是、最后等来的却是一张皇榜,姑姑是怎么进的宫、当初爷爷奶奶走的时候那失望的眼神难道您忘了吗?姑姑现在也没有回来您心底比我清楚,她必定是凶多吉少了,难道您真的要我走她的老路吗?”

    沈桃夭在村里也是有名的美人了,虽然也就是平等姿色,但在沈家庄里能脱颖而出的也没几个,不过好在心性不错,所以在村里也是个好的。既然她这样说了,沈四白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的好,她这个女儿啊!这些年推掉了多少婚事,心下的想法他怎么能不知道,现下她都这样说了沈四白心下真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现在和爹说,让爹怎么办?”

    桃夭一听这意思,就知道他松了口,刘玉齐便也很有眼色的跪了下来,两人就这么跪着、没多大一会儿沈四白便彻底的投了降,无奈道:

    “你们说吧!到底要我怎么办?”

    桃夭等着就是这句话,赶紧张口道:

    “爹,这次我们是有准备的,我走了自然会有人替我,只是那人还没到,您在这等一等,她来了之后只要您按着她的意思去做,便不会有问题。”

    这话说的确实没有依据,沈四白知道,这是她们为了不进宫编织出来的借口,只是这借口未免也太烂了些。

    到此、沈四白抬头望望天有些事情他不是不后悔,想当初送小妹进宫的时候他是何等的高兴,当时他的神情怕是只能用春光明媚来形容了,村里头一个秀才出自他家、头一个进宫的秀女也是出自他家,这是何等的荣耀啊!只是、时至今日,怕是再也没什么荣耀可言了。

    想了一会儿这才打眼瞧着面前跪着的两人,当初只觉这个孩子配不上自家闺女,可现在看来两人站在一起何尝不是郎才女貌,想到此无奈的叹口气挥了挥手道:

    “算了算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若是现在要走就走的远远的,把名字什么的都换了、再也不要回来了,若是被抓住了谁也帮不了你们了。”

    终于等到他松了口、两人高兴的对望一眼,刘玉齐当下便道:

    “叔、我们这几日是回不了村里了,我们会在邻镇等你,到时候事情办妥您便同我们一起走。”

    沈桃夭闻言也跟着点点头认真的道:

    “爹,我们说的是实话,只要您按着她说的去办就一定没有问题,我们在临镇的天福客栈里,您若是不来我们就不走,大不了被官府现把我们抓起来了事。”

    沈四白一听、瞧着两人心下立时一叹,也不知道该拿两人怎么办才好,自己女儿的倔脾气自己最是了解,现下他们走了才是要紧事儿。

    “去吧去吧!我知道了。”

    沈桃夭见他这神色便知道他不信他们两个,当下也不再说什么,因为那个人她确实也不知道是谁?刘玉齐对这件事情保密的很谁也不提。瞧着两人走后、莫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沈四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镇上,先瞧瞧情况再说。刚刚架起缰绳车子都没动、抬眼便瞧见前面出现了个人影,细看之下竟然是沈家的二丫头,当下好奇的问道:

    “锦丫头,你在这里做什么?”

    说完便见那杏眼一弯,当下便露出了锦氏微笑。

    “我来搭您的顺风车,四百叔应该不会拒绝吧?”

    怎么着也是一趟空车、沈四白自然不会没拒绝,待沈二锦上了车两人走着她便状似不经意的问着:

    “四白叔,听说二姑姑早些年便进了宫,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她比您小几岁啊!”

    明日起、本文将会定在午时中午十一点半定是更新,on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