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五章回家
    人们都说是他没命没日的寻着女儿、这才得了重病缠身不治身亡,更有传得的邪乎的、说是沈父自阎罗王那把二丫头拽了回来、只是这朝阎罗王要人必定要一命抵一命,沈父是用自己的命换回了二丫头的命啊!

    不管外人传得如何,只有沈家人自己清楚、当年沈父决定离家时便已经得了重病,那次出行只是为了多挣点钱、好让他们母子以后的日子能够好过一些、没想到最后却带回了沈二锦,想来也是上天使然。

    沈家有三间茅草与黄土建起来的小土屋,在沈家庄也算是中等人家儿了,进了门便瞧见沈母趴在院子里的灶台上点着活,沈二锦便连忙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火石,熟练的相撞了几下、那软草便立时冒出了小火苗。

    “看到喜娘了,这次她又说的哪家的婚事。”

    看着火苗越来越旺、她开始拿起干燥的小树枝子、一点点的往里边儿添着,就怕把刚刚燃起来的火苗给扑灭了。沈母瞧见她立时便笑了、完全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太太。

    “还不是村东头的老沈家的,那孩子我是不打心儿的,我看你姐姐的意思也不大乐意,只是……咱们都是一个村儿的、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若是直接拒绝了难免会弄僵了两家的关系,娘想着在拖一拖,以后再说。”

    将手里的树枝都放进去后、火势立时便上来了,沈二锦揭开木质的锅盖,瞧着里边儿的水问道:

    “今日做什么?”

    “你姐姐正在烙芥菜饼子,我在弄点菜粥。”

    一听菜粥沈二锦便笑了,某人可是极其讨厌菜粥的。

    “今天咱们就别吃这个了吧!直接弄点棒子粥就好了。”

    沈母听着点点头:

    “听你的,你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沈二锦笑咪咪的拉过她手、一双手皱巴巴的似乎只剩下了一层皮,手心处还有厚厚的茧子,可是正是这样一双手,送给了自己所有的温暖、与……所有的爱。

    “娘不必担心,老沈伯是个讲理的人,他家儿子的状况他也知道,他估计是看着芸姐脸上的胎记到现在也无人求取,便试探着来问问,可不知邻村的张宁锐早就瞧上了芸姐,我到觉得他人不错,现下就等着芸姐点头了,只要她点头了那张宁锐立马就能来提亲。”

    沈母一听立时惊奇的道:

    “张宁锐、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人儿,他家是做什么的?人品怎么样?可有什么不良嗜好,还有那父母有没有与什么人结过梁子,最好没有兄弟姐妹的、就你姐姐这个样子,难免在外形儿上便要被人嘲笑一番,别的倒没什么?我就怕你姐姐伤了心。”

    说着还不忘瞧瞧门口、生怕被沈望芸给听了去,沈二锦瞧着心下一暖,也配合着她特意放低了声音。

    “娘就放心吧!那张宁锐我改天便同望春去偷偷看看,顺便打听打听,不过听芸姐提过、说他为人还是不错的。只是……”

    见她好像为难、只怕是又出了什么变故,当下沈母便紧张的问道:

    “只是什么?你不是说他是同意的吗?莫非他家父母不同意?”

    “倒不是这个,只是他家有两个儿子,这张宁锐是长子,恐怕不能如了母亲的意了。”

    沈母还当是出了什么岔子,原来是这个,只要人好对望芸好、那便在没什么可求的了。瞧着她的神色沈二锦便知道她是同意的了,她这个娘啊!简直就是天下最好的母亲,对孩子无论是什么样的过错、都会心平气和的教导他们、先让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后在一一纠正,她并没有因着沈父的离去而变的软弱,而是越来越坚强,沈二锦完全把她当做了自己的榜样,更是把她们深深的放在了心里,永远……永远……不会忘记。

    “娘就放心吧!明日我带点新鲜的小菜过去跟老沈伯说一说,估计他就不会在让喜娘上门了。”

    沈母还是微微叹口气、攥紧了她的手有些感慨:

    “若是当初你爹没把你寻回来,现下咱们这些年、恐怕也不会过得如此顺心。”

    若不是有二锦在、家里家外的操持着,他们家在沈家庄也就不会过得如此顺风顺水了。

    “当年若是爹娘不去寻我,我怕是早已死在街头了。”

    沈二锦的命是你们的,只要那件事情办成了,她定会回来服侍在她老人家身侧,长伴她左右。见锅里冒了白气、沈二锦收拾了心底的情绪,高声唤着沈望春:

    “望春、舀一碗棒子面出来,赶紧的,开锅了。”

    只听沈望春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句,也不知又在往嘴里塞什么东西。

    沈家的晚饭很简单、一碗粥在加上几个芥菜饼子、还有一个凉拌苦墨菜,沈二锦端着一碗粥,拿着筷子搅来搅去的沈望芸见她这样,有些好奇的问着:

    “这是怎么了,怎的出去一趟便有些神思不宁的。”

    说着便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苦墨,沈二锦笑笑算是给了回应。见此沈望春嚼完一个芥菜饼子抽空张口说道:

    “她能有什么事儿、八成是在门口见到喜娘的时候被恶心到了呗!瞧着她那样子我当时便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空,她到是忍住了、这不现在吃不下饭去了吧!还有喜娘手里拿的白帕子,跟了她也算是白白被祸害了。”

    沈望芸听了、又拿了个饼子塞进他嘴里。

    “吃你的吧!”

    沈母望着他们、只是安静的吃着饭,不参与到他们的争论中。在沈二锦看来、沈望芸生了一副还不错的面容,皮肤白皙、身段匀称也不像是做惯了粗活的人,只是、自娘胎里出来、便自左眼角向下生了大半张浅红色的胎记,沈二锦瞧着到没什么不好的,即使有了这块胎、记依然觉得她是最漂亮的,可外人就不这么想了。

    “今天喜娘上门不只是说了我的事,连你的也一块儿提了,你猜是谁家的?”

    沈二锦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到是沈望春好奇的问着:

    “二锦今年才十三,这么早便来提亲啊!”

    不想一直沉默的沈母却张了口:

    “不小了,也该早些准备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