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送银子啊!
    说完便瞧沈望春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嫌弃,沈二锦也不理只是嘿嘿的笑着,沈望芸瞪了两人一眼点点头道:

    “就你们俩会算计,这支簪子虽不值钱却好歹是你们的一片心意,就这么着吧!即使是换成银钱也应该是由我去呀!”

    此言一出两人心底都不约而同的叹息、一向稳重的大姐竟然变得跟他俩一样赖皮了起来。  送了礼物沈望春便又去写柳先生布置的文章,而沈二锦就跟着沈望芸凑在一起、她绣她的帕子,她打她的络子,时不时的还念叨两句;

    “芸姐、你要是出嫁了多回来看看,娘定会想你的。”

    沈望芸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算是给了回应。

    “望春现在的性子还是个收不住的,可也是个孝顺的,只是终归年纪太小留他在家总有些不放心。”

    听了这话沈望芸这才抬眼瞧了瞧她有些疑惑的说着:

    “不是有你在吗?只要有你在我就放心很多。”

    此话一出沈二锦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就是因着自己不在了、所以才这样担心。只是担心归担心,却也是什么都做不了。想清楚了这个当下便也不再说什么,因为、说的再多也没什么用了,临了的时候总是什么都不放心,却又不甘心自此留下来,就像沈母所说找一户人家嫁了,生儿育女的,这些事情沈二锦从未考虑过,在她心底这种事情似乎离她很远很远。

    第二日一早,沈二锦早早起身家里家外的收拾一通,等沈望春走的时候只觉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刚把院里收拾干净便来了位稀客、张宁锐。

    “早、”

    张宁锐在沈家门口转悠了有些时辰了,思来想去最终才探出半棵头来小声的跟她打了个招呼,却是不敢进门,沈二锦手里拿着干活的扫把瞧着他的样子只觉好笑。

    “来就来呗!怎么这个动作。”

    都已经定了亲事,怎么还这么畏畏缩缩的,难道芸姐就真的那么吓人不成?

    张宁锐不知道她心底所想,朝里边儿望了望,眼神里明明有些期待还却又有些紧张。看的沈二锦连连摇头。

    “你来这做什么?若是来看芸姐的可以进来看啊!”

    正大光明的,没什么问题了,反正在这里也没有像那些大户人家那么讲究了。张宁锐闻言摇摇头道:

    “不进去了,今日来是特意来找你的和弟弟的。”

    弟弟?竟然叫的这么亲切,还真是自来熟。

    “什么事啊!还至于一大早就跑了来。”

    张宁锐闻言嘿嘿一乐、

    “也没什么大事儿,上次不是你们去我那特意送信了吗!所以我才能这么顺利,早就想谢谢你们姐弟了,只是今日才得了空来,这个给你。”

    说着便从腰间拿出了两个荷包、荷包不大、接在手里却有些份量,沈二锦一经手便知道里边儿装的银子,至于多少吗……还真掂不出来。当下好奇的望着他道:

    “这是什么意思?”

    张宁锐挠挠头总觉着这样做有贿赂姐弟两个的嫌疑,却又觉得这样做是在正常不过。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谢谢你们来告诉我这消息。真没别的意思、你不要多想。”

    一大早的来就是为了感谢两人?这个理由到真是让沈二锦受宠若惊,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把钱还回去,可那份量确实不轻,若是真的还回去了还真有些舍不得。

    张宁锐只觉那双杏眼骨碌碌的转了几转后。就在他淬不及防之下她忽然张口喊道:

    “芸姐。你出来一下。”

    声音还真大、张宁锐心下一抖、一双眼睛热切的望向门口,自从上次一别,细细算下来已经有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没有见过他她了。沈二锦喊完瞧着他那神情、脸上的笑容不言而喻了。

    沈望芸出来的时候见到张宁锐有些呆愣,或许是没想到他竟然会亲自上门。沈二锦也不理会两人之间的小情绪,直接张口询问道:

    “这个人今天上门来说是给我和望春来送谢礼了。”

    说着举起手里的荷包晃了,晃也不管她看清楚了没有直接问道:

    “我要不要收?”

    其实问这话沈二锦心下还有那么一丁点的紧张,若是她说不许收,那自己还回去的时候肯定会心疼的。哪知沈望芸只瞧了一眼便道:

    “收下吧!总归是他的一片心意。”

    知妹莫如姐,沈二锦立时喜笑颜开、转身轻声唤了一句:

    “谢谢了、姐夫。”

    声音很小站在门口的沈望芸根本就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到是张宁锐受宠若惊的张了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组织了一下语言最终现居然是无话可说。沈二锦道了谢便贴心的给两人留点私人空间,揣着两个荷包进了屋。透过窗户想要看看两人在说什么?无奈两人站的有些远也什么也听不见,到是沈母突然在背后拍了她一记。

    “瞎看什么、还不赶紧做你自己的事儿去。”

    横竖也听不到什么沈二锦撅着嘴点点头便进了望春的屋子,打开两个荷包数了数、一个里边装的是十五两碎银,沈二锦立时笑的一双杏眼成了弯弯的月牙儿,这张宁锐未免也太大方了些,三十两银子啊!看来那次上门报信到真是去对了,将两份银子都分好、自己拿了十两银子,剩余的二十两都塞进了一个荷包里,放在了望春床头的书摞里,加上自己之前剩下的八两银子总共十八两,对于她来说真的不少了。

    等出来的时候沈望芸已经回来了,沈二锦翘望望院子空空如也,早就不见了张宁锐的人影、当下便好奇的问道:

    “人呢?走了、怎么也不多留一会儿。”

    说罢就见沈望芸瞧着她的眼神像是看穿了一切般的通透,沈二锦当下便闭了嘴。这天儿晚上沈母把所有人都叫到一起开了有史以来沈家的第一次集体会议。不过这到让沈二锦异常紧张,随着时间的临近有些事情她越的不敢去想,索性便决定什么也不说,到时候直接走了便是,不管有什么后果都不是她要面对的了。没想到的是沈母竟然说出来了,确实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今天说一件事情,二锦过不了几日就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