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十章 选秀
    “这个一定,就知道老沈伯定会体谅的,想必承天哥的福气还在后头。  ”

    “唉!借锦丫头的话了,只是这事儿虽然没成,你们也不要心下介怀,以后该怎么做便怎么做,还来看看我这老头子就好。”

    “老沈伯你这说的哪里话,本就没什么事儿,我们为什么不来您这呢!今日我们也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就不耽搁你干活了,先回去了。”

    说完已经站起身、沈望春也紧跟着起来,还挺有眼力见儿的把小板凳搬回原位。老沈头也跟送了出来,把装有青菜和萝卜的篮子腾空,转而送了过来,沈二锦接过来回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

    刚出了门迎面便碰上了刚刚自外边儿回来的沈承天,沈承天比望春高了半头,大概有一米八的个头,长得到很周正,反正什么都要拿来比的,虽然他尚算不得什么英俊挺拔,只是自身干净一些、便把同村所有年龄相同的人都给比了下去,远远的瞧见两人便露了个大大的笑容。

    “两人是刚刚从我家出来吗?我倒回来的不是时候了。”

    虽然都是一个村里的,可毕竟沈承天比他们大了三岁,在加上是个为成亲的男子,沈二锦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做声,伸手便把后边儿的沈望春揪了过来。

    “承天哥不是一早就走了吗?现下怎么又回来了。”

    沈望春这次表现的还算不错、沈承天听了只是笑笑的望了望沈二锦,这才看向到自己鼻头的沈望春道:

    “到是没走、只是回去送了些菜,现下没事就回来了,你们这是要回去。”

    说完又扫了眼身后的沈二锦,眼里隐隐的有些高兴神色。

    “对啊!现在就要回去了,不打扰承天哥了。”

    说着就要抬步,不想又让他给叫住了。

    “等等,我这有些早上炒好的栗子,还没动,望春拿回去吃。”

    望着那伸出的手里拿着的一包油纸,沈望春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丁点的不舒服,立时摇着头。

    “不用了,承天哥自己留着吧!”

    说着便拽着沈二锦的胳膊掉头走就,七拐八拐的到了粮场,瞧着沈二锦一直笑眯眯的盯着他瞧,这才有些闷闷的张口:

    “竟然想用这些栗子来算计芸姐,想的美。”

    这语气与之前来时的语气不同,沈二锦不禁调侃道:

    “来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说的、这沈承天还挺不错的,现在怎样?反悔了?”

    沈望春便猜到了她要提这件事,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那是说的实话,若是别人家的女儿也就算了,咱们家的、哼哼!想也别想。”

    沈二锦摇摇头、心底长叹一声,即使没有那个张宁锐,这沈承天只怕也是没戏了。

    行到粮场难免又瞧见那张明黄色的告示,现在早已没了刚来时的那些人,只余几个六七岁的孩童在哪里嬉笑玩耍,只是……沐浴在阳光下、那颜色瞧起来便有些明晃晃的、看的沈二锦眯了眼。

    “你又在看什么?不会还是那张皇榜吧!”

    沈望春好奇的问着,自从这张告示出现了,她就不大正常了,可是他们家历代也没出过秀才一类的,这告示跟他们是没关系了,但是瞧着她这么上心,或许是自己的错觉也说不定,然后沈二锦的声音便传了来。

    “只觉得那颜色有些刺眼罢了。”

    闻言沈望春也仔细瞧了瞧,心下也也挺认同她的话的。

    回了沈家又过了一日、沈四白家的桃夭要进京选秀一事便传开了,好多人都去了他家,有看热闹的、也要真心祝福的,可所有人心底都存着一个心思、那就是有朝一日桃、夭能在宫里得到皇上的赏识,到时候荣华富贵来了,他们这些乡亲怎么着也会跟着沾沾光不是。

    “有的人去不了心下就是羡慕、可你四白叔怕是心底愁得要死了。可是转念一想,就算是桃夭真的得到了皇上的宠爱,也不见得就会让他们来沾光不是,想的未免太长远了。”

    此时的沈家、沈母坐在灶前捡着颗粒饱满的豆子、说着话,沈二锦坐在一旁来回拨弄着簸箕里的豆子随口说道:

    “哪里能得到皇上的宠爱,这种选秀就算是能留在宫里也就是个宫女的命了,大概还进不了二道门、穷此一生只要保住了命,能熬到出宫就算不错了。”

    闻言沈母抬眼有些怔怔的瞧着她、可能是她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没有觉,到是坐在门口靠着墙一边儿晒太阳、一边背书的沈望春说了话。

    “听着你倒是了解,那你倒说说,为什么就得不了皇帝的眼。”

    沈二锦听了并不言语、到是沈母收回了目,光继续着刚刚的话题。

    “恐怕没人知道你四白叔心里的苦,早些年里他中了秀才的时候他父亲母亲高兴,为此还特意给他好好庆祝了一番,只是这好事儿虽来了,第二年正好赶上皇上选秀,也是像今年一样所有、有功名再身的人家里只有未婚的女儿,或是未嫁的姐妹都要进宫参加选秀的,当时桃夭多小啊!自然不会去,到是你四白叔的妹妹、沈四仙到了适婚的年纪,当时的那一家子啊!还真是高兴,欢天喜地的把她送了出去,他们的心情恐怕和现在的乡亲们一样吧!谁知到了现在、那四仙竟然一点音讯都没有,就连他家二老过世的时候,都没能盼回来瞧上一眼。父母啊!辛辛苦苦的养大的儿女为的不就是要好好的围在左右,只要能好好的过完这辈子,对他们就算是最大的安慰。”

    说罢、认真的瞧着她。

    “你说呢?”

    沈二锦微愣,最后一句似乎是在问她,可她竟然有些糊涂了,这究竟是是再说沈家人,还是再说自己这一家人。良久没有得到回音,倒是在外边的沈望春忍不住开了口:

    “娘说的对,可是二锦不是说了吗、若是到了出宫的年纪就会回来了,可是到现在四白叔的妹妹也没回来、这到底又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八成是回不来了。沈二锦心下清楚,却也知道不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