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八章 皇榜
    沈二锦听了心下五味陈杂,既是沈清把皓儿养大、只怕在她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半个儿子,大概她现在的全部心思都在皓儿身上,只要他将来有出息了就是对她最大的欣慰。  想到此不禁长叹一声、或许在沈清心底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将来、一颗心都系在皓儿身上、一心盼着他能出人头地,只怕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想明白了、沈二锦也就不再开口来劝、只是还是忍不住张口提醒着:

    “有些事情若是换种想法、或许会收到不一样的效果,清姐、你还这么年轻、将来的事情谁又说的准,现在咱们虽清贫可是亲人都陪在左右,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别人所羡慕不及的幸福。”

    沈清听闻心下有些触动、仿佛是在听别人所经历之事,除了泛起的一丝丝惆怅到在无其它。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虽然中途走丢过、好在沈伯把你给寻了回来,不瞒你说、我一直挺羡慕你的、即使走丢了等回来的时候父母还在原地等你,而我呢?无论在怎样努力挣扎、他们也在回不来了,而我们、、、也再也回不去了。”

    说完沈二锦剥着花生的手莫名一顿、两人之间围绕了丝丝的哀愁,直到……

    “清姐、二锦还在你家吗?”

    是望春的声音、透过格棱窗户见到门口探进来的半个脑袋,沈二锦方才知道原来自己在这已经好一段时间了,把最后一个花生丢进碗里起身道:

    “那我就先走了,若是青菜没了便去家里拿,反正那么多我们也吃不完。等着茭笋长好了自己去地里挖。”

    瞧着她笑眯眯的神情,沈清只想多看上两眼,似乎看着她便没有了一切哀愁,当下便同意的点头。

    “这个我可没什么意见,有空再来家里坐坐。”

    沈二锦已经出了门,听了这话回头应了一声便出了院子,没走几步便不见了两人的身影。沈清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外人只管说她坚强能干,可谁知道她其实一点都不想这样,若是皓儿再大一点、没有这样软弱的性子,就像望春一样,或许自己过得可以不用这样累。自己同沈二锦不一样、沈二锦家里至少有个能顶事儿的弟弟,自己呢?只要稍稍脆弱一些、那……这个家就真的完了。

    “姐姐、刚刚是锦儿姐姐来了吗?”

    皓儿应是刚刚睡醒、声音还有写迷糊,沈清闻言应了声:

    “是啊!可是现在她已经走了,皓儿一会儿只能去找望春哥哥玩了。”

    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意,这辈子自己就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只要他好,自己、便在无所求了。

    从沈清家出来、便见到沈望春穿了一件枣红的袍子,腰间儿竟然还扎了一条大红的腰带,瞧着这身装扮,沈二锦毫不客气的数落道:

    “怎么?今日要出去相亲,是哪家的姑娘我怎么不知道,还是沈喜娘给说的?”

    此话一出明显的瞧见某人嘴角抽了一下,好不情愿的开口道:

    “谁说这件衣服只能相亲的时候穿,娘给做的时候可没说不相亲就不能穿的。”

    沈二锦点点头:

    “确实是,回家把这腰带给换了,这颜色太喜庆了。”

    “好。”

    听到回音儿、沈二锦满意的点点头,自己这个弟弟不是个好脾气、却也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在她看来真是哪哪都好,重点是可以随便打骂、而且还不敢还手。

    “你又在动什么坏心思,笑的那么奸诈。”

    依着自小沈望春对她的了解,只要她没事乱笑的时候就一定有阴谋,谁知这话刚问出,就招来沈二锦的一记白眼。

    “注意用词,叫你拿的篮子呢?放哪了?”

    说完这次轮到沈望春翻白眼了,然后用着看白痴的眼神瞧着她。

    “难道我要把东西带到沈皓家吗?平时瞧着到是挺精明的一人,可泛起傻来跟白痴也没什么两样了。”

    沈二锦自然知道拿着东西去沈清家不好、可现在也不能再回家拿一趟吧!这村头和村尾的也要走一会儿了,她这还没反应就见望春钻进了面前的一片青菜地,翻了两下从里边扒出一个竹篮,瞧着他得意的神情,沈二锦嘴一撇便走了。

    沈望春一见没有显摆成功、便也乖乖的跟在后边儿,再也不提了。

    过了村口的粮场在往前便是一张告示牌,往日都没什么人儿,今日到是围了不少的人、围在最外围的是个头较矮的胖虎,钻了半天也没钻进去,只得在外边儿蹦来蹦去的,却也是徒劳无功。

    待到了跟前、沈二锦好奇的翘起脚尖,却也瞧不见半个字,耳边儿听到某人的嗤笑、然后便见他轻而易举的闪到旁边,瞄了两眼便到了她跟前得意的说道:

    “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

    瞧着这拽拽的语气,沈二锦好笑的望着他不开口,就听到不知什么时候窜过来的胖虎开口问着:

    “是什么?是什么?你倒是快与我说说。”

    瞧着胖虎一脸好奇的神色,沈望春懒得开口当下提了篮子便走,胖虎却还不罢休又绕到沈二锦跟前问着:

    “到底是什么?你倒是说说呀!”

    沈二锦咧嘴一笑、说的毫不隐晦。

    “我也不知道。”

    那胖虎的神情显然是不信的,不过也懒得再说、准备直接去找沈望春,不想却瞧见了一旁垂头叹气的沈四白,随口便问了一句:

    “四白叔这是怎的了,叹什么气?”

    沈四白一早听说了就跑过来看告示,到现在已经瞧了有一刻钟了,可是没法了、连看连摇头。沈四白没说话倒是身旁的胖婶开了口:

    “听说是皇上要选秀女,皇上选秀这样的大事,竟然还要贴到咱们这小村子来,看来也是要咱们热闹热闹啊!”

    说完就听见一众人附和的说了几句,人群很快便散了,瞧着沈二白摇头叹气的走远了,耳边还能听到胖婶训斥胖虎的声音,可沈二锦好像已经陷入了呆滞状态,脑海里升起一股迷雾、外界的声音就这样在耳边徘徊、却不得孔入。而心底却出奇的平静。

    “二锦,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