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十七章 梦魇
    说着还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沈二锦立时便笑了,这样的货色还敢张口叫一两。

    “六钱卖不卖?”

    老板一听立时傻瞪了眼,寻思着这姑娘到底是做什么的,怎的一张口竟然出的这样准,不过瞧着她笑眯眯的应是个好说话的,当下便商量道:

    “这个真不成、姑娘在给加点吧!总不能让我赔了才是,我这本就是小本买卖,赚不了您的银子的。”

    “就是这个价了,你要觉得合适我们就买了。”

    这说话的是沈望春,只要是沈二锦出了价儿、沈望春便知道就甭指望着她能在改口了。老板一瞧着小哥都了话、倒是很宠着眼前的女子,当下便松了口道:

    “六钱就六钱吧!若是觉得好下次一定要再来呀!”

    这是每个来买东西时说惯了的口头语,为的就是拉点回头客,末了又加了一句:

    “小哥是现在给这姑娘戴上,还是先包起来。”

    这话让沈望春一愣有些反应迟钝,到是沈二锦开口道:

    “包起来。”

    “好嘞。”

    买了东西后沈望春不经意间便瞅她一眼,时间长了最后到是让沈二锦给问了出来:

    “一直瞧我做什么?是不是忽然现你姐姐我长得也挺好看的。”

    “哼!一直都不丑好吗?在说了、说你丑的的话不就是说我自己也丑吗!

    末了、又加了一句。

    “我就是觉得你今天有些不正常。”

    “哪里有不正常,一天到晚的全是瞎感觉,你去前边买点油糖糕。”

    得了吩咐沈望春自然要遵从,当下扶着她坐在一边的石头上。人就进了旁边的店里没一会便抱着一个大纸包出来了,今日两人的收获还不少,总共花了二两银子多一点点,到是剩下了不少,这一趟没白来。

    沈二锦左脚不敢沾地儿、一路上全借着沈望春的力,到了城门口时间与老沈头约定的时间有些过了,好在老沈头已经等在那了。瞧见她们有些吃惊的问着:

    “怎么了这是,锦丫头脚是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就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

    瞧着沈二锦说的轻松老沈头只当是不怎么严重、在沈望春扶着她上车后,沈望春靠车辕上、沈二锦做的到是端正、两人沐浴着还未太烈的日光倒也舒服的很,只是晒了没一会儿就着摇摇晃晃的马车、沈二锦便混混欲睡起来,沈望春见状便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没一会变真的睡了过去。恍惚间依稀见好像见到了那金碧辉煌的金殿,里边儿有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在追逐打闹,两人似乎玩的很开心、可是没一会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一个身穿橘色锦衣女子把两人带了出去,在之后画面一转那上就突然坐了一个妇人,穿着华丽就连头上的金钗都泛着富贵的金光,映的她的脸都有些模糊,地上安安静静的跪了一素衣女子,虽垂着头却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出来的倔强。

    “不过是一个孤女,竟然还想着攀附皇家之人,当真是想往上爬呀!”

    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讥诮之意,地上的女子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倔强的抬了头,清晰的回道:

    “我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思,如今他就算是一介平民,我也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声音有些娇柔软绵、可话语却说得异常坚定。

    闻言那妇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高声笑了两声,只是那声音太过于尖酸刻薄了,直刺耳膜。

    “平民?你当这里是市井之中呐!他这辈子永远都不会是平民,而你、也别抱着本就不该有的心思,若是你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到是可以留你一命,如若不然……”

    最后满是威胁的话没有说完,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到是那素衣女子给接了下去。

    “如若不然、我便只有死路一条,这不是你惯用的手法吗?”

    女子说完一双亮的眸子猛然便盯了过去、眼睛里坚毅到是让妇人心下一震。眸子越的狠厉起来、就在正要张口的时候突的闯进来一人…………

    沈二锦浑身一抖立时清醒了过来,沈望春瞧她脸色有些泛白,以为是脚上的伤严重了便赶紧问道:

    “怎么了?是脚上又疼了吗?在忍一忍马上就到了,到时找大夫来看看就好了。”

    刚刚自梦里醒来,耳边听着在熟悉不过的安慰的话语,沈二锦心下一酸、眼角一热、眼前的事物瞬间便模糊了起来。见她许久没动静、沈望春便凑近了又问道:

    “怎么了?很疼?”

    “是啊!很疼呢!”

    抬起头来眼睛里全是委屈、瞧着确实是好像是疼的都要流出泪来了,正好到了村口的粮场,两人下了马车跟老沈头到了谢瞧着他走远后,沈二锦便毫不客气的道:

    “望春,今天就麻烦你背我回去了。”

    反正是有免费的劳动力嘛!在加上今日给刚刚给他买了文房四宝,他多少也要表现一番吧!其实沈望春对她的要求可以说是近乎百依百顺了,现下说什么便是什么。沈二锦抱着所有的东西、而沈望春背着她,这样的场景在他们身上倒也不显得突兀。

    进了门沈母一瞧这阵仗当下便问道:

    “这是怎么了?出一趟门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沈望春将她放在炕上做好,这才有些微喘的道:

    “还能怎么着,你这二丫头也忒厉害了,自己把脚给扭了呗!不过沈二锦你以后得少吃点,忒沉了。”

    这话刚说完沈母便一巴掌拍在了他头上,轻斥道:

    “我还愁她吃不胖呢,你竟然敢说她重。”

    沈望春一路将人给背了回来,这倒好还落了个不是立时就要炸毛。

    “你怎么对她和对我都不是一个样的,真怀疑我是不是你生的……”

    他这厢抱怨着,那边儿沈母早就到了二锦跟前仔细的瞧了她的脚问道:

    “怎么样?疼的厉害吗?我去找喜娘来给揉揉,这个她最拿手。”

    沈二锦原本想着不用了,可瞧着她担忧的神情也就没吱声,确实该早些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