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十六章 张宁锐
    张宁锐一听、立时有些傻眼、怎么都觉的姐弟两个不是单纯的来找他说这事的。

    “你拿出来我看看。”

    沈二锦一听立时便把包袱打开,自里边儿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来到是惹得沈望春好奇的瞧过来,打开布包是一个金色的簪子、边儿上是三只镂空的梅花、尾端还垂下来了三个流苏,这种样式市面上确实少见,见此张宁锐有些好奇的道:

    “这个你当它做什么?自己留着不是很好。”

    沈二锦笑笑有些不在意的道:

    “这个留着也没什么用,就是怕去别的铺子他把价儿压得太低、所以就来了你这里,你倒是给个准话吧!

    闻言张宁锐拿过来好好看了一会儿这才道:

    “这个确实不错,可是这个材质是很普通的银质、外边涂了一层鎏金所以不会太值钱,若是给我的话那我就出十两银子,怎么样?当吗?”

    十两银子,这倒是出乎意料,看来刚刚先说沈望芸的事情算是说对了。

    “既然你开价了,我肯定是要当的。你拿着吧!直接给我银子就好。”

    这倒是豪气、沈望春不知所云的瞧着他们倒也不开问,倒是张宁锐做事干净利落,听到她开口就当场就拿了十两银子来,瞧着沈二锦收了,两人便起身告辞,还真是一点时间也不浪费。只是见他们到了门口张宁锐又出声唤道:

    “这个簪子你还要吗?”

    这簪子说实话不值钱、若是去别的当铺大概能给个一两银子就算是不错的了,所以当下沈二锦便痛快的回道:

    “不赎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两人头也不回的扎入了人海中,张宁锐低头瞧着手里的簪子到是羡慕起望芸来,有这么一队弟妹想必是很享福的一件事了,不过好在明日便可以上门提亲了,这次到是要好好的谢谢他们,等到成亲的时候这大礼是一定要备的。转身从柜台后拿了一个黑木盒子,把簪子放进去然后小心的带走了。

    出了这张家当铺、两人就到了街边摆放的专卖笔墨纸砚的摊子,沈望春挑好后沈二锦便又拿了一沓白纸、给他练字用。这么大方到让沈望春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何时有那么一支簪子的,我怎么没见过?”

    沈望春能等到现在才问确实是不容易了,沈二锦张口就道:

    “早前在外边儿捡来的,瞧着花色还不错反正是个旧的,现在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咱们好好的小赚一笔,这个可是咱们两人的秘密,不许告诉娘和芸姐。”

    沈望春一听便明白了,其实那个簪子只是个幌子,用来骗钱才是真呐!沈望春怀里摆着包好的笔墨纸砚心情大好、沈二锦瞧着他心下也跟着高兴,不防和身边斜跑出来的人相撞,一下子被那巨大的冲击力给撞到了一边儿、也不知脚下踩到了什么只觉咔擦一声、便蹲在了地上。沈望春瞧见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蹲在她跟前紧张得道:

    “怎么样、有没有伤着哪里?”

    沈二锦到是还没什么感觉忽的便听头顶传来一句:

    “你没事吧!”

    声音低沉又隐隐的夹杂着一丝急色。沈二锦微愣便抬头来瞧,只一眼却不知用什么样的话来形容、只见头顶上方的那张脸若说是俊美绝伦却又觉得不大合适,只觉就算是女子也不可能,能生的出这样一张脸来。瞧着她有些呆愣、沈望春只当是她伤着了哪里顿时便对着那人喊道:

    “怎么走路的,这要是伤了人怎么办?”

    语气当真是不客气、沈二锦本想拉他一把、没想到那人却皱了眉瞧着地上的沈二锦低声道:

    “对不起。”

    沈望春完全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最后还是沈二锦了话:

    “没事,我弟弟他也是心急你别往心里去。”

    那人见她似乎真的没事点点头转身便淹没在人群中,沈望春自然不愿意那也没法子,人家已经道了歉他也做不了什么呀!

    “赶紧扶我一把。”

    沈二锦本想着自己起来,可左脚刚刚用力便觉得钻心的疼,心下立时苦笑,看来是真的不能欺负人、现在好了报应竟是来的这样快。沈望春赶紧拽着她的胳膊把人给掺了起来、皱着眉道:

    “到底怎么了?是伤着脚了吗?”

    “还好吧!只要不动也还行。”

    这点痛对于她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只要命还在什么都不重要。

    可沈望春却不是这样想的、两人在一起向来是疯惯了的,却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儿,这次算是失足吧!沈二锦却完全不当回事儿、借着他的力站起身还不忘拍拍他的肩膀调笑道:

    “放心吧!我没事儿的,拿着你的东西我还有东西没买呢?”

    沈望春最讨厌的就是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每次出了事都是这副样子、好像什么事儿在她面前就都不是事儿,真的很讨厌、不过是比他早出生了一刻钟的时间,怎么就一点女孩子得温柔和娇羞都没有呢?

    “你还要买什么东西、现在这个样子该怎么去买呢?”

    沈二锦却拍拍他的肩头诚恳的看着他道:

    “这个就要拜托你了。”

    往常一瞧见她这样的神色就知道她要做的事情不简单,不过现在看在她受伤的份上,沈望春倒也不同她计较了。

    “说吧!要干什么?”

    沈二锦四下里望了望、指着就近的一家卖饰的摊子道:

    “就到那吧!”

    沈望春瞧了眼便扶着她到了跟前、她左挑挑右捡捡的也不理会老板的介绍,最后瞧上了一支小银钗、拿到沈望春眼前比了比问道:

    “这个怎么样?”

    沈望春点点头不表任何意见、这些女子的东西他一向瞧不出好看不好看的。沈二锦也没指望他真的能表点什么意见直接问道老板:

    “这个多少钱?”

    老板见了客人上门心下自然高兴,当下便说道:

    “姑娘真有眼光,这支钗可是今天刚刚上的新款、既然姑娘眼力好挑了去我就便宜一点给你好了、一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