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九章 老沈伯
    远远的瞧着她不动、沈望春便出声催促道,谁知她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反而走到告示前安静的看了许久。

    皇家选秀自是不用这样肆意宣扬,既然都贴到了这里,联想到沈四白的神情、沈二锦就知道自己猜的不错。大昭的皇室选秀一向是三年一小选、五年一大选。三年选秀大部分是宫妃,而五年的话就是要选宫婢了,而她……等这个机会,等了八年了……

    “沈二锦到底走不走啊!这选秀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这次有名字的也就四白叔家的桃夭,你还看什么看。”

    由着沈望春在耳边不断地催促,沈二锦完全没有挪步的意思,最初的激动过后、现在的沈二锦心下是五味陈杂,她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可是等到这天来临了、心底却有些迟疑,有些不舍,这样的心绪在这八年来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心底,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沈望春瞧着她不动便绕道她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微微低了头,一双眼睛好奇的盯着她瞧。

    眼前突然放大的一双眼睛、沈二锦双目眨了眨、那煽动的睫毛仿佛都要碰到了沈望春,或许是眼前的状况太过于美好、沈望春一时盯得愣了神,然后便见到沈二锦樱红小口微张,一句话便冒了出来。

    “沈望春、你看什么?”

    说罢便转身丢下有些愣沈望春走了出去,等沈望春回了神儿、便瞧见沈二锦在前头招呼他快点跟上,摇摇头甩掉心底莫名浮起的情绪,赶紧大步跟上。

    “其实我觉的承天哥不错,在咱们出村里那可是长得最好看的。”

    说的还美滋滋的、末了还补充一句:

    “人也好。”

    沈二锦听了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可是芸姐儿不喜欢他呀!那怎么办?要不让喜娘去说说,等芸姐儿嫁了直接让她上门来提我算了。”

    听了这话沈望春一噎、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反应慢半拍的接道:

    “虽然……承天哥确实不错,可是……你毕竟年纪还小,跟你比的话承天哥年纪就太大了,不适合、不适合。”

    一边说着边摇头、算他反应快,沈二锦还算满意的点点头,眼前已经能瞧见老沈伯家的灰色木门,进了门便瞧见一黑色身影。猫着腰在侍弄院子里的青苗。

    “老沈伯、又在种什么?”

    老沈伯闻言抬了头、迎面便瞧见了姐弟俩、立时便笑了一堆的褶子出来。

    “原来是你们两个,早知道你们要来、我就留下一些刚刚炒好的栗子了,昨个你承天哥回来买了一斤、我给他抄了刚刚又全给他拿走了。”

    “谢谢老沈伯了,看来我们来的确实不巧,不过我们刚刚拿来了一些青菜、不是什么好东西,好歹能当个菜吃。”

    老沈头听了、这才瞧见她沈望春手里提的篮子,赶紧上前接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这些年没少吃你种的菜了,现在又给我送了过来,瞧瞧你们诶……”

    老沈头如今五十出头,瞧着就是一本本分分的庄户人,给人的感觉就除了实在还是实在。

    “快快屋里坐、屋里坐。”

    沈望春跟在她后边儿进了门,两人在屋里仅有的两张木椅上坐了下来,沈二锦觉得这样就不错了,反正这样的椅子在她们家是找不见的。两人刚坐定、便瞧见老沈头在屋里转来转去的、也不知在找什么,沈望春抬头瞧过来、沈二锦便笑眯眯的张口道:

    “老沈伯你也坐下来咱们说说话。”

    老沈头一边儿在屋里翻找着,一边出声应和。

    “唉、好,这人老了记性也不大好了,昨个刚刚给我带的花生我竟然就不知道放哪了,白白找了这么半天。”

    说着手里端着个小小的竹篮,放到两人跟前的一张小方木桌上。自己则搬来个小板凳坐在一旁,瞧这样子沈望春赶紧起身、连拉带拽的让他坐在椅子上,自己则搬了小板凳到了沈二锦跟前,剥花生吃。

    “老沈伯,承天哥怎么刚回来就走了,也不说好好得再家休息休息,总是这样忙着回头可别把身子累出病来。”

    “嗨!他这孩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见他闲在过,若是真有了时间也不见得能在家里闲的住,对了你们两个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事儿?”

    沈二锦闻言一双杏眼微眯、立时便露出了笑眯眯的神色,一瞧这架势沈望春便知道,这货没安什么好心。

    “老沈伯,我们今天来确实有事儿,昨天喜娘上门来提了我姐姐,承天哥在咱们村里是最出挑的,人又长得好友踏实肯干,就连望春都一直嚷嚷着。村里就没有个能与承天哥相提并论的。”

    张口便尽挑好话说、在加上这一口一个承天哥的,直叫老沈头笑的合不拢嘴,反正只要有人夸赞自己儿子,谁也不会说不。瞧着他高兴沈望春嘴里嚼着花生,知道接下来就该说正事了。

    “承天哥样样都是好的,只是我姐姐现在心有所属,过不了两日那家人就要上门提亲了,可是谁知道昨日喜娘竟然上门提了这事儿,这不母亲现下实在是为难,我们今天这才来了您这,还希望您不要生气,不过我倒觉得这也是缘分,若是喜娘在早一个月上门,或许承天哥和我姐姐已经走到了一起,只是现下、只怕是……”

    只怕是没了缘分了、这个老沈头自然明白、说了这么多就是不行的意思了,老沈头心下虽然失望、却也不得不说还真应了锦丫头的话,这个还是要看缘分的,想到此不禁长叹一声:

    “没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这个就得看缘分,既然芸丫头心里已经有了人、我们也就不能再上门说合了,下午我就去和她说一声,等芸丫头出嫁的时候,可不要忘了通知我这老头子一声。”

    就知道这次一行会很顺利、不过沈二锦心下还是很感激他的体谅,见着身旁之人在那咔嘣咔嘣的嚼的挺带劲儿,当下便觉得好像是她们对不起老沈头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