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章 沈喜娘
    说罢心底便得意起来、就连走路的姿势都有些轻飘了、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子、和着,刚刚在胖婶面前低眉顺眼的、一言不是在装可怜呢!沈二锦当下便明白过来,这孩子是拿她当枪使呢!沈望春正在前头走的好好的、这个春风得意啊!没想到下一秒便吃了个狗啃泥,趴在地上吸了满嘴的土,不过立时动作及其麻利的、爬起身转身便见沈二锦刚刚放下去的腿,一双与她像极了的眸子立时瞪得溜圆、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指着她叫嚣着:

    “你干什么?没让胖虎儿打了如今到叫你给踹了。”

    沈二锦叉着腰斜斜的睨着他、眼里是浓浓的轻视的神色,绕过他便独自往前走,沈望春一手指着她直颤抖的说不出话、可他又觉得男子汉大丈夫输人不输阵仗,立时便豪气万千的道了句:

    “哼!好男不跟女斗。”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了家门口、便见村北有名的大嘴巴沈喜娘春光明媚的,从自家院子里走了出来,沈二锦一见立时皱了眉头。可沈喜娘却很是热络的迎了上来、笑的满面春风。

    “二姑娘回来了,咱们可真是巧了、我刚刚还跟你娘提你呢!本以为今日是瞧不见你了,没想到……。”

    沈二锦瞧她插得的满头的珠花,还有涂得的有些惨白的一张脸,心下顿时便给她打了大大的差字,尤其是当她靠近的时候、自她身上传来的那浓重的劣质脂粉味儿、生生的叫人心下范堵。一边儿张口一边不动声色的,把跟在身后的沈望春拽到了跟前。

    “喜娘这是说的什么话儿、你今日来定是为了我姐姐的婚事吧!辛苦您跑这一趟了,等茭笋长起来了,我定挑些好的给您送过去,不过现下青菜到是长得好,喜娘若是不着急就先等等,我去给您挑一些过来。”

    沈望春被拉到前头不明所以、不过立时便掩了鼻,瞧着沈喜娘望过来、便赶紧松了手,摒了呼吸腆着脸笑道:

    “喜娘还是咱们村最漂亮的。”

    原本因着他的小动作不大高兴的沈喜娘、听了他这话、立时便笑的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手执了白娟故作娇羞的掩了唇,调笑道:

    “你这小鬼、自小就这么油嘴滑舌的、在大些了不知还要骗多少那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们呢!”

    沈望春陪着笑、总算是没得罪了这个全村都哄着的沈喜娘,不过见她撤下掩唇的白娟时、见到那上面粘的红艳艳的唇色时,立时便想抽身赶紧逃、生怕她身上的脂粉在飘到自己身上来,不过……胳膊却被身旁的沈二锦拽的死紧、她甚至还偷偷的用力拧了他几下,疼的他当下便要呲牙咧嘴、奈何碍于外人在场、虽极力的忍了下来,面上的笑容却还是有些别扭。沈喜娘瞧了只当是他们姐弟情深、顿时便笑呵呵的道:

    “不愧是双生子、你娘刚把你寻回来的时候、那干瘦干瘦的、浑身脏兮兮的简直就是个小乞丐,完全瞧不出两人有一丁点相像得,当初我还以为你娘是思女心切,不知是从哪找了个小乞丐回来。没想到后来收拾干净了、人也长得圆润了,瞧着你俩便有些像了,尤其是这双眼睛啊!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性子也是相像的紧,你娘啊!终归是有福气的。”

    沈二锦跟着笑了笑、完全不想在跟她废话下去、张口便问道:

    “喜娘一会还要去哪?”

    沈喜娘一听她问这才想起来、拍手道:

    “二丫头不说、我到给忘了、今日你也别挑你那小青菜儿了,我还要去趟沈清家呢?你也知道她家老子、娘的,早早的就撒手不管了,她一个人把弟弟带大不容易,我寻思着早些给她找个人家儿,也不枉她受的这个罪。”

    沈二锦闻言心下微顿、沈清性子表面温和,可心底却是个死心眼,若不是她看上的、任你踏破了她家门槛,这事也没得商量。

    “那喜娘可要好好寻寻了,清姐是个倔脾气、这辈子只求有个合心意的,这事儿落在喜娘身上,可真是少不了让您费心了。”

    沈喜娘一听、立时便笑的花枝乱颤的、沈望春瞧着他又拿了那粘了红粉的白娟去捂嘴,心底立时便翻腾起来。

    “二姑娘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留意着,可要给她找个和心的。等清丫头嫁了我就专门给你张罗这事。青菜我就不要了、我就喜欢你种的那茭笋、每年儿送来的都是白白嫩嫩的。瞧着就讨喜,就不跟你们多说了、我得赶紧去找清丫头了。”

    沈二锦同望春巴不得她赶紧走了,连忙让路齐声说道:

    “喜娘慢走。”

    本以为可以松口气、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谁知两人刚放松的准备深吸口气,那喜娘却又折了回来、两人顿时呆愣在当场。喜娘却笑得甚是欢畅的道:

    “咱们这村儿里,喜娘我还就喜欢你们这对、看看现下就连这表情和动作都这么一致,瞧着就打心眼里喜欢,我要有这么一对双生子那该多好。不行、明儿我得同你娘说说,你们呀!干脆就给我做干儿子同干女儿好了。”

    说吧!还不忘拍拍两人呆愣的脸庞、一人一下果真是不偏不向。待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儿的时候、两人这才确定她是真走了、当下沈望春在也忍不住、转头趴在茭笋地里便是一阵狂吐、想着那恶心的脂粉香气顿时便吐的更欢了。见此、沈二锦赶紧倒退几步背过身、不断的做着深呼吸、这才勉强把心底的恶心之气给散掉。

    沈家四口人早年在逃荒的途中丢了二女儿、沈母日日以泪洗面、以至于伤了眼睛,五年后等沈父领回来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后、这才知道她便是当年沈家丢掉的女儿、沈母这次是喜极而泣,又是三天三夜的哭,到现在两米开外的东西便瞧不大清楚了。到是沈父把二锦带回来后便重病不起,没几日便驾鹤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