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二十章 坚定的回绝
    “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我觉得我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有好些事情我还没办呢!这么着急的成亲总觉得有些太仓促了。  ”

    沈母即使不问也知道她会这样说,所以做这事儿的时候才没有同她商量,反正事情若是先定下来总不好轻易解决了吧!

    “你能有什么事儿?现下你最大的事情就是找个好人家,顺利成章的成了亲,到时候有个一儿半女的这辈子也就挺圆满的。”

    有些事情终归要说的,这些日子沈二锦之所以什么都不讲,一直瞧着她忙来忙去的,归根结底就是不忍心打扰她,让她在高兴些时日好了。

    “娘知道我说的什么?”

    沈母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

    “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用,只要现在过得好才是真章,柜子里的东西少了不少,你拿去了哪里?我也不问但是有一点娘要你知道,没有什么比自己过得好更实在。”

    沈二锦闻言在不言语,因为沈母说的对,她看的比谁都通透,可是……沈二锦心下有自己的思量,有些事情若是不去做心底终究是放不下。迟早要找时间同她好好说说的,现下沈望芸就在身旁,这些事情还是改日再说吧!

    沈母手上的动作翻得飞快,很快一个络子的雏形便打好了,而沈二锦手里的还只是刚开了头,享受着难得的安静、沈二锦知道,这样日子怕是没有几天了。

    到了第二日刘玉齐上门来告诉她了一个具体时日,四月初六、距离自己的估算的时日到是相差不大。只是沈望芸的婚期还没有定下来、也不知道是张家太在乎还是怎地,反正就是迟迟下不了决定。可沈二锦却不能在等了。

    亦日沈喜娘又上门来、这次主要是询问沈二锦的意思,沈母一人坐在身旁瞧着她俩说话。

    “我说锦丫头啊!这样好的婚事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话没说完便见沈二锦杏眼一弯,笑盈盈的张口接道:

    “喜娘说的对,我确实没什么可犹豫,因为这件亲事我根本就不会同意的。”

    脸上是笑盈盈的神色、瞧着甚是温和的样子,可说的话却如此的直接,完全没有顾及到一直鞍前马后忙着的两人,喜娘瞬时有些怔愣、不解的看向一旁的沈母,沈母立时出声呵斥道:

    “怎么和喜娘说话呢、喜娘这段时日为了你的事情可没少操心,你现在却说这样的话不是在寒她的心吗!”

    沈二锦闻言笑容未变,这件事情今天必须说清楚了。

    “喜娘我不是不同意这桩亲事,这户人家确实很好,我对他们没有任何的不满意,只要是您说的媒我一向都放心。只是在亲事上边儿我自有打算,横竖现在我年纪倒也还好,想要在等上两年。”

    沈喜娘一听原是因着这个,当下便挥手道:

    “这都不是问题,你若是还满意就先把亲事定下来,等个两三年也是可以的,反正那男方的年纪也不是很大。等的了的。”

    沈二锦闻言整个人有些无奈却又没有办法,当下只得耐着性子继续说道:

    “喜娘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当真等上个两三年若是中途出现个什么状况、比如说那家公子喜欢上了别人、又比如我在这段时间里觉得别人不错,两人都反悔了,那可怎么是好。倒不如现在什么都不做,若是时候到了我们还都是如今这个样子,再说也不迟,只怕还是要麻烦您了。”

    这话说完沈二锦自己都觉得有些扯远了,即是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又怎么去说服眼前两个比自己聪明的人,只是现下实在是没了法子,只得看她们了。

    “锦丫头呀!你的想法我倒是不明白,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对这户人家不满意,要不我在寻寻别的人家,若是有好的再来给你说说?”

    这样的结果正是沈二锦想要的,当时就点了头。沈喜娘一瞧便知道是真没瞧上啊!这眼界儿未免也忒高了些。

    “锦丫头呀!咱们家里的情况也在这摆着呢?若是在寻一个好的可就不大好找了,你也知道就算是咱们这的人长得在漂亮,毕竟也没有什么地位不是,若真是要找个大户人家就真的只能做妾了,只怕到时候更委屈你呀!”

    沈母一听瞪了一眼正要开口接话的沈二锦,张口道:

    “你别听她瞎说,这件亲事你也先不要回了,我在好好和她说说。”

    一听这个沈喜娘立时带了笑,点头同意道:

    “等的就是这个话,你是不知道就沈清那丫头还是我给找的呢,可终归是个没爹没娘的,也就只能寻了那样的一个人,家世到是不错就是那公子怕是活不长了,她这一去怕是这喜也冲不起来了,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让她弟弟有更好的条件去读书,清丫头的志向啊!比谁都高。”

    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这个三人立时便没了音儿,或许是为沈清的命运而叹息,一个好好的姑娘却要终身守寡了。沈喜娘无声的叹口气,有些事情毕竟不是她能解决的了的,就比如这个沈清,当时的情况她可是说的一清二楚,甚至让她好好考虑考虑有、不要为了沈皓而赔上自己一辈子的享福。可是、清丫头是个心高的,还是答应了这门亲事,可眼前这个呢!这心呐!恐怕比清丫头更高。

    “既然这样我就先回了,老婶子多劝劝吧!那家人确实不错。”

    沈母连连点头:

    “好好、好好,麻烦你了。”

    沈喜娘走后只剩了两人面对面的坐着,沈母一直瞧着她也不开口,最后终是沈二锦忍不住了这才开口道:

    “娘……”

    “还知道我是你娘,既然知道、这件事情就要听我的,亲事就这么定了,你老老实实的嫁过去、以后好好的过日子,娘也就放心了。”

    沈二锦知道她的意思,就知道眼下这件事情不好办,一直怕伤了她的心、可最终不仅伤了心还负了情。

    “我知道您的的意思,可是您知道我肯定是要走的,有些事情若是我不去办那这辈子、我活着、就在没意义了。”

    沈母瞧着她坚定的眼神、认真的表情,心下却越的着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