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六章 说亲
    沈望春嘟嘟嘴、继续啃着他的饼子,沈望芸不置可否的摇摇头:

    “是咱家后头的沈平家的,前些日子刚刚盖了几件黄土房,便想着来提二妹了。”

    正在喝粥的沈望春闻言、一时没控制住,一口便喷了出来,好在及时的背过了身,没喷的沈二锦一头一脸。沈母敲敲他的头算是给了警告。

    “那小子才多大啊!二锦你算是老牛啃嫩草了呦!”

    此话一出三人立时便瞪过来,在如此严肃的情势下、他很识时务的闭了嘴,乖乖的吃起了饭。

    沈平早前是一位赤脚大夫,当时望春与二锦都找他瞧过病,只是时间长了、村里有了专门去镇上学医的大夫,他那里渐渐的便没了人。现下也是靠着家里的几分地过活,现如今他家儿子在镇上谋生、而给二锦提的是他孙子、现年……二锦记得应该是十一吧!他娘早些年间受不了家里的穷苦,在一个秋收的午后便没了踪影,当时有人看到她上了一辆粗布马车,至于去了何处、这个谁知道呢?沈二锦听到这个感觉就是在说笑。

    “那个沈小诺吧!现在还没我高吧!重点是比我还小两岁呢,这是谁提出的点子,这样的事情也能想的出来。”

    沈二锦觉得这事儿完全就是来逗乐的,不料沈母却不这样认为,还认真的修正了她的错误。

    “小诺比你小三岁。”

    沈二锦一噎,如此看来与他相比她还真是老了。沈望春瞧着她吃瘪的表情,心下甭提多开心了。

    吃完饭沈母收拾了碗筷出了门,沈望芸拿了帕子到了油灯下,抓紧时间把手里的这批活绣完,若是张宁锐那日说的全是实话,想必这几日也该上门了。好好教育了沈望春一番后、沈二锦这才进了屋,瞧见她那么认真的绣着、心下有些不大好意思,到了跟前儿抬手拿了一方绣好的帕子,瞧着上面春蝶戏牡丹的图案栩栩如生,她向来没有这个手艺、也没有这个眼界儿来欣赏,总之看在她眼里出了好看之外,最特别的大概就是出自芸姐儿之手吧!

    沈望芸也不瞧她、针线在她手里如同有了生命般、熟练穿梭在白色秀帕上,却还不忘把自己知道的消息与她分享一下。

    “今日喜娘说的大部分都是你的事儿,你年纪也不小了,咱们村里儿与你年纪相当的女孩子,除了年长你一岁的小旭可就只有你一个了,喜娘说的不仅只是沈诺、还有二旺家中的小儿子,说是……。”

    说道此沈望芸稍作停顿、似乎在想着措词,沈二锦的心思本就没放在这上面,村里儿的全是一些小破孩,若是碰到了说说话、打个招呼就算了,若真要说到这成亲什么的!还是不用在说了。现下、人虽在这儿听着她说话、怕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沈望芸知道她的脾性不用抬头看、便知她现在无聊的很,管她无聊不无聊呢?反正这话她也要带到了。

    “二旺家中的小儿子比你大三岁,喜娘说了你若不喜比你小的,这个正合适,而且人家还说你若是不愿嫁过去、他还可以来咱们家,当个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沈二锦很想做出个恶心的表情、奈何实在有损她一向保持的淑女风范,便俏皮的吐吐舌道:

    “你是说那个小二啊!说起来我还差他五个铜板呢!不过那喜娘也太没眼光了吧!怎么什么样的人都要到咱们家来说说,小诺也就罢了、那个小二子年纪都那么大了,长得跟二胖还真有些相像,膀大腰圆的到底给了喜娘多少好处、才让她上的这个门,还开了这个口。”

    原本对于沈喜娘、沈二锦也就是不喜她的梳妆打扮罢了,现下她竟然还给那二胖子来提起,直接让沈二锦在心底给她的人,品又打了个大大的差字。沈望春闻言终于抬眼瞧了瞧她,有些疑问:

    “你怎么还差他五个铜板,这是怎么回事?”

    沈二锦无所谓的摆摆手、

    “两年前的事了,不提也罢。”

    沈望芸收回目光叮嘱道:

    “找个时间把钱还了人家儿。”

    “不用、太久远了不用还了。”

    沈望芸闻言不置可否,反正是她自己的事情,她说不还那就不管了。

    “不过,你自己心里也要有个底儿,这次娘估计是要动真的了,今日她问的挺详细的,最后还要喜娘在多打听几户好人家。完全是铁了心的要把你嫁出去了。”

    沈二锦听闻心下一颤、总觉得事情来得太突然、或许……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要不然娘怎么会这么着急?”

    沈望芸摇头:

    “不知道,我也觉得这次,娘她、太着急了些。”

    自从把沈二锦寻回来后,沈母从未说过一句重话,对她的宠爱完全出了对望春的疼爱,前些日子还从没听过这事儿呢,怎的现在却如此关心了起来,总是有些不合乎常理了。

    “先别说我了,张宁锐什么时候来提亲啊!他若是再不来、小心老沈家的儿子明日就来上门提亲,到时候我和望春,肯定会特别高兴的喊上他一句姐夫的。”

    反正老沈伯家的儿子也不错,性子温和、长得嘛!反正比那二胖子好多了。沈望芸知道她是故意的、不过心下知道若真是那人来了、她还真有胆子开口喊上一句姐夫,望春那个臭小子、除了不喊她二姐外、余下的事情还不都她说了算,简直就是个跟屁虫,真不愧是双生子。

    “快了吧!明天你先把老沈伯家回了,在等等看。”

    这样的事情总不好让她亲自出面、还是让沈二锦去一趟的好。闻言沈二锦突然笑嘻嘻的凑到跟前盯着她道:

    “怎么,芸姐还真瞧上了那个姓张的,啧啧啧、明儿我还要去给清姐送青菜,没有时间去你老沈伯家喽。”

    说道最后一句还故意拉长了尾音、说完便向土炕上走去,沈望芸瞧了眼那青色背影,心底暗叹、如此好看的人儿、还有那身段、怎么看都不像是她们这样的农户人家能养出来的,却还偏偏就生在了她们家、一切都是缘分使然啊。心底虽然知道她不会放任不管,可是依着她的性子、什么时候去就不打准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