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一章 田园
    宣和三十年、春

    荣华宫

    天边儿刚刚泛起了鱼肚白、荣华宫上下便逐渐有人走动了,身穿桃色宫衣的婢子、来回穿梭于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宫殿中,无一丝声响、守在外殿的淑妃,坐在金边的雕龙椅上,微微闭了眼、尽管现下困的简直要失了心智,也要硬撑着把这最后一个时辰熬过去。

    昨天皇后娘娘犯了旧疾、突然而来闹得厉害,便召淑妃前来侍疾,折腾到后半夜这才消停了下来,现下她睡着了可淑妃却不能睡,只要在撑过这个一个时辰,她也算是解脱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淑妃的脑子也渐渐的糊涂了起来。直到……

    “淑妃娘娘,皇后娘娘传您进去。”

    突然出来的宫婢是皇后的贴身丫头、名唤丽雪,往日安静从容的很,现下见她脸上微微有些惊恐、淑妃心下一颤、满脑子的困意立时便烟消云散,起身、深呼一口气,这才抬步迈进了内殿。

    殿里只燃了一盏红烛、孤零零的有些暗。走的近了、瞧着放下来的烟罗帐、淑妃忽然有些胆怯。许是她迟迟不肯上前、床上的皇后娘娘在也忍不住猛的掀开纱帐、披散的长覆盖了多半张脸,在加上昏暗的光线,淑妃只觉自己要晕了。

    “本宫梦见了她、她说她要报仇、她瞪着一双眸子、就那么死死的盯着本宫,还说要在下边儿等着本宫,刀山、油锅早已准备好了。”

    声音嘶哑中带着些许尖锐、如同利器划在金属上的嘶鸣声,直击人耳膜。听了声音淑妃周身晃了几晃,一口气才缓过来、稳了稳心神轻声安抚道:

    “皇后娘娘这是魔障了,人死如灯灭,她还能对您怎么样。”

    听闻皇后突的抬了头,露出来的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淑妃、跟梦里一模一样。淑妃的心立时又揪了起来。

    “当年你可瞧清楚了,那个小的、、也做的干净吗?”

    “干净、当年她动手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一刀插在胸口,绝对致命。”

    听了这个皇后缓缓的松了口气,总算是恢复了点正常人的样子。

    沈家庄穷了几十年,代代相传的便是祖祖辈辈们留下来种田的本事,辛辛苦苦挣的那点子血汗钱、开了春便又砸在了那连年播种、连年没有收成的黄土地上。所以、手里的盈余很是有限,日子虽过得清苦,却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偶尔同庄子里的人吵吵架、道道家长里短,日子过得也算是有滋有味的。

    离它二十里便是满仓镇,小小的镇子已经热闹了好几日了,直到今日才把这份热闹传到了沈家庄。

    自村头的小石子路上、跑来一五岁上下的女童,小小的脚丫踩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颤悠悠的,仿佛下一刻便要摔下去。只是……从村头到村尾虽跑的晃晃悠悠的,却始终没有摔倒过,绕过一户黄土墙垣、在转个弯,便瞧见了蹲在地里的青色人影。

    “二锦姐姐,望村哥哥跟我哥哥打起来了。”

    声音奶声奶气的含糊不清,若是头一次听听或许还觉得可爱,可是听得多了,这耳朵也就生了茧子、尤其听在沈二锦耳里、不由的便要叹上口浊气,这麻烦又来了。

    今年倒是个好年份、刚开春便下了场小雨、俗话说的好春雨贵如油、只是这油不紧滋润了刚刚露头的茭笋,更是让这杂草疯长了起来,抬头瞧了瞧那小胖妞,便又低下头专注的拔着地里冒出一寸来长的杂草,还等着用这些茭笋出去换些盐回来呢!小姑娘见她没反、应便要上前去拽她,只是刚刚抬起脚、见到今儿刚穿上的虎头小鞋、在抬眼望望田里黑乎乎的湿泥,极快的又缩了回去。

    “二锦姐姐快去看看呀!不然望村哥哥又要被我哥哥给打了。”

    说完一张小嘴嘟得老高;

    “上次就是因着哥哥说了句二锦姐姐的坏话、被望村哥哥知道了两人便打了起来,那时望村哥哥都流血了,你要再不去,望村哥哥就又要流血了。”

    沈二锦余光扫到她那些个小动作、嘴角一翘,总算是给了她些反应。

    “是望春哥哥,最后一次纠正你,下次若是在叫错,就不许在来我家找望春哥哥玩。”

    声音柔中带着几分娇、却又隐隐的透着一股子清冽,让人听了便不由的安静了下来。瞧着小胖妞鼓着腮帮子不在言语,沈二锦把最后一根杂草拔尽、这才直起腰从田里走过来,小姑娘瞧着她绾到小腿的裤管,露出的那片莹白,不由的便伸手拢起自己的袖子,认真的看了看、两相对比之下一张小嘴,立时又嘟起了个新高度。

    沈二锦赤着脚走到门口,端起早就准备好的木盆、一盆凉水便浇了下去,眉头立时皱了起来,没想到这晒了半天的水,还是这么的凉。穿好鞋袜、放下裤管,把木盆往门口一搁,就算是准备完毕,转身便抱起小姑娘,沿着她来时的路走了回去,只是……这份量似乎……

    “老实交代,这几日你娘又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这份量都快赶上我家小黑了。”

    小黑是前些日子沈母用所有积蓄、在加上半担子粮食换回来的小猪仔,小姑娘自然知道、立时便不乐意了。

    “我是人、不能和猪比。”

    沈二锦笑了、这几日还是有长进的吗!若不是自己在后边这么鞭策着,想必她娘也不会时常教导她这些个东西了。沈二锦人高腿长、没一会便从村尾到了村头宽阔的粮场上,老远便瞧见了一群小屁孩站了长长的一排、沈二锦一眼便瞧见了打头站着的沈望春、耷拉着个脑袋、早上出门还梳的整齐的小团子,此时凌乱的披在肩上,前头站着的是身穿大红小褂的妇人、此时手里正拿着一枝长长的柳条,指着望春叫嚣着;

    “我说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成天的凑在一起不是打架就是祸害人,不干好事也就罢了,今天竟然还敢欺负到我家胖虎身上,看我们家胖虎好欺负是不是,今儿我就把话撂这了、以后你们谁在敢动我家宝贝儿子一根手指头试试。”