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开端
    说完后瞧着沈望春还是不说话、反而把手里的书扣在脸上,好半响才听到声音自下边儿闷闷的传了出来。

    “你就不能不去吗、大不了我好好读硕将来去京城考取功名,即使你不嫁人我也养着你。”

    这话说完沈二锦心底暖暖的,只觉此生能在这一家住了这么久,便再无遗憾了。

    “好好读书,这功名一定要考得,即使中不了前三甲只要在前五十名以内就会有个好前途。”

    说完见他没什么动静,便起身出了屋子。

    卯时刚过沈家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沈二锦便悄悄的起身穿戴整齐后、打开沈母收拾好的小包袱,里边儿除了几件换洗衣物,还有一个小小的青色布包,打开来借着外边儿昏暗的月光,便瞧见了二两碎银,这怕是沈母攒了好几个月的了。把包袱重新收拾好,将银子放在沈母枕头旁儿,已经迟疑了好几日了、可即使是再不舍、也终将要有离开的那一日。而沈二锦明白自己将要走的路、所以,现下不管是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她。

    前脚刚出门后脚沈母便起身透过窗户瞧着那人影走出院子、轻轻的、推开大门、然后又缓缓的在即将合拢的那一刻,似乎有所迟疑、沈母多希望她此时能推门而进,说一句、不走了,可最后的希望在大门合拢的瞬间便支离破碎。

    出了门便瞧见远处依墙而立的黑影,待走的近了那人便张口道:

    “出来的有些迟。”

    “没关系。”

    简单的两句话、两人便再无言语直接上了路。如此沈二锦在沈家庄八年来的生活便终结了,十几辆银子外加几件粗布衣衫,带着对沈家的留恋与不舍,上了路。

    自此之后、沈二锦即将是一个全新的沈二锦了。

    今年雨水似乎特别多,早起还能瞧见半轮弯月到了早饭时间天儿便阴了起来,沈母瞧着马上就要下雨了、心里开始担心起沈二锦、一边儿埋怨着昨日收拾东西的时候,怎么就忘了给她装一把雨伞呢?自小她就身子弱,若是在淋了雨可怎么是好。想着想着便要张口唤沈望春去送伞,可刚刚吐出一个望字、整个人就愣了,怔怔的瞧着阴暗的天空晃神儿。

    此时在五里开外的地方、原本郁郁葱葱的叶子因着这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瞬间便被打湿了、都拉耸着个叶子、有些萎靡不振。远远的便听到一阵马蹄声,声音缓缓的似乎赶车之人并不着急、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没一会前方便出现了一辆马车、整个车身都不大、车辕处磨损的不轻、许是使用的年头有些长、表皮磕磕巴巴的脱落不少,几乎已经辨不出它本有的色彩了。

    拉车的是一匹瘦马,待走的近了仔细一瞧更像是一匹骡马。较大的体型使它瞧上去更是瘦骨嶙峋,似乎也很讨厌这下雨的天气、拉耸着脑袋无力的迈着步子。赶车是一中年男子、瞧着身形不高,头上戴了一顶厚厚的毡帽。一身藏青色的长袍、领子遮住了他大半个脸。依然挡不住这下雨天扑面而来的冷风。忽然车里传出一阵嘤嘤的哭声、一听便是女子捂着唇出的,男子无声的叹口气劝道:

    “如今已经贴了皇榜,就算是爹同意了你与刘家那小子、也于事无补了,早知今日爹无论如何也不会嫌弃刘家小子无父无母又家徒四壁了,只要能保住我闺女的命,那便比任何事情都宝贵。”

    车里女子想必已经听到了,却是不为所动还一直小声的哭着,自从家里出来这哭声便没断过,男子实在是怕她哭坏了身子,这还没进宫呢!身子就坏了那还有生路吗?

    “闺女啊!如今算是爹对不起你了,只是现在已经没了法子,等你进宫后想着法子去寻寻你姑姑,若她还活着多少也能护你周全。”

    说了这话终听车里的人儿有了反应。

    “如今这样了,你还指望我能寻着她吗?她若是还活着早就过了出宫的年纪,既是出了宫就该回来看看爷爷奶奶,她要是还活着也不至于让他们遗憾终生。”

    声音细细的,男子又何尝不知道,只是凡是都有个万一、万一她没事呢?

    “许是你姑姑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宫里的事情谁又说的准,总之去了你先想法子去打听打听,只要她还在宫里就一定能找到的。”

    只要她还活着,那便是有希望的。说完女子便再不出声,到是男子心底有愧,总觉得这件事情是自己对不起她,可是既然已经成了这样,也就只能在想着别的法子,进了宫也能有个人照应着点。

    马车这走的不疾不徐的,穿过一小片杨树林,快到尽头的时候便见树林边儿上站着一黑衣男子,乌高高的在头顶绑了个鬓。整个人瞧着利索不少,这样的天气竟然好有人在这里淋雨。待赶车男子走进了一瞧、在还有四五米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你小子在这里干什么?”

    刘玉齐一早就在这等着,到了现在也有两个时辰了,现下终于等到她来了这心立时就提在了嗓子眼儿里。

    “四白叔、你放心,我今日不是来找桃夭的,我想和您谈谈。”

    沈二锦躲在一草丛后儿,听到这生硬的语调、立时摇头,心叹、还谈谈,你就是说商量商量都不见得会有人搭理你。果然、沈四白听了立时有横眉竖目的迹象了。

    “有什么可谈的,如今就算是我同意你们在一起,那也没了机会,你和桃夭注定是没了缘分,还是早早的另寻她人吧!”

    沈四白说的到是在理,可依着刘玉齐的心性,若是能放弃就不会追到这了。

    “叔,我知道您现在犯难,可是您真舍得让桃夭进宫吗?她姑姑不就是一个例子,现下你就只有桃夭一个女儿了,难道真要送进宫里去吗?到您年迈的时候该怎么办?谁守在您身边儿?怕是到时想要在见她一面都难了。这样的事情已经经历过一次了,难道还要在经历一次吗?”

    现在若说自己是新人的话,却又有些老,总之就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地界儿,亲们若是觉得本文还行、值得一读,那就是对清潭最大的支持,同时呢!也希望能留下您宝贵的一票不要脸的说捂脸求推荐、求收藏,很重要、很重要、很真重要的说……任何一个的点击、收藏与推荐,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