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沈父
    “前些日子就知道你与往日不一样了,直到前段时间我现你的东西不见了,我就知道你定是要做什么事儿,自从你爹吧你带回来的那天起,我便知道我的孩子回来了,上天待我不薄,你知道吗?娘这辈子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成亲、生子,只要好好的过日子、活着才是最好的。  ”

    活着才是最好的,沈二锦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自打在荒郊野外睁开眼的那一刻、沈二锦便了誓,这一辈子、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就决不去放弃。往事都清晰的映在脑海里、每每夜半时分它们就会浮现出来一刻不停的提醒着她,甚至有一次她想放弃了、想要好好的在这过日子,那次的梦境却异常的清晰,有一个人面容模糊的指着自己,说她变了、把一切都忘了,只顾着过自己的好日子,忘了所有的人是怎么死的,最后只凄厉的喊了两个字,却足以让她放弃现在所得到的所有。想着想着沈二锦便眼角泛红、赶紧趴在沈母的腿上掩掉即将落下的泪珠,声音闷闷的道:

    “娘,娘,您知道我心里有事儿,这些年是我长这么大活的最简单、最享福的日子,这件事情我必须去做,等做完了我便回来侍奉在您左右,在不离开。”

    声音闷闷的听在沈母而里、就像是用锤子敲在她心头,若是可以她真想找根绳子把她给绑起来,等到成了亲有了孩子看她还有什么想法,可是想归想,若是她真的这么做了,二锦多的是法子来应付,到时候别没办成事儿,两人在结了仇。

    “唉!你一向是个有主意的,自从你回来的那天起我就没想到你会在走,我就想着咱们一家子就这么好好的、那该多好。”

    沈母知道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可是究竟要做什么?要去哪里?这个她从未说过,现下怀里抱着她想必在过些时日,就连她的人都看不见了。

    “到底要去哪里?还回不回来?跟娘说说,也好让娘有个盼头。”

    “我那个地方太远了,有可能要走很久、若是有办完的那一天就一定会回来,所以娘一定不要搬家,若是哪天我回来要是找不到家,就真的成了无家可归了。”

    这还是什么都没说,沈二锦真正想要说的、若是自己回来了那便不会再走,若是……自己当真回不来了那就无需在等了,八成是回不来了。沈母听了习惯性的点点头,也不管她瞧不瞧的见便问道:

    “什么时候走?等芸姐儿成了亲在走好不好?”

    几乎是商量的语气,可等了良久也没等到她的回答随即又问道:

    “临走的时候去看看你爹吧!”

    “好。”

    沈父是沈二锦的恩人,沈二锦一直深深的记在心底即使是忘了所有人,沈家人她定会记上一辈子。

    又过了两日张家人终于把确切的日子送了过来,打开一看定的竟是五月十六,这时间到真是充裕了,可对于沈二锦来说是注定不能亲眼看着她出嫁了。沈望春这几日总是早出晚归的、听他的意思是学堂来了为会身怀绝技的师傅,跟柳先生还有些交情,闲暇时间便叫他们些健身之术,不过听着沈望春的描述他教的的大概就是武功,学一些也好,终归是有用的。

    这日沈二锦提了一个小篮,独自一人出了村头拐个弯走了近一里的路,到了沈家的一片荒地上,上边儿凸起一个小土丘,前边竖着一块石头雕成的石碑上面刻着沈家沈源之墓放下竹篮伸手拔掉周围的杂草,然后自竹篮里拿出一个小酒杯,斟了满满一杯酒,又放了一碟花生一碟小菜,然后又然了三炷香,便席地而坐,想要和他说说话;

    “爹、我来看您了,今天只有我一个所以我想说说你找到我时的事情,那时我刚从青楼跑出来没多长时日,灰头土脸的混在乞丐堆里混了好几日,这才逃过了青楼里的那些打手,每每想到此我就觉得幸运来的太快,那已经好几天没能吃上一顿饭了,若不是碰上您不知道会再受多少苦,所以在我心里,您、母亲还有芸姐同望春永远都排在第一位,此行若是能全身而退我一定会回来好好的守在母亲身边,替您好好的陪着她老人家。爹、我今日来就是要告诉你我要走了,这次皇上选秀是我等了好久的机会,若是错过了就真的没了进宫的法子了,希望您老能理解我的做法,也希望您老人家在天之灵好好的保佑着她们。”

    说完伸手抚上那凹凸不平的刻痕、眼神也柔和起来、只是没一会儿杏眼便浮上了一层水汽、雾蒙蒙的让人心疼。

    良久她这才起身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双手交叉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把酒水洒在眼前的地上,一片。最后提起竹篮又望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去。

    一旦有了期限,日子便过得飞快,眼瞅着门口种的茭笋一天天的长了起来,只是到沈二锦走的时候最终也没能吃上,四月十三的这天儿晚上、沈母像往常一样打着络子,沈二锦拽了沈望春在凑到沈望芸跟前,把上次买的礼物送到了她眼前。借着蜡烛反过来的光沈望芸一时只瞧见了亮闪闪的一片,待看清楚了这才惊讶得道:

    “哪里来的簪子,这个要不少钱吧!”

    两人对望一眼嘿嘿一笑,然后沈二锦便亲自给她插在了头上,沈望春瞧了一眼觉得还挺好看的,当下便美滋滋的道:

    “怎么样,好看吧!我的眼光向来不错。”

    沈二锦瞄他一眼笑呵呵的也不说话,却瞧沈望芸瞥了他一眼然后看向沈二锦道:

    “这个不会是你们两个送我的礼物吧!”

    “还是芸姐聪明,一看就明白了,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一直无所事事,所以手里向来没什么结余,现在只能两人合在一起送你一支银钗了,虽然不贵却是耗尽了我俩所有的积蓄,若是芸姐不喜欢那就还给我们,我们还能去换些银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