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七章 沈清
    “明天你去了沈清家后、顺便去一趟老沈伯家,到时娘若是在跟喜娘提这事,我会尽量给你拖延一下。  ”

    这算是交换了,没想到沈二锦趴在炕上还不忘补充了一句。

    “还要劝说娘打消这个念头。”

    “好。”

    听沈望芸答应的干脆,沈二锦朱唇翘起、无声的笑了出来,侧身抱着刚刚晒过的棉被、闻着淡淡的清香,简直是爱死了这样的日子,当然若是没有沈母给她说亲一事。

    到了第二日。沈二锦早早的起身在田里挑着嫩一些的青菜、整整的捡了两个竹篮,又在其中的一个里放了三只白胖的大白萝卜,这才到窗边儿唤道:

    “望春、一会儿你拿着装有萝卜的竹篮到村口的粮场等我。”

    说完也没得到回音儿,便又喊了一句:

    “听到了没有,回个音儿?”

    “知……道了。”

    声音似乎是在被子里传出来的,有些闷闷的、还有些未睡醒的迷糊。沈二锦得到回音便提着竹篮出了门,在这家里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可以任由她随意差遣了,这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

    沈清一大早便把去年晒好的萝卜干拿出来翻晒,去年收的不少、等皓儿去学堂的时候顺便给柳先生带一些过去,她们家也就只有这些个了,跟胖婶家的猪肉是没法比的,好在柳先生对谁家孩子都是一视同仁,却总归不好拂了各位乡亲们的意、既然给了收着就是了。她这里刚晾晒好、起身透过门口便瞧见一抹青色人影朝这里走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竹篮、沈清一直不大明白、明明都是一个村里儿的、又都生在这农户人家里,怎么这锦丫头瞧着不禁样貌生的好,而且见天儿的下地、就是那肤色也比寻常人白净许多,大概这就是天生的底子好,其实让沈清好奇的是,沈母年轻时的相貌、既然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那沈母年轻的时候定是不错的。

    “想什么呢?瞧见我来了竟然愣神了。”

    在她这一愣神儿间、沈二锦已经到了跟前,一双杏眼笑眯眯的望过来,让人如沐春风。

    “我再想、你这篮子里装的定是给我的青菜,近了一瞧、还真是让我猜中了。”

    说着便赶紧接了过来,转身拿了院墙跟前鸡笼上的小竹笼、把青菜全都放了进去,末了才看见埋在下边儿的大白萝卜。

    “我这去年的萝卜干还有许多呢!你这又拿了过来。”

    一进门便瞧见了门口晾晒的萝卜干、现在听到她提、沈二锦笑笑的转移话题。

    “拿了你吃就好了,皓儿呢?一大早的怎么没见。”

    “还在睡呢?这孩子昨天读书到半夜,最后实在熬不下去了这才肯上床睡觉。”

    说这话的时候沈二锦依稀能听出来、她语气中夹带的丝丝的自豪感,也是、这姐弟两人能熬到现在,确实不容易,应该说是沈清不容易,所以在别的方面只要是能帮衬到的,沈二锦向来不推辞。

    “皓儿一向好学,只是现在毕竟年纪小,还是贪玩的时候,若是有不明白的只管去找望春。”

    沈清闻言心下稍稍有些别扭、瞬间却又丢掉不提,放下篮子拉着她进屋,坐在炕上端来一盘花生放在桌上要她吃。沈二锦也不客气、这花生是她前天刚刚替人做完了绣品,人家送的。一边儿吃着随口便把自己关心的问题问了出来。

    “昨天喜娘去我家了,出来的时候说还要来你这,怎么样、这次她又是说的哪家?”

    沈清在她对面坐了,一边儿剥着花生却不吃、而是放在一旁摆好的黑灰色的小碗里,提到这个便是苦笑的摇摇头。

    “这次倒是个好人家儿,在满仓镇也算是不小的一户、家里父亲早早的就考取了秀才,现下家里有一儿一女,儿子现年二十五岁、人品相貌的倒没说,就是说家里有十来亩田地,这一年就是什么都不做,只考租子过活都是没问题的。还有位女儿应该是同你差不多大的。”

    听着到真是一户不错的人家儿,只是……

    “这样好的人家儿、怎么会来咱们这说亲,莫不是那家公子有什么说不出的隐疾吧!”

    沈二锦说着便把剥好的花生投进了那黑灰小碗里,抬头便见沈清嘴角浮上一抹苦笑。

    “也就是你还问一问、这个公子确实不大好,喜娘说这样的人家确实是个不错的、她也偷偷的给我交了底、说是那主家是不让说的,那公子自小便身体不大好,好不容易拉扯大了,到了今年大夫说怕是熬不过去了,所以那家人才想出了个冲喜的法子,这样没准还能把病给冲没了。”

    瞧着她嘴角的苦涩,沈二锦心下叹气,这恐怕是嫁过去了、那公子离归天就不远了,到时候那不就是活生生的守寡吗?这一辈子啊!难道就真这么毁了吗?

    “清姐同意了?”

    说罢便见沈清摇摇头、长叹口气有些无可奈何、又有些迷茫的道:

    “我也不知道、只说、、、要考虑考虑。”

    既然说了要考虑那就是有让她动心的条件,沈二锦豪不委婉的问道:

    “这里边还有什么条件吧?”

    沈清一愣、惊讶的抬头瞧着她,一双眼睛瞪得极大。

    “你怎么知道?确实还提出了一个条件。”

    说罢见沈二锦笑笑、也不言语,沈清一直很羡慕她的这种性子、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能淡定处之,就是这么一副不温不火的性子、偏偏在沈家庄里只要提起她都会让她三分:有时又异常的聪慧、就像现在、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她便已经猜出了这其中的缘由,她怎么能这样厉害。

    “其实清姐心底已经有了打算吧!”

    闻言、沈清笑了笑、右边的一个小酒窝若隐若现。

    “这个条件我确实是动心了,皓儿的将来他们会全全负责。你也知道、自小便是我们姐弟俩儿相依为命,他吃了不少的苦,我虽然一直努力想要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你也瞧见了、我就算是在怎么努力,也不会让他比现在过得更好了,所以、我想接受喜娘的这件婚事,现在我要的就是皓儿能衣食无忧的长大,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顺顺利利的、将来只要能有了出息那就比什么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