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十五章 进城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说了要给你买就一定会给你买的,还有咱们还要去瞧瞧张宁锐,若是他再不上门来提亲芸姐肯定要着急了。  ”

    提到这个沈望春到是非常认同的点点头附和着:

    “早就该去了,一直这么耗着也不是个办法。”

    终于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句靠谱的话、沈二锦非常欣慰的点点头,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终于长大了似得。看的沈望春浑身不自在。

    到了下午沈母两人才回来、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远远的在门口便听到了,进了门瞧着两人笑眯眯的样子、沈二锦也跟着笑、却是什么也不问。

    到了第二日沈二锦背了个小包袱,跟沈母说了一声便拽着沈望春出了门,到了村口两人便坐在一边儿,等着搭个顺风车、这沈家庄离镇上可有十里地呢!要走的话就也得走一个多时辰,所以还是等个顺风车的好。

    “二锦你到底去镇上做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就连娘问都不说。”

    沈二锦摇摇头、杏眼一弯便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你去了自然就知道,不过昨天娘和芸姐肯定是去找喜娘了。”

    闻言沈望春有些不明所以的道:

    “去找喜娘做什么?芸姐可不用她在说了吧!”

    “那是、这次说的八成是我。”

    沈望春有些惊讶的望过来,瞧着她一脸的淡定就像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一般。

    “既然知道说的是你,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是些什么东西。”

    沈二锦笑笑依旧是毫不在意的语气。

    “娘的意思我何尝不明白,要不然也不会这这么着急,只怕是这次要让她失望了。”

    “什么失望、难道你心里有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说着声音便不自觉的提高了不少、恰巧老沈头驾着骡子走了过来,沈二锦便赶紧上前打招呼:

    “老沈伯这是又要去镇上送东西吧!”

    听到声音、老沈头抬头望过来瞧见是他们姐弟当下便笑了。

    “是啊!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我们要去镇上一趟。”

    老沈头一听是与自己顺路便张口接到;

    “正好,坐上来吧!我带你们去。”

    这话正正合了两人的意,乐呵呵穿的应了一声两人便利索的上了车。载老沈头的吆喝下像镇上而去。

    走了大约半个多时辰人就多了起来,进了城道路两边儿摆的的全是小摊子,卖什么的都有、叫卖声不绝于耳到是热闹不少,下了车,老沈头嘱咐他们过了午时在城门口等着,到时在一同回去。两人利落的应了便赶紧去办自己的事了,先要找的就是城南的张家。这到不难、张家在城南开了一间当铺,而张宁锐现在便是那里的掌柜、两人寻了去,一进门便听到那伙计喊道:

    “我们张记什么都收,但是就是不收破烂衣服,两位可想好要当什么东西了吗?”

    语气不大友善啊!沈望春刚要张口便被沈二锦给拉住了,只瞧她淡淡的道:

    “我们的东西只怕你是个不识货的、现在赶紧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你若不叫被他知道了定会罚你月钱的。”

    这话说的一点依据都没有、那伙计自是不听,可心下却难免犯嘀咕又仔细的瞧了两人一会儿,见他们虽然穿的不怎么好、可那身上的干净的气质却不是所有人能有的,当下便回去找了老板,不管是什么人还是让掌柜的亲自来吧!省的在扣自己的银子。

    张宁锐听说有人找自己的时候还当是一些故弄玄虚之人,正好闲的慌便亲自出门来瞧瞧,这一看到真是见到了贵客。

    “你们怎么来了,小全赶紧上茶要最好的。”

    小伙计一听心下立时庆幸,这次还真是找对了。张宁锐这个人长得挺俊俏的,反正在沈二锦眼里只要不是歪瓜咧嘴的,周身干干净净的知道收拾自己那就是不错的,显然这个张宁锐就是这累人。

    “我们可不是路过来瞧瞧的,这次我们是专门来找你的。”

    张宁锐当下有些吃惊、心底却越的紧张起来,当下便觉得嗓子干。

    “你说是什么事儿吧!”

    瞧他这样沈二锦倒觉得沈望芸果真是个好眼力,这样的人儿将来若是成了亲肯定会是个好丈夫。

    “我们这次来就是专门替芸姐来的,也没别的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上门提亲。眼下给芸姐说亲的人不少呐!”

    说完果真见他眼神紧起来、就连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她……说了什么?”

    沈二锦此时笑的有些不怀好意。

    “也没说什么、既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反正我瞧着就是真给她定下一门亲事,想必她也不会说什么了。”

    这话一时就让张宁锐心下紧张了,沈二锦瞧了心下好笑、在她看来这个人就是太紧张了,什么事情都要看着望芸的意思来,这次提亲因着她的一句话便不敢上门提亲,到了现在竟是还在等她的意思。要是照着她的意思、既然不表态那就说明心底是愿意的,强势一些直接上门去提,就不信芸姐还能把他给打出来不成。

    “她应该不会同意吧!”

    这试探的语气一听就没了信心,这个嘛!还是要让他自信一点的好。

    “这个也不好说,反正我瞧着她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若是你在不上门的好、没准她就答应了也说不定,我们两个可时特意跑了这十里路来向你通风报信的,你要知道,我们两个一直都是向着你的。”

    听闻张宁锐心下顿时暖暖的。这望芸太有主意了、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真的是不敢上门呀!

    “今日听了你们的话我就等于吃了颗定心丸,谢谢你们、明日一早我便派人去上门,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她答应任何亲事。”

    “这个没问题,不过嘛!我们除了这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我这里有一支簪子应该也值不了几个钱、不过胜在做工还不错、所以便想让你看看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